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斗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斗法

 热门推荐:
    第一百三十九章斗法

    蒋横并不是无备而来的,他不但带来了所有精英保镖,还请来了炎城市最富盛名的修行大师大衍散人,准备让他先和庄大师斗一斗法。≦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毕竟聚水珠肯定会引起所有到场富豪的哄抢,到时候拍出上亿的天价都有可能,蒋横内心打定主意,如果强取不成,再用重金豪夺也就是了。

    见青元先生居然对那小子如此恭敬,蒋横更是觉得天海市的修行圈子全是有名无实的废物了,因此笑得更加张狂了:“青元先生,你尊称这小子为真人,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能和我请来的大衍散人相比?”

    “哼,蒋老大,请不要拿本散人和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相提并论!”蒋横旁边,一个穿着黑白道服、约莫六十余岁的道人不屑的说道。

    “好了!”居中坐着的一位仙风道骨、满脸傲气的老者睁开眼睛,捋了捋山羊须说道,“既然各位都已到齐,请问今日是谁要先与我论道斗法?”

    他一开口,楼阁中所有人都不再出声,这位老者就是这两日大败天海市诸位修行者、威名赫赫的庄大师。

    见他威风凛凛、盛气凌人的样子,青元先生还有修行圈子里的几个朋友都是面露羞愧,无一人斗得过一个外来的修行者,修行了大半辈子算是白修了。

    陈轩随意找了张石椅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位庄大师。

    青元先生站到他的身后,几个修行朋友都对他投来疑惑不解的目光,似在责问他怎么带了一个毛头小子过来,他们天海市修行圈子的脸本来就丢得七七八八了,这样一来更是无地自容。

    青元先生脸现苦笑,没有解释,也不好解释陈轩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已入道化真,他那几个朋友肯定不会相信的。

    阁楼里除了几位修行者,其他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都是本地或者附近城市赶来的富豪,和蒋横一样热衷于法宝法器之流,即将亲眼看到大师斗法,都是一脸兴奋期待之色。

    富豪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真正的法器是怎么样子,有哪些威能,今天终于有机会得见了。

    “庄大师,我来向你请教一下。”一个身着青衫、鬓角斑白的老者站起身来,走到庄大师面前。

    看到这个人,青元先生附到陈轩的耳边说道:“陈真人,这位是来自江风市的风水先生,人称荀师傅,风水造诣不在葛老之下,在这一片修行圈子中也是名声不小。”

    陈轩懒洋洋的坐着,姿态惬意,那个荀师傅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因为陈轩早已看透荀师傅身上没有一丝法力。

    倒是那位庄大师,确实有点门道,陈轩只把目光放在他身上,看看这家伙会如何施展术法。

    看到荀师傅挑战,庄大师眼底掠过一丝不屑,他们之前就已相互介绍过,得知荀师傅来历后,庄大师已不把这风水先生放在眼里。

    当下施施然的站起身来,语气傲慢的说道:“请荀师傅到外面的石台,楼阁封闭不好施展我的术法。”

    他傲气的话语,让荀师傅不免心中有气,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两人走到楼阁延伸出来的一片宽阔圆形石台。

    石台三面环水,地面上刻着一个简朴的阴阳八卦。

    众人见斗法即将开始,也都纷纷向石台看去,还有一些胆子大的富豪走到石台边缘,想近距离观看。

    蒋横和大衍散人就是敢站到石台的其中两人,天海市的几个修行者昨天已见识过聚水珠的威力,此刻只敢待在楼阁里,遥遥观望。

    “陈真人,我们要出去看吗?”青元先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昨天他亲眼见到一个靠近石台观看的保镖,被庄大师一道水箭射断胳膊,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生怕被殃及池鱼。

    陈轩慢悠悠的站起身来:“出去吧。”

    陈真人都发话了,青元先生也不敢不从,只好跟着陈轩一起走到石台边缘。

    看到他们也敢出来,蒋横直接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嘿然笑道:“青元先生,你这位陈真人站这么近观看,小心被斗法吓得掉到湖里。”

    他是叱咤一方的大佬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自然敢近距离观看,然而那小子又算什么东西?居然和他站在一块,本来就脾气暴躁的蒋横登时不爽了。

    旁边的大衍散人也摇了摇头道:“青元先生,我以前敬你多少有些道行,怎么今日却沦落到需要靠一个小子来救场,天海市修行圈子,从此要被说成沽名钓誉了。”

    青元先生听得羞恼无比,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不与他们争论,等下就让这些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在众人期待而贪婪的眼神中,庄大师缓缓从袖口中取出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通体晶莹透明,里面一泓清水,正不断旋转流动,有如活物,看得众人满脸惊奇之色。

    这就是让庄大师这两天大发神威的聚水珠,也是在场所有富豪们今天势在必得的宝物。

    另一边,荀师傅则不动声色的取出一块金黄色风水罗盘,看来也是他压箱底的法宝。

    “荀师傅,请吧。”庄大师见到风水罗盘,依旧泰然自若的说道,根本没把荀师傅的法宝放在眼里。

    在他的聚水珠面前,其他什么法器法宝都是垃圾。

    庄大师前面已连败数人,因此荀师傅却是半点都不敢轻敌,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罗盘上的指针突然飞速旋转起来,最终停在离卦方位。

    众人初始还看不出什么变化,不过三秒之后,他们就露出诧异的眼神,因为荀师傅面前的虚空中竟然生出一点火星。

    陈轩瞳孔微缩,暗道有趣,这罗盘竟然也是件不需要法力、只凭口诀就可以驱使的宝物。

    只听得荀师傅口中念了一声“疾”,那点火星就以飞快的速度向庄大师扑去。

    庄大师嘴角划过一抹不屑的笑意。

    水火相克,他的聚水珠确实不是无敌的,但这么一点小小火星,又怎么能够奈何得了他?

    左手托着聚水珠,右手捏了一个法诀,庄大师开始施展御珠之术。

    聚水珠刹那间灵光大放,一道水箭凭空凝聚而成,那扑来的火星被毫无悬念的打灭,与此同时水箭还朝着荀师傅的罗盘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