趣读屋 > 天行缘记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大雷光禅寺 参见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大雷光禅寺 参见

 热门推荐:
    大雷光禅寺祖庭之大对于凡人来说就其一生都无法走遍全境。对于分神期修士来说也是着实够大的。

    当易天站在大雷光禅寺的山门之下展开神念扫了下后脸上微微露出点震撼之色。自己的神念在没有隔断或是阻碍的情况下少说也能覆盖四五千里方圆境内。

    可即便是这样也无法探究出大雷光禅寺具体占地面积有多大。缓缓走至山门前便有两名守山弟子走上前来闻讯道:“敢问前辈可有宗门信物,或是有寺中僧人之邀约请柬。”

    摇了摇头易天正要回话突然想起一真和尚曾在灵界给过份玉简。随手取出拿在手上示意了下才道:“我想找玄悟小师傅,可否代为引荐下。”

    “玄悟师兄此时正在闭关,前辈来得不是时候。可有其他熟识的僧人?”守山弟子恭敬地问道。

    易天想了下只好取出当年在佛界界门外遇见崇德崇敬师兄弟时拿到的玉牌来。

    那守山弟子目光扫过当即脸色一肃道:“未知前辈乃是罗汉堂贵客还请随弟子来。”

    愣了下后易天也是心中暗暗思量原来当年那崇德崇敬应该是专程在界门处等候自己的。而他们也必定是猜到自己会来大雷光禅寺,如此直接给了信物倒是省去不少麻烦了。

    跟在那守山弟子进入寺院前殿后转而由另一位知客僧代为接待。稍迟二人穿过长廊山路走过几座山峰后才远远望见有座别院坐落在面前不远的山谷之中。

    既来之则安之易天也不多话跟着下去后来到那别院门前,抬头看看正门之上写着‘罗汉堂’三字。进入内中后又有罗汉堂的知客僧接待,出示了下手中的玉牌信物后易天便被带领着进入偏殿稍作安歇。

    盘坐在店内等了半刻后便发觉有人朝着这边缓缓走来,待人进入偏殿易天抬头目光一扫脸上露出些许会意之色。来人正是当年在界门外遇见的胖和尚德崇,此时的他和当时也没什么区别。

    反倒是他见到自己后眼中精光一闪开口客气的道:“易师兄果然厉害不足百年间修为就跨过瓶颈成就分神了。”

    “德崇师弟谬赞了,我也不过是早就在那临界点了,只要稍有机遇就可以水到渠成了,”易天也是谦虚道。

    屏退了身后的知客僧德崇走上前来在自己面前坐下后才问道:“不知师兄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易天伸手取出当年一真交给自己的玉简道:“此次前来拜山也是想找一真师兄叙叙旧,还有履行当年的承诺。”

    德崇面有难色道:“一真师兄自打接任了大雷光禅寺方丈一职后便闭关参禅至今尚未出关。只怕易师兄你来得不是时候。”

    “那真是可惜了,”易天收起玉简脸色略显出些失望来,随即问道:“当年我与一真师兄有说好,来大雷光禅寺后必定要拜歇罗汉堂并履行当年的约定。可否请崇德师弟代为引荐下罗汉堂首座。”

    德崇听罢略有些难色,想了下才道:“首座已经闭关百年不出了,师兄想要见他老人家只怕有点困难。”

    “那位置如今罗汉堂上下由那位师兄在主持事务?”易天追问道。

    “是德敬师兄,此时他在外处理事务尚未回归,如果易师兄想要会见得等上点时间了,”崇德回道。

    一听如此易天也值得点点头,而后说道:“也罢那我就在此等后德敬师兄吧。”

    随后则是闭上眼睛盘坐在偏殿之中开始等待了起来,至于德崇也是急急行了一礼后便退下了。

    呆在罗汉堂偏殿内不知等了多久后神念之中发现远处天边有道极强的灵压波动朝着此处飞来。可这股灵压飞至罗汉堂山谷外围十里远便落下云头从地面道路走了进来。

    不多时便发觉罗汉堂内有诸多僧众至正殿前的广场集合,随后迎接来人。稍后正殿大开后迎着来人进去了。

    易天心念一动不知是何人有如此排场,正待疑惑之时突然偏殿大门打开德崇快步走了进来后道:“代首座已经回来了在正殿等候了,还请易师兄随我来吧。”

    张开眼睛易天不解的道:“不是德敬师兄主持罗汉堂事务么,未知代首座是何许人也?”

    德崇眼皮子抖了抖无奈的道:“是德若师兄回归,德敬师兄不在时凡事还得由他处理。”

    从德崇胖和尚的眼中看出一丝无奈后易天只是笑了笑,随后起身道:“我来大雷光禅寺是为履行当年和一真师兄的诺言,自然有谁接待都无妨,”随后迈开脚步径直出了偏殿。

    来到外界后看到一众罗汉堂弟子都已到齐,在正殿之外分列两行一次进入正殿参拜。稍后同德崇一起进入正殿后发现在内中主位之上有个中年僧人盘坐在蒲团上,从起周身的气息来看绝对是分神中期境界无疑。

    只是此人给自己的感觉远没有当年见到德敬和尚那般震撼。要说其修为实力预计德敬应该在分神期顶峰那般,只是自己不知为何面前的德若会是代首座。

    而看看德崇的样子似乎也有些不服气,心中无奈的道了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待入的内中易天走上前去朝着上坐的德若巧施一礼道:“灵界太清阁门下弟子易天参见大雷光禅寺罗汉堂代首座德若大师。”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易师弟千里迢迢至我大雷光禅寺必有要事。还请明言也好让我等心中明了,”上坐的德若也没有让自己先入坐反倒是直接把事挑明了。

    如此待客之道易天不由得眉头微微皱起,稍后又恢复正常道:“我有一真师兄的玉简一份,他曾让我至罗汉堂见识下镇堂之宝,故此我应约前来是唯一观罢了。”随后取出一真给自己的玉简轻轻递了过去。

    明显这番说辞出乎德若的意料之外,可面对方丈禅师的玉简他也无法拒绝,只的伸出手来接过打开后目光扫了一遍。稍后确实皱起眉头道:“这手书却是一真师兄的笔迹,可心中只叫我等好生款待并没有提及见识我罗汉堂镇堂之宝一事。”

    待收回玉简后易天才缓缓回道:“那是一真师兄抬举口头应承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