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四百九十九章 顽固老太婆

第四百九十九章 顽固老太婆

 热门推荐:
    第四百九十九章顽固老太婆

    随着张芷澄的叫声,居中的那座吊脚楼屋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位身材苗服、满头银发的老婆婆,虽然头发都发白了,走起路来也慢吞吞的,但她脸上几乎没什么皱纹,皮肤白皙,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美人模样。

    这个老人就是陶婆婆,她开门见到张芷澄,眼中浮现惊喜之色,讶异的开口道:“芷澄,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因为我很想您啊,婆婆!”张芷澄脚步轻快的走上吊脚楼门口,抱了抱陶婆婆。

    陈轩见张芷澄开心的样子,微微一笑,也缓缓的走上来。

    陶婆婆刚才开门就见到和张芷澄站一起的陈轩,现在见他上来,好奇中带着一丝警惕的问道:“芷澄,这位是?”

    “他、他是我的好朋友。”张芷澄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

    陶婆婆哦了一声,她当然看得出来,这个男生和张芷澄关系不是好朋友那么简单,只是当下也不便细问,握着张芷澄柔嫩的玉手说道:“芷澄,你这次回天海市,调查出破解我噬心蛊毒的人了么?”

    “婆婆,其实破解你噬心蛊毒的,就是他,陈轩。”张芷澄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陈轩一眼。

    陈轩不以为意,他来这里见陶婆婆,本来就没打算隐瞒这件事情。

    陶婆婆内心诧异,看向陈轩说道:“是你破除了我的噬心蛊毒?你也是蛊师?”

    “我不是。”陈轩淡然说道,“我是一名医生,当时秦慕石老爷子身患怪病,他的孙女和我是朋友,请我去帮忙治病,我机缘巧合之下,破解了陶婆婆你的蛊毒。”

    “机缘巧合?”陶婆婆半信半疑,她拉着张芷澄的手往屋里走去,“我们先进屋再说。”

    三人进屋坐下,陶婆婆内心疑惑重重,想到张芷澄不可能带人来害她,而且张芷澄心思机敏,也不太可能被这男生骗了,因此她对陈轩倒没有很多疑。

    只是陈轩非常年轻,能用医术破解她的噬心蛊毒,那就是一位小神医啊!

    毕竟秦慕石自己就是一代名医,都破解不了噬心蛊,这说明陈轩的医术比秦慕石还要高上许多。

    先压下心中疑窦,陶婆婆似乎迟疑了下,才开口说道:“芷澄,你回去后,有没有见到秦慕石那老不死的?他解除噬心蛊毒后、怎么样了?”

    “秦老爷子说,他这几十年来都很想念您,希望能和您复合。”张芷澄含笑说道,“所以我们这次来看您,就是希望您和去天海市和秦老爷子相聚。”

    “哼,秦慕石真的想我,这几十年为什么不来看我一次?现在还要我过去天海市找他,我陶婆婆丢不起这个脸。”陶婆婆冷哼一声,眼底却掠过一丝复杂之色。

    她心里暗暗想道:“那个老不死真的有在想我么?该不会是芷澄这个嘴甜的小妮子,故意哄我开心吧?”

    “婆婆,其实我们这次来苗疆,秦老爷子并不知道。”张芷澄解释道。

    陶婆婆顿时更没好气了:“他都不知道,那你们还过来找我,要我去天海市找他?芷澄,你这次回来是专程来气婆婆的吗?”

    张芷澄见陶婆婆生气,正要继续解释,陈轩用眼神示意了她一下,随即开口道:“陶婆婆,我们这次来苗疆不让秦老爷子知道,也是怕他担心,因为我这次收到消息,金蚕教的人即将来对付您。”

    “你怎么知道的?”陶婆婆惊奇的问道。

    陈轩组织了下语言,不紧不慢的道:“是这样的,我在破解秦老爷子的噬心蛊毒之后,发现背后有金蚕教蛊师使用玉化蛊诱导秦老的蛊毒发作,那个幕后黑手就是金蚕教的季磊。”

    “玉化蛊?金蚕教蛊师季磊?”陶婆婆更加讶异了,“原来是姓季的小子想害秦慕石,我明白了!”

    一瞬之间,陶婆婆完全明白了金蚕教的阴毒计谋,季磊真正要害的不是秦慕石,而是同样拥有噬心蛊毒的她。

    因为陶婆婆和秦慕石的噬心蛊毒是一对的,只要其中一只死去,另外一只也不能独活。

    “陈轩你继续说,金蚕教对付秦慕石失败后,现在怎么打算对付我?”陶婆婆面色严肃的问道。

    她自身性命倒可以不在乎,反正活到七老八十,也活够了,但是关乎到启灵蛊的安全和上古巫门传承,作为守护者,她必须严肃对待。

    陈轩依然从容的答道:“我之前通过手段抓住季磊,让他和金蚕教通话套问消息,就在昨天,金蚕教教主厉鹗发现季磊出了问题,破坏了季磊的本命蛊,还在电话里扬言,已经有其他计策来对付你,具体是什么计策,我也不知道。”

    “哼,厉鹗这个老家伙要是真想出办法来得到我的启灵蛊,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陶婆婆一点担忧惧怕之色都没有。

    她自己也是用蛊高手,就连苗疆地区蛊毒大派,身为金蚕教教主的厉鹗都对她十分忌惮,多年来觊觎金蚕蛊,却始终不敢和她正面冲突。

    听了陶婆婆的话,张芷澄却担心的说道:“婆婆,我知道您不怕金蚕教,但是您常常说金蚕教中蛊师阴险歹毒,难保他们想出什么毒计来对付您,为了安全,咱们还是暂时离开这里吧。”

    “芷澄,我不会离开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厉鹗,看他有什么新招!”陶婆婆倔强的说道。

    陈轩见陶婆婆十分决然,想了想道:“陶婆婆,我知道你蛊术高明,厉鹗不是你的对手,不过金蚕教人多势众,你一个人还是太危险了,不如跟我们回去天海市,还可以跟秦老爷子相见,秦老他也很想念你,而且见到你的话,肯定会放下多年心结,向你道歉。”

    “他要道歉,就让他来这里见我,总之我不会去天海市,你们不用再说了。”陶婆婆把脸一横,一副顽固的模样。

    张芷澄只能暗暗叹了一口气,陶婆婆有多固执,她知道得最清楚,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相劝,只能把一双似水美眸看向陈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