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五百零四章 张芷澄教跳舞

第五百零四章 张芷澄教跳舞

 热门推荐:
    第五百零四章张芷澄教跳舞

    外地的旅客纷纷换上买来的苗衣,加入跳着热情舞蹈的锦南村民。≦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陈轩,我们也来跳吧!”张芷澄俏脸红扑扑的,十分兴奋。

    陈轩当下也不扭捏,直接把苗衣套在身上,被张芷澄的小手拉着走进场中。

    随着音乐,踏着节奏,张芷澄开始教陈轩跳苗疆舞蹈。

    陈轩只是随意的踩着步子,欣赏张芷澄曼妙婀娜的舞姿,只见她跳起舞来,比苗疆的少女还要放得开,光彩照人,摇曳生姿,就像一只美丽的彩蝶,蛮腰如柳条般扭动着,美得让人陶醉。

    “你跳得真笨,跟着我跳啊!”张芷澄一边开心的跳舞,一边拉住陈轩的手,带动他也一起跳起来。

    秀美绝世的张芷澄,和陈轩的对舞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对十分般配的璧人。

    陈轩虽然在众人眼中很普通,但经过孙川的事情后,大家都觉得这个男生能被蚩尤先祖显灵庇护,绝对非同一般。

    玉茹在旁看得十分羡慕,她不是羡慕陈轩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是羡慕张芷澄能和陈轩对舞。

    她是一个寡妇,已经很多年没和男人参加苗疆歌舞节,就算再清心寡欲,内心也不免会寂寞……

    “妈妈,大哥哥学得真快!”小安看得连连鼓掌,眼中满是光彩。

    他的重病已经治好,还获得一笔二十万元的资助,此刻比村里任何孩子都要开心。

    玉茹有点失神的回应道:“是啊,陈先生真厉害……”

    “可惜大哥哥已经有女朋友了。”小安似乎感觉到妈妈的情绪异常,他不由得也有点失落。

    玉茹俏脸一红,轻轻敲了下小安的脑袋,嗔笑道:“别乱说话,人小鬼大的,妈妈可要不高兴了。”

    小安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盯着场中盛大热闹的歌舞表演。

    苗疆地区的孩子非常早熟,小安也不例外,对男女之情已经朦朦胧胧有些了解,他甚至可以揣摩到妈妈的心意,但是见场中那个极美极美的姐姐,看着大哥哥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爱意,他只好将自己的小心思隐藏起来。

    旁边,陶婆婆看着陈轩和张芷澄对舞,感慨万分,思绪翩飞。

    数十年前,她和秦慕石也是在此情此景下,用苗疆歌舞表达爱意,这就是苗疆人独特的求爱定情方式。

    许多苗疆年轻男女在这一夜,甚至会大胆的发生关系,第二天就可以娶过门了。

    静静看着场中歌舞的少男少女,陶婆婆此刻没来由的想念起那个老冤家来,早已尘封许久的芳心往天海市飞去……

    她目光变得越来越复杂,最终凝聚出无比坚定的眼神,似乎下了某个极大的决心。

    陈轩在张芷澄的带动下,慢慢的开始适应苗疆舞蹈的节奏,越跳越自然,张芷澄也越看越欣喜,这家伙终于跳得不赖了嘛!

    火光之中,陈轩一边踏着舞步,一边注视张芷澄那完美无暇的脸蛋。

    似乎是因为火光的照耀,又似乎是因为情绪的兴奋,张芷澄一张俏脸,明艳生辉,楚楚动人,看得陈轩情动不已,边跳边附到她的耳边,嗓音低沉的道:“芷澄,你真美!”

    张芷澄霎那间羞喜无限,微微螓首,不敢去看陈轩,随后咬紧了晶莹的红唇,内心十分复杂。

    一想到表姐,她就心有愧疚,暗骂自己怎么能拉陈轩一起跳舞,这在苗疆地区有独特的意义,不知不觉间,自己又对不起表姐了……

    又跳了一会儿,张芷澄便停下来说道:“陈轩,我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陈轩点点头,陪她走出场中,回到陶婆婆和玉茹身边。

    “陈轩哥哥,美女姐姐,你们跳得真好。”小安夸赞道。

    玉茹也微笑说道:“是啊,你们是外来的旅客,跳苗疆舞蹈比我们锦南村本地人还好呢。”

    “谢谢夸奖,玉茹姐,你怎么不去跳?”陈轩含笑问道。

    玉茹闻言,登时有点尴尬。

    张芷澄捏了一下陈轩的胳膊,道:“这种舞不是可以随便跳的,要先找到男伴……”

    陈轩顿时恍然大悟,也才发现场中全都是男女对舞,没有独舞的,当即歉然而道:“玉茹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不能跳。”

    “没关系。”玉茹笑着摇摇头。

    当陈轩和张芷澄下场的时候,场中的歌舞也到了尾声,跳舞的年轻男女成双成对的牵着手,纷纷散开,往村外各个方向走去。

    陈轩见了,不禁好奇的问道:“芷澄,他们怎么跳完舞就走?”

    “我才不告诉你。”张芷澄忽然变得羞涩起来。

    甚至连玉茹也有点脸红。

    陈轩登时更加好奇了,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怎么她们却害羞了。

    这时,一旁的陶婆婆不以为意的道:“芷澄,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他们是去野芳。”

    “陶婆婆,什么是野芳?”陈轩认真的请教道。

    陶婆婆咳了一声道:“野芳是我们苗疆地区独有的谈情说爱方式。村子外的田野和粮仓群有很多约会场所,这些场所称为野芳场,小伙子带着心爱的姑娘到野芳场后,就会唱苗疆情歌挑逗姑娘,姑娘如果真心想嫁给这个小伙,则会对唱回应,当天晚上以身相许,第二天就可以成婚了。”

    听到以身相许的时候,张芷澄的脸红得更厉害了,玉茹倒还好,因为她就是亲身经历过的人。

    “陶婆婆,当年你和秦老爷子,也是这样在一起的?”陈轩饶有兴趣的问道。

    陶婆婆啐了一口道:“那老不死,就是这样骗的我,哼,真是个死没良心的。”

    陈轩听得出陶婆婆这句话,怨念非常重。

    玉茹则听得暗自讶异,苗疆男女经过野芳定情之后,最终都会结为夫妻,白头偕老,而且锦南村的离婚率几乎为零,是华夏各地中,夫妻最幸福的地方。

    听陶婆婆的话,玉茹知道她肯定没和对方最终走到一起,因此才感到讶异。

    此时,场中年轻男女已经散尽,跳过舞的人,只剩下陈轩和张芷澄留在这里。

    “陈轩,你还愣着干什么,带芷澄去野芳场啊!”陶婆婆突然语出惊人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