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拜师

第一百二十四章 拜师

 热门推荐:
    第一百二十四章拜师

    “秋灵姐姐,我帮你倒杯水吧。手机端 ”琴琴说着走进厨房里,很快端出一杯纯净水。

    “谢谢。”唐秋灵接过水杯,内心都有些嫉妒陈轩了,有两个这么漂亮乖巧的女仆。

    此时,瑶瑶和琴琴心里都对唐秋灵的身份和为什么受伤很好奇。

    看唐秋灵喝完水,瑶瑶便小心翼翼的问道:“秋灵姐姐,你是主人的女朋友吗?”

    唐秋灵一听险些把刚喝下的水喷出来,连忙澄清道:“怎么可能?我跟他没任何关系!”

    “哦。”瑶瑶和琴琴一听,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反而有些欣喜。

    唐秋灵生怕两个小美女误会,继续说道:“你们主人是我师父的朋友,今天我只是听师父的吩咐,请他去武馆观看比武而已。”

    瑶瑶和琴琴听得一知半解,什么比武、武者对她们来说是很遥远陌生的东西。

    坐了一会儿,陈轩便重新下楼来了,手里拿着一颗散发药香的丹药。

    上次唐秋灵买来很多药材没有用完,因此他很快又炼出一颗神元丹。

    “吃了它。”陈轩把丹药交给唐秋灵。

    唐秋灵此刻也不扭捏,毕竟关系到她的修为性命,这神元丹连师父的伤都能治,她哪有不吃之理。

    “需要在我这里休息一晚吗?”陈轩接着问道。

    唐秋灵怔了下说道:“不用了,本姑娘还走得动路。”

    说着便站起身来,行动力确实恢复如常,便要告辞。

    陈轩知道她性格好强,也不挽留,和姐妹花一起送她出门。

    当天海市出现一位年轻气境宗师的消息,在三市武学界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陈轩却似无所觉,当晚照例修炼睡觉。

    第二天早上,陈轩一打开别墅大门,发现门口居然跪着一个人。

    是卓凌风。

    “你这是干吗?”陈轩眉头微皱道。

    卓凌风重重磕了一个响头:“请陈宗师收我为徒!”

    陈轩闻言顿时哭笑不得,这卓凌风还真是能屈能伸啊,之前那么傲气,现在居然愿意给他跪地磕头,求他收徒,前后转变之大可见这少年心志不一般。

    不过他根本不是武道中人,就算收卓凌风为徒也教不了什么,而且他就是懂武学也不想收,因为麻烦。

    “你走吧,我不收徒弟。”陈轩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卓凌风眼神坚决,继续磕头道:“陈宗师,您武功通神,若能收我为徒,卓凌风愿意为您做牛做马,任您差遣!”

    “我要你做牛做马干嘛,现在又不是奴隶社会。”陈轩有点无语。

    卓凌风语气恳切继续说道:“陈宗师,我是副市长儿子,能掌握不小的社会能量和人脉,未来我还会走上仕途,这些都能为您所用,请您再考虑一下收我为徒吧!”

    听他说得心虔意诚,陈轩依旧不为所动,摇摇头道:“我要出门了,你也回去吧。”

    说着便散步般向海崖下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卓凌风的视线之中。

    看到如此神乎其神的步法和速度,卓凌风拜师的决心更加坚定了,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感动陈宗师的一天,当下也走回自己的小车,开车离去。

    来到公司,陈轩发现所有人早早就开始忙碌工作,沈氏集团大换血,新客户源源不断,集团上下这几天可都忙坏了,就他相对休闲。

    张芷澄一见到陈轩,没好气的说道:“陈轩,你倒舒心的很,周末也不用加班。”

    陈轩看她都有点黑眼圈了,只能讪笑一声道:“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哼,我上次那么说,你还真把它当借口了。”张芷澄叉着小蛮腰,一副部门经理派头,“你还是我们部门的实习生,现在我就命令你帮我打杂。”

    陈轩内心无奈,但还是任由张芷澄拖进她的办公室,轰的一声关上门,把市场部的同事们看得面面相觑。

    美女经理又把陈轩拉进去了,这回又是干的什么活?

    男同胞们在外面嫉妒得牙痒痒,陈轩却在张芷澄的办公室里苦逼的帮忙打印复印文件。

    好在没多久,沈冰岚就打电话来问张芷澄,陈轩在不在她的办公室里。

    张芷澄接完电话,白了陈轩一眼道:“还没打几分钟杂,便宜你了,表姐叫你上去。”

    陈轩如蒙大赦,逃也似的溜了,现在让他做哪些实习生的工作,他还真没耐心做下去。

    上来总裁办公室,一进门,就见沈冰岚在轻轻揉着眉眼,一副疲倦的模样。

    陈轩心生怜惜,柔声说道:“沈总,注意休息,别累坏了。”

    “你要真的关心我,就答应我做副总裁。”沈冰岚嘴上这样说,心里还是掠过一丝暖意。

    陈轩走过来坐下道:“副总裁这种工作我肯定做不了,你看我当个首席医师都没做什么事情。”

    “你就是明明做了很多事,却当作什么都不在乎。”沈冰岚对陈轩这种平时懒懒散散、关键时刻却决断如流的性格多少有点无奈。

    这意味着他不被任何权力金钱所束缚,追求逍遥自在的人,往往与当代社会格格不入。

    比如沈冰岚现在想对陈轩委于重任,他却一点也不在意。

    “陈轩,既然你不想做副总裁,我也不勉强你了。”沈冰岚说着转移了话题,“现在我有一件事情请你陈大医师去做。”

    “什么事?”陈轩微微奇道。

    沈冰岚吐气如兰的说道:“昨天有一个叫陈建林的老客户来我们集团总部谈生意时,突然发病倒下,现已送到集团旗下医院,医生们一个晚上都检查不出病因来,所以请你过去看看。”

    “陈建林?难道是我们白水镇的首富?”陈轩语气有点诧异。

    名字叫陈建林、在天海市做生意、并且能够和沈氏集团合作的富豪,恐怕没有同名的第二个了。

    “原来你认识陈建林吗?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来自白水镇,不过口音倒是和你有点像。”沈冰岚回忆了一下和陈建林的交谈过程。

    听沈冰岚这么说,陈轩更加肯定的道:“那应该是他了,陈建林不仅是白水镇首富,他还和我一样都是陈家村的。”

    “这么说就是老乡了,你现在就过去吧,家属等得很心急。”

    陈轩点点头,走出总裁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