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前任无双 > 第一零七章 公道何在?

第一零七章 公道何在?

 热门推荐:
    忙里偷闲,林渊猛抬头看,看到了冲来的八尊巨灵神,依旧是面无波澜,淡淡一句,“终于来了!”

    形势瞬间大变!

    十家巨灵神联手围攻,罗康安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明显看到林渊的手速和腾挪躲闪的速度更快了。

    战况的激烈程度骤然升高,十一尊巨灵神来回闪动攻击的穿插速度,快如闪电,几欲看花人的眼睛。

    若不是巨灵神的体型太大,视觉容易捕捉,寻常人根本就看不清来回穿插的迹象,交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有些东西不需言明,潘氏巨灵神和周氏巨灵神虽然和另八家不是一伙的,但事已至此自然是心领神会,知道该怎么彼此配合。

    十家巨灵神腾挪闪动进攻的意图很明显,欲联手将秦氏巨灵神给困住,不让其再四处蹦跶,一举灭之!

    秦氏巨灵神似乎识破了十家的企图,快速冲击,不给十家围困自己的机会,一旦瞅准一个方向,立马不惜代价狂冲出去,不得已之下甚至是以玉石俱焚的打法突围。

    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竟强行攻破山体,冲入了山体之中。

    秦氏巨灵神一冲进山体内,十尊巨灵神立刻跟着冲杀而入。

    轰轰轰,一座接一座的山头接连倒塌,那动静真正是天崩地裂一般。

    一座高达数千丈的主峰,竟被十一尊巨灵神全力爆发的强大攻击力给撕裂、摧毁、拦腰掀翻,那声势好似要摧毁整个天蛛境一般。

    直播光幕前的许多普通民众,都被巨灵神那毁天灭地的强大破坏力给震撼的不轻。

    亦有许多普通修士面对如此威力而对巨灵神心存颤栗感,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顷翻、颠覆的大地隆隆,烟尘被厮杀搅的疯狂乱卷。

    昆广殿后殿,负手而立紧盯打斗画面的南如咦了声,“速度提升了…有点意思。”

    他看出了之前貌似强弩之末硬撑的秦氏巨灵神在围攻之下速度竟然再次提升了,似乎又强行提升到了在十尊巨灵神围殴下堪堪应急躲闪的地步,不知是不是濒临死境爆发出了潜能……

    仙都,荡魔宫,森罗万象,神兽仙禽周游翱翔。

    荡魔宫深处,主殿门额悬挂的匾额上,是杀气纵横的三个金光大字:战列殿!

    大殿内没有座位,只有上首的几级台阶上铺着一张四四方方的毯子,无座无椅,就是一块台子,名为广平台。

    一名唇红齿白俊逸非凡的男子,眉心一道聚法金纹,屈一膝,架一臂,宽坐广平台。

    外物衬托,头戴飘翎紫金冠,身穿锦绣乾坤袍,腰系玉带,足踏紫金靴,气势沉凝,目光睥睨间威仪万千。

    此人正是荡魔宫掌令,人称二爷,号称仙庭第一战神的杨真!

    殿内光幕前,之前陆续进来的人,见到光幕里的情形后,也都陆续停下了,聚集了六人观望。

    六人个个器宇轩昂,威仪慑人,进出战列殿时,皆令守卫毕恭毕敬。

    此六人分别名为:直威、郭骑寻、姚天幂、李如烟、张道广、康煞。

    六人正是威慑仙界宵小的荡魔宫六神将,也是二爷杨真的结义兄弟,更是心腹直属。

    这七人颇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味道。

    六人盯着光幕里的巨灵神直播,而高坐广平台的杨真也起身了,踱步下了台阶,也走到了光幕前。

    六人察觉后稍让身,皆看着他,都知道,能让这位走来,应该是这场竞标有兴趣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速度提升了!”杨真一双星眸盯着光幕,徐徐着发出清冷如冰泉的声音,“有诈!要出手了…驾驭者何人?”

    ……

    天蛛盘踞之境凶险,久而久之,境外飞禽走兽不敢擅闯,令天蛛捕食困难,因而一旦有猎物闯入,聚集的天蛛必定是穷凶极恶、舍生忘死地猎食。

    可此时动静浩浩然,寰宇震荡不安,群山崩塌,主峰崩溃,烟尘似狂魔乱舞,如世间末日一般。

    猎食充饥的欲望,终究是被求生欲所覆盖。

    如此毁灭震撼下,能躲过一劫的天蛛不敢再逗留,终于害怕了,纷纷四散而逃。

    激烈交战中的林渊,抽空看了眼空中稳当当观战的八尊巨灵神,冷哼了声,“来而不来,看来是不会动手了。”

    话落,身在‘小周天归元星阵’内的人影闪挪间越发飘忽了起来,单臂挥舞的长枪开始吞吐不定……

    悲壮!秦氏巨灵神的处境太悲惨了,如此群殴之下,哪有活路,以致群情激愤!

    “这算哪门子的竞标?明明是欺人!仙庭不公!”

    不阙城内,一条被堵塞的道路上,没人催促散开,皆紧盯光幕。

    情绪易动者早已掩面而泣,有热血汉子突发出一声怒吼。

    这一嗓子,立刻令叫骂声一片,现场一片骚乱,甚至出现了气愤之下的打砸。

    有人为仙庭开脱,道:“仙庭这样竞标必然这样做的原因。”

    “哪来的贱人?”有人转身就是一拳抡出,一群人跟着扑上去围殴。

    出事了!城卫人马瞬间而动,紧急现身控制场面。

    整个不阙城都陷入了一种憋得难受的悲愤氛围中。

    不管平常和秦氏商会有没有瓜葛,生活在这里的人,大多生于斯长于斯,对外有其情共悯处。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秦氏受欺受辱,感同身受,悲愤一致,却又无可奈何,这种压迫感令民众好恨!

    “主理,求您告诉会长,这场竞标不要了行不行,赢不了了,不打了,求会长救救罗康安吧!”

    面对那般置于死地的群起围殴,身负重伤的秦氏巨灵神眼看就要活不了了,罗康安眼看就要丢命了,诸葛曼情绪崩溃了,跪在了部门主理脚下,抱着主理的腿,泪人似的嚎啕哀求。

    主理一脸为难,他哪有能力去开这个口,但也的确是于心不忍,煎熬无奈……

    “不阙城群情激奋,许多群众高喊仙庭不公,快出大乱了!”

    裁判席,洛天河的身后,有人来到他身边,在他耳畔,低声禀报不阙城那边的情况。

    洛天河猛回头,低声道:“闹事者,抓!”

    来人低声道:“城主,这没办法抓,人太多了,举城沸腾,抓不过来,硬抓,非出事不可。”

    “嘶!”洛天河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一场竞标竟能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回头看向光幕,好在快了,应该快结束了。

    裁判席的其他诸位,也陆续接到自己地盘那边的禀报,说是嘲讽竞标和骂娘的动静一片。

    接到消息的各位城主,面面相觑,向殿前檐下的主位看去,发现域主南如一直没再现身。

    也大概明白了域主为何不在外面观看,一场不公的竞标,让域主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坐的住?

    正这时,秦仪再次站了起来。

    秦仪默默流泪了,这么要强的女人真的当众哭了。

    够了!对她来说,罗康安已经做的足够足够了,还有林渊,让他遇到危险不要管,尽管逃的,为何没逃?

    看那情形,应该是没有逃脱的机会。

    她不能再沉默了。

    秦仪抹了把泪站起,快步向裁判席跑去。

    南栖如安立刻扭头看去,各商会的会长纷纷扭头看去。

    跑到裁判席前的秦仪梨花带雨,指向交战的光幕,悲声道:“这是竞标吗?这还算是竞标吗?为何不勒令停止?诸位视若无睹,公道何在?”

    三十六位城主大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吭声。如同域主南如所言,大多人背后都有强势之人打过招呼,让他们如何主持公道?从一开始群起攻讦秦仪时,就没打算公道过。

    此时更不会主持什么公道。

    东司座瀚沙从台阶上一个闪身而至,逼近秦仪,沉声道:“秦会长,实战能力也是竞标要考虑的环节!”

    秦仪激烈反驳:“司座此言,自己信否?有这样的实战吗?不瞎的人都能看出,各家商会利欲熏心,欺我秦氏一家!”

    瀚沙勃然大怒,指着秦仪怒斥:“大胆!此乃仙庭仙谕明旨竞标,规则乃域主钦定,你竟敢胡言乱语,意图破坏竞标,究竟是何居心?”

    远处拍摄的朱莉等人听不到这边在说什么,但潘氏等人却是幸灾乐祸地瞅着这边。

    唰!一条人影近前,洛天河现身了,上前一步,近乎撞上瀚沙,面对面着平静道:“没必要比谁的声音大,竞标看着是不怎么对劲。”

    “你…”瀚沙正要搬出上面来压他,洛天河已抬手打住,不跟他废话,转身面对秦仪,“还不退下!”

    他能理解秦仪的心情,竞标的胜负关系着秦氏的生死存亡,而秦氏的巨灵神里还有这丫头心心念的情郎在。

    可上面一些人的抉择,自有更大的利害衡量在里面,是不会受区区一个秦氏干扰的,闹下去是自找苦吃。

    秦仪悲愤难耐,但面对瀚沙的大帽子压下来,已不得不冷静几分,深知在这种场合吵闹的后果会如何,咬了咬牙,“既如此,还请司座命围攻者住手,我秦氏退出竞标可好?”

    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但眼前的形势明摆着,坚持下去也是输,不如弃权。

    瀚沙冷冷道:“这话你对我说没用。”转身一侧,挥手指向列席在场的裁判,示意跟他们说去。

    ps:有票的给本书投个票呗。感谢“前谷”的大红花上架捧场。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