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花都神医陈轩 > 第七章 变态经理

第七章 变态经理

 热门推荐:
    第七章变态经理

    邪医行事,追求的就是逍遥自在,用一个词总结,就是任性!

    陈轩可不想每天待在味道难闻得要死的医院里,忙个焦头烂额,那可一点都不潇洒。

    “沈总,恕我无法答应你的聘请,你说的这些我可做不来。”陈轩赶紧摇了摇脑袋。

    沈冰岚的内心真的要抓狂了,这个陈轩是不气她就不舒服吗?

    可是为了不白白放跑一位神医,沈冰岚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这样,你要是做了首席医师,不是特别重大的问题,我不会请你出手,年薪依旧是三百万不变。”

    从出生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沈冰岚,还从来没有这么放低过姿态,如果这个家伙再不答应她的话,沈冰岚毫不怀疑自己真的会出手,狠狠揍他一顿。

    “那还差不多。”陈轩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看得沈冰岚气不打一处来。

    “休息够了没有?休息够了就给我下去。”沈冰岚语气冰冷的下了逐客令,“等下我会让人事部经理把合同送去你部门。”

    “ok。”陈轩站起身来,在沈冰岚那充满寒意的眼神注视下,悠然自得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刚回到市场部,陈轩就听到刘斌那破锣似的大嗓门,正对着白纯怒吼:“你到底签不签?”

    “刘经理,这个合同我绝对不能签的。”白纯哭得梨花带雨,但还是顽强的拒绝了刘斌的要求。

    原来刘斌搞砸了一个大单子,客户索赔一百万,这种赔偿按照规定公司是不负责的,需要刘斌自己掏腰包。

    刘斌当然不愿意出这笔钱,于是就想到找人顶包。

    至于为什么是白纯,因为她是刚踏入社会不久的实习员工,很容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签了赔偿合同。

    而且白纯要是背上一百万的巨债,那刘斌就有一百种方法把她弄到手了,简直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只是没想到白纯虽然是职场新人,但脑子可一点都不傻,一下就看出刘斌要她签的合同有问题,死也不签,因此就出现了当前的这一幕。

    “嘿嘿,你不签也行。”刘斌一对眼珠子在白纯身上滴溜溜的转,一脸淫邪之色,“只要你今晚陪我去和客户喝酒,我就不逼你签这纸合同。”

    白纯一听,把头摇得更厉害了,刘斌话里的意思她哪里听不出来,要是答应了他,绝对清白不保。

    “白纯,你这也不做,那也不做,是想学陈轩那样,被我开除吗?”刘斌恶狠狠的瞪着白纯,恐吓的语气说道。

    “谁说我要被开除了?”陈轩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刘斌闻言一愕,紧接着怒目如电的看向陈轩说道:“陈轩,你回来得正好!”

    此时整个办公室的焦点都汇聚到陈轩身上,所有人都感到很惊奇,陈轩上去这么久,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刘斌也是一脸狐疑,不过他一时也没深想,扬了扬手上的纸质合同说道:“陈轩,你想不被开除也可以,只要你签了这份合同,我就给你一个留在公司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刘斌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更丑陋了。

    “陈轩,千万别签!”白纯焦急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刘斌恶狠狠的瞪了白纯一眼,把她吓得眼泪直流。

    陈轩冷冷一笑,说道:“刘经理,我不会签你所说的合同,也不会被开除。”

    “呵呵,开不开除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刘斌声色俱厉的说道,“陈轩,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签不签?”

    白纯急得连忙向陈轩使眼色,她知道陈轩家庭条件不好,要是为了工作签下这个一百万的赔偿合同,那他一辈子可就完了。

    陈轩冲她笑了笑,接着说道:“刘经理,恐怕到时候给脸不要脸的是你,这份合同我不会签的,你也不许强迫白纯签,明白我的意思么?”

    他已经看清了刘斌手上合同的内容,居然敢逼着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小女生签这种天坑合同,这个姓刘的简直是衣冠禽兽。

    “好啊陈轩,看来你是真要造反了!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还敢指挥我做事,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刘斌气得面目狰狞,他拿起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常玉芳,你过来一下,我要开除一个人!”

    打完电话后,刘斌啪的一声重重放下座机,恶狠狠的盯着陈轩,待会就要这小子好看。

    刘斌打过去的那个人是人事部的副经理常玉芳,一听到这个名字,白纯的脸蛋刷的一下就白了,反而陈轩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常玉芳接到电话,很快就来到市场部,她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还故意露出一部分乳沟,看起来就带着一股骚劲。

    只是她脸上那厚厚的粉底,让陈轩一看就感到恶心。

    常玉芳一进来,就直接问道:“刘经理,你要开除谁啊?”

    “就这个叫陈轩的。”刘斌回道。

    “他犯了什么错误?”常玉芳一副秉持公义的口吻。

    虽然以她和刘斌的能量,要开除一个实习员工易如反掌,不过也不能毫无理由的开除,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刘斌气呼呼的说道:“这小子不仅上班迟到,还顶撞上司,你带他去人事部走下流程,让他走人吧。”

    “刘经理,首先我九点到达公司,并没有迟到,另外我只是和你正常理论,也不算顶撞上司,你可别给我乱安罪名啊。”陈轩从容的辩解道。

    “哼!提前半小时上班是我规定的,做不到就给我走人,你问问整个市场部,除了你有谁敢不遵守的?”刘斌说完,目光扫视了一遍办公室。

    被他扫视过的员工,一个个都自觉的低下头去,免得被刘斌的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

    他们不像陈轩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血青年,都是有家有口的,可不敢违逆刘斌的规定,要是丢了工作只能全家喝西北风了。

    “刘经理,公司规定就是九点上班,我觉得陈轩他没有迟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已经抹干眼泪的白纯,“如果你要开除陈轩的话,那就把我也一起开除好了。”

    白纯此刻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陈轩被炒,那她也不想待了,刘斌这种变态经理,以后还指不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陈轩倒是没想到平时性格柔软的白纯,今天会这么勇敢,不禁暗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白纯,你别多管闲事,回自己工作岗位去。”刘斌可舍不得炒了这小女生。

    不过白纯却根本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坚定的站在陈轩身边。

    常玉芳看得眉头禁皱,脸色不悦的说道:“刘经理,我们去你办公室,我有事跟你说一下。”

    刘斌脸皮一抖,冷眼扫视一圈手下的员工:“都看什么看,做好自己的事!”

    然后跟着常玉芳进入经理办公室,并关紧了门窗。

    其实刘斌和常玉芳的暧昧关系,在公司里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此陈轩见他们进去,一下就猜到常玉芳肯定是发现刘斌看白纯的眼神不正常,吃起醋来了。

    “好你个刘斌,你是不是对那个白纯有意思,想老牛吃嫩草了?”一进来,常玉芳就变了副脸色,瞪着眼睛对刘斌说道。

    听她审讯般的语气,刘斌讪笑说道:“玉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怎么敢对那白纯有心思呢?”

    以两人的身份地位,刘斌原本不用对常玉芳这样低声下气的,而且当初还是常玉芳主动勾搭的他,才坐到人事部副经理的位置。

    不过常玉芳在那方面的功夫很厉害,搞得刘斌食髓知味,离不开她了。

    两人偷情时间长了,常玉芳更是掌握了刘斌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随便一条抖出去的话,都能让他身败名裂,因此刘斌只能对常玉芳百依百顺。

    “哼,还敢狡辩,如果你对白纯没心思的话,那刚才她要让你开除她,你为什么不做?”常玉芳不依不饶的质问道。

    被说破心里的想法,刘斌登时老脸一红。

    他很快又反应过来,哭丧着说道:“唉,玉芳你还不知道,我最近做亏了一笔大单子,要赔偿客户一百万,我留那个白纯下来只是要她顶包,真的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你说的是真的?”常玉芳闻言,脸色也沉了下来。

    一百万对刘斌来说差不多是全副身家了,如果真要赔这笔巨款,在常玉芳潜意识里亏的就是她的一百万,毕竟她买奢侈品和吃喝玩乐的钱,可都是花刘斌的。

    “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吗?”说到这件事,刘斌的心情就十分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