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毒攻毒

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毒攻毒

 热门推荐:
    第四百三十四章以毒攻毒

    看着陈轩走进急救室,约翰先生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还是跟了进去,想看看陈轩到底会如何施展中医手段。

    当然,他可不相信陈轩真的能救活蔡书记,只是想看看陈轩怎么出丑。

    约翰先生一进去,几个省会医师自然也跟着进去,随后便是张芷澄、金老和他手下的医学团队。

    目送这么多医学专家进入急救室,蔡杨、蔡晗亮等蔡家人只能祈祷,希望有奇迹出现。

    而天海市众多高官们,也是希望蔡书记能够活过来,天海市的领导班子不能没有主心骨!

    陈轩进来急救室之后,径直走到蔡书记病床前,看着蔡书记双目紧闭,嘴唇发白,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死状”十分诡异。

    急救室里,只有张芷澄没有见过蔡书记的病症,顿时瞪大了双眸,她也从没见过如此奇怪的怪病。

    不过她很快就联想到表姐沈冰岚的寒症,只是沈冰岚的寒气只在小腹部位,而蔡书记则是从头到脚都被寒气笼罩住。

    “姓陈的,还站着干什么,快让我们约翰医生见识一下,你的中医水平有多高明。”一个省会医师不客气的开口道。

    约翰则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站在陈轩后面看着,眼底浮现不屑之色。

    陈轩回过头来,对那位给约翰帮腔的省会医师投去冷冽目光,这个家伙,实在太崇洋媚外!

    刚才约翰已经羞辱了整个华夏医学,而这个省会医师居然还站在约翰这边,真是不知廉耻。

    “你们别急,我先问约翰医生一个问题。”陈轩慢条斯理的说道,一点急迫的神色也无,“约翰医生,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华夏医术中的以毒攻毒之法?”

    “以毒攻毒?”

    众人以为陈轩要问约翰先生什么医学难题,或者是关于蔡书记的病症,没想到问的却是这种问题。

    约翰作为华夏通,对华夏医术也有涉猎,自然听过“以毒攻毒”这四个字,但是他对这种中医手段里,偏方中的偏方,极为不屑,认为所谓的以毒攻毒毫无科学依据,而是一种愚昧害人的治疗手段。

    因此,他冷哼一声道:“以毒攻毒,我当然听说过,这就是你们华夏医术最典型的糟粕之处。”

    “约翰医生,那你可就错了,以毒攻毒是我们中医的精髓之处,能为你们中医所不为,更何况,你们西医所用药物,大多都有副作用,正符合我们中医是药三分毒的原理,你的见识太过狭隘。”陈轩淡淡的摇了摇头。

    张芷澄在旁听得唇角微微勾起,陈轩这番话说得实在太好了,把这个高傲自大的约翰医生好好驳斥了一顿!

    而省会医师们顿时脸色一变,这小子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医生,居然敢教训起约翰先生来,等同于对他们省会第一医院的羞辱!

    所有省会医师,齐齐对陈轩怒目而视。

    约翰面色立刻沉了下来,这个华夏小子居然说他见识狭隘,简直大言不惭,当即沉声说道:“陈先生,你这是偷换概念,医学用药有副作用是非常正常、科学的事情,因为已经经过多次实验,可以放心使用,而你所说的以毒攻毒,却是你们华夏自古以来最野蛮的治疗方法,与我们西医不可以相提并论!”

    “我们华夏医术已经传承数千年,在我们古代神医可以给病人开颅做手术的时代,你们西方还是一片蛮荒,连所谓的西医都不存在,你们才是真正的野蛮!”陈轩直接针锋相对,一点也不给这位省会第一医院的首席顾问面子。

    约翰顿时勃然大怒,他一向以鹰国绅士自居,高高在上,虽然来到华夏当医学顾问,但骨子里还是远远看不上华夏人,这个华夏小子居然骂他野蛮人,简直无法容忍!

    就在他要发飙的时刻,金老连忙插口道:“约翰医生,现在救治蔡书记要紧,请先让陈神医治疗。”

    约翰的话语,他听着也很舒服,现在只想让陈神医出手,狠狠的打这个外国佬的脸。

    陈轩也转过身去,不再看约翰愤怒的嘴脸,事实上他说旧时代的西方人是野蛮人一点都没有错。

    甚至直到近现代,西方人也是通过野蛮的侵略战争,掠夺大量财富,导致华夏生灵涂炭;如今西方人摇身一变,自诩高贵绅士,反而指控华夏人是野蛮种族,实在可笑、可气至极!

    “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怎么以毒攻毒,把这个死人救活!”约翰最终忍住怒气,重重的说了一句。

    省会医师们围绕在他身边,都在劝他消消气,不要和一个野蛮小子计较。

    这些省会医师谄媚的嘴脸,看得张芷澄都想吐了。

    她走到陈轩身边,轻声说道:“陈轩,加油!让这个鹰国猪和这帮崇洋媚外的看看,我们中医有多厉害!”

    陈轩冲着张芷澄微微一笑,随即便缓缓摘下左手腕上的青玉手链。

    看到陈轩这个动作,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不是要给蔡书记治病吗?取下一个手链是要干什么?

    陈轩看着众人的表情,淡淡说道:“我之所以用以毒攻毒的手法,就是因为蔡书记身中蛊毒!”

    “什么?”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所有人都没想到,让蔡书记陷入死地,失去一切生命体征的不是什么疑难杂症,而是蛊毒!

    这叫他们,如何敢信,哗然之后全都露出一副完全无法置信的神情。

    因为蔡书记不仅被人民医院的医学设备检查过身体,还被约翰这位顶级西医查看过,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更别说是传说中的苗疆蛊毒。

    “陈先生,你的话实在越来越离谱了,什么蛊毒,那只是你们华夏民间虚无缥缈的传说,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位蔡书记也不可能……”

    约翰不屑的话语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嘴巴却合不上了。

    他和所有人一同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陈轩从青玉手链里,召唤出一只身躯半透明、散发着寒气的白色虫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