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血海魔掌

第三百八十九章 血海魔掌

 热门推荐:
    第三百八十九章血海魔掌

    一个世俗界的小子,竟敢将卓家老祖喊作老头!

    这已经是言语上大大的不敬!

    且,众人还听陈轩说卓家老祖不敢杀他,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就算陈轩一人几乎灭杀了所有卓家人,将卓沧海和卓碣石击飞,但还是没人觉得,他的实力能和卓家老祖相比。

    锻脉境九重大圆满的境界,在古武界已经是真正的强者存在,就是进入名门大宗里,也是地位不低。

    因此,所有人都毫不怀疑卓家老祖灭杀陈轩,只需要动动一根手指头,足矣。

    陈轩的话,让卓千岳不由得冷笑,眸子里满是尖锐、冰冷、凌厉之色。

    多少年了,有谁敢和他这样说话,口出狂言,狂到无边无际!

    最终,卓千岳缓缓摇头,杀意中似乎蕴含着血气,浓浓血腥味翻滚,让人不敢呼吸,他开口,如利剑尖刀划过喉咙般道:“小子,你有足够的实力狂傲,但在我卓千岳面前,再狂傲的蝼蚁,终究只是蝼蚁啊!”

    “哦,是吗?”陈轩笑了笑,神色笃定。

    卓千岳,包括所有人,都无法理解陈轩为何死到临头,还能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

    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绝不会是正常人。

    他只是一个来自世俗界的普通人类啊!

    怎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与古武世家抗衡、作对,甚至卓家老祖出场,都无法让其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之心?

    甄家人见到卓家老祖死而复生,且功力一如既往的强横可怕,已经是心如死灰。

    尤其甄国风,本来对陈轩抱有希望的他,彻底陷入绝望。

    他不明白女儿带回来的这个男人,直到此刻,为何还如此狂傲,到底有什么倚仗?

    整个大厅,只有陈轩一个世俗界中人,还能有何后招,底牌?

    卓千岳眼中的怒火、杀意、讶异之色在这一刻,终于通通隐去,只留下不近人情的淡漠,冰冷,他完全失去耐心了。

    “小子,你毁我二十年苦修,今日,便给老夫化为齑粉,灰飞烟灭吧!”

    话音一落,卓千岳陡然抬起右掌,紧接着,地面上的血水竟自动汇聚到他的手掌之中。

    情形恐怖、诡异之极。

    这是什么古武功法?

    八大家族的人见识浅薄,只知道一些低级初阶的古武,何曾见过如此神异的手段?

    竟能引得蕴含怨念、恶毒、恨意等负面情绪的死者血水,汇聚到手掌上,实在太不可思议!

    当地面上的血水被吸收干净之后,卓千岳的右掌中,已经凝聚了一团浓郁到令人恶寒的血气,这团血气如血海翻滚,很快蔓延周身,卓千岳俨然已化身为一个嗜血的魔头。

    “小子,你诛杀我众多子孙,老夫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卓千岳缓缓的走到陈轩面前,眼神如同一片残忍的荒漠,“这血海魔掌,是老夫多年前收集的一门古武魔功,能吸收死者生前的怨念气血,一掌拍在身上,全身血肉如同被死者怨灵嗜咬,最终溃烂碎裂而死,是世间最痛苦的死法之一!”

    “现在,老夫就让你尝尝已修到大成的血海魔掌!”

    卓千岳一番冷到极致的话语说完,陡然间,他右手掌的血气翻滚得如同活物肆虐,向着四面八方爆发开来,一瞬之间,整座大厅弥漫着令人闻之作呕的血气之海,翻腾不已。

    八大家族中,修为浅薄的人已经承受不住这股恶寒血气,头晕目眩,甚至跪地呕吐。

    真是没想到,一向自诩正道的卓家,其老祖竟会修炼令古武界闻之色变的血海魔掌!

    这要是让古武界那些名门大宗知道,必定会引起正道围剿诛灭!

    然而,卓千岳已经不在乎了,他杀死陈轩之后,便会让在场数百人全部给卓家子孙陪葬!

    没人会知道他施展了血海魔掌。

    而且,他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也是因为拥有《神照龟息功》,古武界万众觊觎,即使没有修炼血海魔掌,也必会惹来无穷无尽的杀身之祸。

    因此还不如多修炼一门绝技,作为压箱底的底牌。

    卓千岳右掌中的血气最为浓郁,已经由红近黑,其中似有无数冤魂嘶吼咆哮。

    而这些冤魂锁定的,就是陈轩!

    被如此恐怖异象视为目标的陈轩,还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面色没有一分一毫的变化,仿佛无视了卓千岳的血海魔掌。

    卓千岳只当这小子是被吓傻了。

    虽然,他心中隐隐感觉到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怪异。

    但已经无所谓了,此子不死,不能平复他心中无穷无尽的愤怒和怨恨。

    就在卓千岳即将出掌的时刻,陈轩开口了:“卓老鬼,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敢杀我?”

    他这句话,说得更是无比的怪异,让卓千岳都不由得为之一愕。

    这是什么话?

    卓千岳自己,难道会不知道敢不敢杀他?

    真是天大的笑话!

    “小子,你的临终遗言,很荒谬,但我给你说出遗言的机会,说说,老夫为什么不敢杀你?”卓千岳修炼魔功,脾性也变得古怪、邪性起来,竟稍稍停手,饶有兴趣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卓沧海、卓碣石看着这样的老祖宗,心中有点不寒而栗。

    老祖宗变了,变得如同邪魔!

    这样的老祖宗,还能带领他们卓家走向复兴么?

    兄弟俩,都不敢想象,只能祈祷这是老祖宗施展血海魔掌,才会露出一时的邪魔之相。

    陈轩在面临万重山岳般的压力下,嘴角却勾起一个弧度,转而看向香蝶蜜,语气很平静的问道:“蜜儿,现在几点了?”

    香蝶蜜闻言,登时一呆,都到生死关头了,她已经俏脸惨白,满是绝望惊惧,没想到出陈轩还会问出这种问题!

    问现在几点,这种毫不相干的问题,这一刻,香蝶蜜都怀疑陈轩是不是疯了!

    但她被陈轩温暖如阳光的目光盯住,却是不由自主的回应道:“现在,应该是下午四点。”

    卓家大厅的墙壁正中,就挂着一块古老钟表,很容易看到时间。

    陈轩淡淡一笑道:“很好,四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