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天行缘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追问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追问

 热门推荐:
    善见城虽说是天魔门的辖区,可这里到处都暗藏着两派的探子,易天估计自己在拍卖会上露面的消息不出三天就会被传回天剑城去。

    既然这样倒也大可不必再藏头露尾了,何况之前被殷杰认了出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应承上去的好。

    拍卖会结束散场时殷杰居然还传音过来想要和易天私下交流,对此易天也不可置否,点头答应。

    两人约定了碰头时间地点后便各自退场了。易天的身边还有个洪鸾菁要应付,明显这次拍卖会她也兑换到了心仪的宝材,这下总算是不枉此行。

    两人从偏门出了会场来到大街上,不一会易天直接开口道:“洪道友,在下还有点私事要处理,不如你先回昭阳城吧,我估计会晚个三四天过去。”

    洪鸾菁却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去见火赤炼,料到你们早就认识吧。刚才拍卖会上他这么帮你,你是不是也应该投李报晓下。”

    被她说中心事后易天也是面不改色的回道:“是有点事情要处理,洪道友难道有兴趣留下来听听?”

    见易天有些赶人的意思,洪鸾菁也是高情商的修士,直接留下个昭阳城的身份玉牌后便匆匆告辞了。

    辞别了洪鸾菁后,易天则是慢慢的晃到城北一处客栈样的门店前,抬头看看上书‘联运客’,应该就是殷杰留下的联络地点了。

    走上前去立马就有店内的活计招呼上来,等易天直接报上殷杰的名字后,那伙计明显抖了下。而后自有店内的掌柜出来将易天引入至后厢去。

    穿过几道门后易天来到一处庭院,就听那掌柜说道:“殷师叔就在里面,贵客请自便。”说完就带着下人们迅速离开了。

    环顾下四周,这殷杰也算是挺会选地方的,此处虽在善见城中,可周围明显布置了些防御阵法。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神剑派在此的联络点了。

    毕竟在对方的地盘上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划分自己的地盘,可私底下这样以产业为掩护的手段也算是各门派之间的潜规则吧。

    推开房门里面是一处十丈方圆的庭院,到处鸟语花香,和整个善见城灰暗的色调显得格格不入。

    院子正中是一间三开的厢房,客堂间们敞开着,正厅里面放着张桌子,周围有四张椅子。殷杰一个人坐在那里手上拿着杯茶满满自酌,眼见易天到来,他也是急忙起身恭迎道:“易大师果然是守信之人,请上座。”

    虽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伸手不打笑脸人,易天也是笑着走了进去在他对面在位子上坐下来,然后回道:“不知殷师兄寻在下所为何事?”

    殷杰也不急着搭话,只是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和茶壶,倒了一杯然后示意请茶。易天也不客气,直接拿起茶杯一饮而尽,顿时觉得一股清凉的灵气之冲胃部。

    未免出丑只好坐下急忙运功化解,小半刻后竟然发现丹田之中的灵力强了一丝。

    没想到这茶对金丹修士也有效,让自己不禁想起当年在赤阳派的场景。微微走神后易天转过身来道:“不知殷师兄这么急找在下前来所为何事,”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易天可不会单纯的认为对方只是找自己来喝茶的,必定还有些别的事情。

    殷杰倒是笑着回道:“在下是神剑派执法堂的人,此次请易大师前来是想有件陈年旧事找你确认下,”随手便拿出一块铜牌放桌上。

    易天不解的望了望对方,只听到殷杰接着说道:“在下只提三个问题,请易大师手握铜牌回答即可。”

    事到临头易天也能猜出这铜牌的功能应该就是测谎器那样,如果自己的回答口不对心,铜牌必定会有所反应。

    想了想后便直接拿了起来,对着殷杰说道:“殷师兄但问无妨,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易天有这底气估计也是猜出对方要追查的是当年卫轩白的死因,毕竟他还是神剑派花了大力气培养的核心弟子接班人。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宗门于情于理都要给个说法,这样一来找上易天也算是合情合理。

    只听殷杰正色的问道:“大约二十多年前天剑城庆典之后,易大师为何匆匆离开。”

    “在下经郑如通长老介绍准备去福俊山租借个洞天福地结丹,”易天面不改色的回道。

    殷杰看看铜牌点点头接着问道:“易大师为何又没去福俊山结丹。”

    “当时在下受人邀约去处理点事,后来突生变故所以未能赶得急去福俊山。”

    殷杰紧接着追问道:“卫轩白是否是易大师所杀?”

    听到这里易天也是心中一慌,当年卫轩白是被自己偷袭不假,可最后是火赤炼补刀将其了解。严格意义上说自己最多算是帮凶了,却不知这铜牌会对自己的回答作何反应。

    顿了下后易天回道:“卫轩白身陨时我是在场的,但杀他的另有其人。”

    殷杰盯着铜牌良久也未发现有任何异状,而后笑着对易天道:“易大师得罪了,我的问题问完了。”

    此时易天装作慢条斯理样,将铜牌慢慢放下,可背后的冷汗冒出,要是再被殷杰穷追猛打追问下去多半会露出点蛛丝马迹。

    顿了下殷杰似笑非笑的望着易天,直把人看得发毛,稍后开口道:“其实宗门通过卫轩白留下的本命灵灯早就锁定凶手了,想必易大师在场应该是了解内情的吧。”

    对此易天面上点了点头,心中却是道‘火赤炼这事可怪不得我了,谁叫你出手就是直接置人于死地的。’

    只见殷杰用食指沾了点茶水然后在桌子上写了个‘火’字,易天则是故作惊讶的看了看,然后也是一声叹息。

    “易大师不必烦心,宗门也不会为了个有前途的嫡传弟子去和能争炼器地榜前三的炼器大师较劲。”

    易天平复下心情道:“这我知道,人家是这百年来最有机会打败洪鸾菁的炼器师,说不得宗门之后还会有仰仗他的地方呢。”

    “正是如此,在下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和他接洽一下缓和点关系,至于宗门的通缉令早就撤了。卫轩白的师门一脉也都打点过了,他们也不敢违背上面的意思,”殷杰好似风淡云轻的说道。

    这大宗门里还是利益优先,易天也算是看透了,可自己身在其中也不能免俗。

    沉默了半刻后殷杰笑着为易天再次斟满茶,然后说道:“其实卫轩白的死对神剑派与天魔门的大比产生了点负面影响,乃至于影响到之后的一些事,所以上面才会有对此念念不忘。”

    “是何影响?愿闻其详,”易天虽然知道比试的结果,但从未知道之后会牵扯到什么事。

    殷杰正了正神色道:“这筑基大比的结果是直接影响到圣泉分配的名额。”

    原来这是两派为了争夺名额才引发的血案,易天心里深深的鄙视了下两派的金丹修士,为了争这名额,让门下弟子去火并,这次估计是天魔门占了名额的大头。

    不过这事和易天好似也没什么关系,反倒是殷杰说起这圣泉分配时倒挺来劲的,不知这内中有何蹊跷。随即便开口问道:“不知这圣泉有何效果?”

    说到这里殷杰倒是一脸向往的回道:“每百年天运门来人后,都会测出西荒最有潜力的修士,丹师和炼器师。这圣泉在三派共同守护的雨神殿中,每百年可以匀出二十份泉水,除了每个地榜中的前三位外,其余的十一个名额都是由三派分的,姹女派、神剑派和天魔门有固定的两个名额,多下来的五个就看这每二十年的两派筑基大比的结果来决定了。”

    按殷杰的话,两派举行二十年一次的筑基大比就是为了这剩下的五个名额。百年间正好举行五次,当然每个筑基修士只可以参加一次,同时也是两派后继实力的比试。

    不过当听到两派修士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圣泉水的名额打的你死我活,可见金丹修士能够在这里面的到的好处非比寻常。

    易天对此不明就里,干脆直接问道:“殷师兄,不知这圣泉水到底有何用处。”

    这话算是说道点子上了,殷杰露出一脸神往的样子遐想了下,直到听见易天轻咳一下才回过神来道:“易大师你有所不知,这雨神殿中的圣泉水对金丹修士有着天大的好处,正常来说可以助金丹修士洗涤灵力,除此之外有些幸运的修士可以借此机会提升金丹品阶。”

    听到这里易天才算是了解到原因,好在自己手上有宗门的金丹九转诀这门逆天的法诀。要不只凭着自己这结成的八品金丹要想破丹成婴无异于痴心妄想。

    同时悄悄地分出一股神识来内视了下丹田,只见原本正中那颗像块疙疙瘩瘩的金丹还在慢慢的转动着,而且已经变得有点像圆形样子了,四周的棱角都已消失了。

    现在易天只要有空就会停下来修炼金丹九转诀,经过几年来不间断的修炼自身的金丹已经提升了一品。

    如果能够到圣泉水的帮助下,说不定可以大大加快修炼的成果。这打磨金丹的事一直是易天的心病,要不是那印章雷劫不适时宜的出现,现在自己早就是笑傲同阶的一品金丹了。

    如此说来自己也的去争一下了,随后一脸诚恳的问道:“不知殷师兄你可知像我这样的宗门供奉有无机会。”

    殷杰这才回以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道:“易大师这才反应过来啊,这圣泉是天大的机缘,一般除了宗门中重点培养对象外,只有靠去争那地榜的前三方可。”

    “那好比洪鸾菁不是已经得到过一次地榜第一了么,这次如果再夺冠是不是可以再用一次泉水。”易天不解的问道。

    “呵呵,她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殷杰冷哼道:“原本这就是给地榜前三专门留下的位置,可惜那圣泉水只有一次效用,可架不住人家夺榜后把泉水带回宗门给师兄弟们用。”

    难怪这次洪鸾菁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这么热衷于帮燕昭雪炼制丹炉,到头来还不是为了争这圣泉水的名额。哪怕是她让给同门也会赚到个天大的人情,估计这种机会都不是可以用灵石来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