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三百零九章 邱虎的靠山

第三百零九章 邱虎的靠山

 热门推荐:
    第三百零九章邱虎的靠山

    陈轩见庄家走过来,嘴角浮现一丝戏谑的笑意,想搜他身,简直是痴心妄想。

    庄家故技重施,手掌底下暗藏扑克牌,就要往陈轩的兜里塞去,突然之间,他感到自己的手仿佛触电一般,“啊”的一声痛呼,连忙抽回手掌,往后退去,目露惊异。

    常老板发现不对劲,当即怒目而道:“小子,你敢打我的人?”

    “你哪只眼看到我打他了?”陈轩似笑非笑的说道。

    常老板见他这副表情,更是怒火上涌,阴沉无比的说道:“邱虎,你带的这个老千好大的胆子,来我场子出老千,现在还敢打我的人,看来都是有你罩着,肆无忌惮了,邱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

    “这家伙不是我带来的。”邱虎冷声解释道,内心快被丁城气炸了,竟然说陈轩也是他带来的老千。

    常老板冷哼道:“现在你说什么也没用了,我今天就要杀鸡儆猴,让所有人看看,来我场子出老千,后果有多严重!”

    说着,大手一挥,楼上楼下很快就集合了二三十个手下,将邱虎等人团团围住。

    这么大的动静,赌场里的所有赌客们都往这边看了过来,见常老板勃然大怒,明显有好戏看了。

    被二三十个气势汹汹的大汉围住,宁少浑身发颤,双腿发软,恐惧得几乎站立不稳,再也没有之前的跋扈之气。

    孟茹、何燕和张武三人也是脸色煞白,心脏狂跳,完全想不到这个常老板这么狠辣,简直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一般。

    陈轩见何燕吓成这样,淡然的开口道:“表姐,不用害怕,我可以帮你。”

    何燕没想到陈轩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敢这么说话,根本不敢回应他,也不会相信他的话。

    宁少低声骂道:“你瞎吹什么牛逼,还能帮何燕,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哦,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个虎哥,又算什么人物?”陈轩冷冷一笑道。

    宁少被陈轩说得一愕,他现在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邱虎身上了,但面对常老板如此阵仗,他也没把握邱虎能不能搞得定。

    眼见常老板就要一声令下,让手下们动手,邱虎突然叫道:“慢着!常老板,我现在在窦老板手底下做事,你不能动我!”

    “你也被姓窦的收了?”常老板语气诧异的问道。

    邱虎所说的窦老板,就是他的靠山,来自陕州省的一位大富豪,做的是煤矿生意,简直富得流油。

    大约半个月前,这位窦老板听说盘角镇赌业兴旺,从陕州省千里迢迢赶到云东省来,日夜豪赌。

    窦老板出手十分阔绰,请拳手打擂,出的都是其他老板的几倍价钱,很快收拢了一帮盘角镇本地拳手为他卖命,邱虎就是其中一位。

    收了这么一帮打黑拳的高手,窦老板也成为盘角镇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让常老板都要对其忌惮三分。

    而且窦老板的基业远在陕州省,不像常老板的赌场就开在盘角镇,两边争斗起来,吃亏的肯定还是常老板。

    邱虎见常老板神色忌惮,继续说道:“窦老板说,只要我帮他上台打擂的一天,他就罩定我,想必他的面子,你不能不给吧?”

    常老板脸色阴晴不定,如果在众多赌客的面前,就这样白白放走邱虎他们,那他的面子也没处搁。

    就在他还没决断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原来是邱虎的小弟见情况不妙,直接去请窦老板过来了。

    盘角镇就这么小的一块地方,窦老板带着十来个黑拳高手们立马到达赌场。

    这位窦老板穿金戴银,连嘴里都镶了一口金牙,端的是财大气粗。

    而且别看他带的只有十来人,但个个都是常年打黑拳、不要命的家伙,常老板二三十个手下还真不够他们打的。

    窦老板气派十足,露出金牙皮笑肉不笑的道:“常老板,听说邱虎带人赢了你一点钱,你就要找他麻烦,做这么大的赌场生意,也未免太小气了。”

    “呵呵,我当然没有窦老板你阔气,区区一百万都不放在眼里。”常老板也堆着一脸假笑,然而一点笑意都没有。

    他没想到窦老板说到就到,而且还带齐所有拳手,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踩他的场子。

    窦老板看了一眼邱虎,继续说道:“不就一百万,难道你常老板输不起?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废话,邱虎,你下次长点记性,别赢常老板那么多钱,跟我走吧。”

    邱虎神色一喜,一边招呼宁少他们,往窦老板那边走去,一边得意的看了丁城一眼,把他气得咬牙切齿。

    宁少终于松了口气,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看来跟虎哥拜把子真是拜对了,还真想不到邱虎最近跟了一个大靠山,让盘角镇最大赌场的老板都无可奈何。

    他正准备走过去,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陈轩,嘲弄般说道:“现在求我,我还可以考虑带你一起走。”

    陈轩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宁少,什么话也没说,就激得宁少火冒三丈。

    “哼,不知死活,美女,你跟我走吧,别和这小子在一块了,他会害死你。”宁少目光淫邪的看向秦飞雪。

    不像陈轩,秦飞雪连看都不看宁少一眼,只要和陈轩在一起,她什么也不怕,对眼前常老板的二三十个手下,和窦老板带过来的凶狠拳手,都视若无睹。

    宁少吃了个闭门羹,只能阴着脸收起赌桌上的百万赌金,就要跟窦老板离开。

    突然,常老板一声冷喝:“人可以走,但钱必须留下来!”

    “常老板,看来你真的输不起,是要我让手下的兄弟们,在你这场子里热热气氛吗?”窦老板阴阳怪气的威胁道。

    要是在这赌场里打起来,损失惨重的,绝对会是常老板。

    原以为常老板会因此认怂,没想到他反而冷笑起来:“姓窦的,你就算再有钱,也是个外省的,别以为真能在这盘角镇里为所欲为!”

    说完,对旁边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心领神会,往楼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