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战国万人敌 > 413 局势很稳

413 局势很稳

 热门推荐:
    淮中城的西城外,有一片棚屋区。

    原先是用来安置楚国降卒的,连绵二三里来去,顺着一条破败的“州来国”故道,形成了一条相对狭长的建筑群。

    不过很快这些楚国降卒,就因为“州来大夫”云轸的投降,彻底变成了空置废墟,还能利用的屋舍,其实三分之一都不到。

    而现在,这些屋舍却又要被重新改造,不改造不行。

    将来的淮中城,是个“超级城市”,原本二三里的狭长地带,最少也要塞个一两万人进去。

    除了农奴、奴工之外,还有大量的荆蛮、淮夷,这些人口,就会成为以后淮中城的城外“原住民”。

    但是想要让他们更高效地为李解所用,显而易见得先活下去,这个冬天,就是一个门槛。

    正常情况下,以淮夷、荆蛮的生产力,每年冬天,都得淘汰大量老弱病残,只有极少数上层精英和命硬的底层,才能捱过一个又一个冬季。

    哪怕全年的平均气温相对较高,冬天该冷的时候,它也还是会冷。

    局部地区的剧烈气候变化,并不影响整体。

    “有了龙门行车,果然容易得多。”

    城西棚屋区改造,为了加快进度,李解改变了施工方法。

    地基成了一条条壕沟,在壕沟之上,一架架行车承担着起重机的作用,配合滑轮组,一次性就能将大块的版筑夯土墙安放完成。

    版筑夯土墙之间,再用木板或者夯土墙隔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个隔间,每个隔间,其实就算是一户“人家”。

    每二十户人家,就会共用一个厕所,人畜粪尿,是绝对不能浪费的。

    数万人集中生活产生的生活垃圾,对城市能力是个巨大挑战,不过临近淮水,自然也是有临近的好处。

    生活污水直接通过沟渠排入淮水,以淮水的自净能力,只要李解不是搞一个百万级人口的超级都市出来,淮水毫无压力。

    “主公营造之法,当真罕见!”

    原本云轸想着是让云轸氏的子弟过来帮忙,出工又出力,在李解那里,进一步留下好印象。

    他毕竟不像随侯那样有个不错的闺女。

    “小意思了,云轸子要是想学,我教你啊。”

    “这……”

    云轸以为李解要套路他。

    然而李解却笑道:“云轸氏若是想学李某的营造之法,包教包会。”

    “多谢主公!那……老夫就厚颜!”

    云轸抬手行礼,他得为家族考虑,云轸氏从云梦泽撤出来,这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吴国嗝屁,他们云轸氏,只能继续跑路。

    只是云轸还没有搞清楚,吴国嗝屁不嗝屁,跟李解其实没啥关系。

    尽管云轸也很清楚,让吴国嗝屁的,可能就是李解。

    “明年开春之前,工程量都不小,云轸子可以赶紧催促族中子弟前来。过几日,江阴邑的工程队,应该也要到淮中城,到时候,先跟着看看。”

    “是!”

    老云轸也不含糊,族中子弟,除了有掏钱来学兵法的,当然还有掏不起钱的。现在跟着李解混,“逃跑大夫”也清楚的很,就李解那行事作风,这助学贷款,显然也是个坑。

    要是掉进去,岂不是半辈子都在给李解打白工?

    当然也可以选择跑路。

    不过有一说一的,云轸反正没见过得罪了李解还能全身而退的。

    就算一时得意,也得秋后算账。

    吴国野人头子,非常的记仇啊。

    云轸氏通过随国为渠道,偷渡到淮水,然后落户新蔡东南,整个过程没有拖泥带水,甚至跟云轸氏同出一脉的云氏,都完全没有想到云轸氏会这么坚决。

    而云氏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云轸氏在折损几十条族人的性命之后,云轸在安置族人的过程中,更是让全族老少开始学习简体字。

    决心之大,前所未见。

    李解也没有亏待云轸,新出的纸张,有一部分,就是专供给云轸氏。

    “逃跑大夫”固然晚节不保,但眼界并不差。

    李专员需要云轸氏这块坚决投靠的招牌,楚国其余豪门,几乎是不大可能再像云轸氏那样,举族投靠。

    这种情况,类似李专员还是李村长的时候,商无忌直接跟运奄氏闹掰,然后跑到白沙村开枝散叶称宗道祖。

    需要的勇气,可比“锦上添花”多得多得多。

    嘀嘀嘀嘀

    一声急促的哨响,身材敦实的白沙勇夫在一块工地上挥舞着旗子,很快,那块工地的青壮、奴工,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不管懂不懂,都会逐渐往临时的道路上靠拢。

    整队很乱,需要监工用棍棒来调整。

    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暴力维持秩序是最高效简洁的。

    每一个工段的就餐时间相对会错开一些,临时的食堂规模相当大,好在大量新式炊具的使用,加上煤炭,效率大大提高。

    野菜混合着小米、芋头、油脂还有一些盐,就能做成类似窝头一样的东西,然后上蒸笼蒸,砖石垒砌的灶台,蒸笼可以架一二丈那么高。

    十几二十个竹制笼屉,里面装满了这种杂粮窝头。

    每个上工的人,都可以拿到两个窝头,再有汤水丰富的豆麦汤。豆子和麦子,都被煮得发烂,也便于消化。

    而这种豆麦汤中,又放了咸菜,这是江阴邑最近运输过来的咸菜,再加上草头干,基本上可以保证上工的人都能吃饱。

    跟开挖“汝沟”时类似,上工也有考绩,“汝沟”工地上的业绩标准,就是土方量,也就是“汝沟土方量”,简称“汝量”。

    城西工地的考绩,主要就看版筑量以及搬砖量。

    每个工段中,绩优者在伙食上,会有极大差距。

    一根完完整整的鸡腿,又或者两三个颜色油亮的卤鸡蛋,甚至半只猪脚、整条油炸过的河鱼,都会让同一个队伍中的奴工们羡慕得怀疑人生。

    如此奖惩,在云轸看来,已经相当的合理有序,然而李解依然不满意。

    现在可以将就凑合,将来还是后遗症多多,如此密集的人口聚集区,他不可能粗放型管理。

    “淮中城短短数月,便如此热闹之余,还能井井有条,全赖主公神威啊。”

    龙神之力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反正云轸觉得老板有神异,不可力敌。

    李专员有心解释一下,寻思着还是保持点神秘感比较好,距离产生美,距离也产生畏惧。

    “神威也好,超威也罢,只要能稳住这个冬天,到明年,不管是云轸氏、蔡氏,日子都会好过。”

    “主公所言甚是……”

    云轸深以为然,更是心情激荡,到明年,淮中城周围这一圈土地,得出多少粮食,得出多少物产?

    到时候,老东家楚国,拿头来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