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给莫妮卡讲新形势新视野(中)

第七百三十一章 给莫妮卡讲新形势新视野(中)

 热门推荐:
    楚垣夕发现了问题就纳了闷了,问她:“你之前运营过很多次,我看过你的直播,你炒作的这么好,把本事拿出来啊?”

    结果莫妮卡一脸震惊的反问:“什么?你觉得我那叫炒作?我那是那命在拼啊!你上火山口里炒作一个我看看?你漂太平洋里炒作一个我看看?这是实力!”

    “我没否认你的实力,但是你总得努力思考……”

    “没有什么但是,你的意思我都懂。你想打知名度需要具体的事件,得需要好的内容。你在海外并没有挑起任何事件,咱们内容对外网来说优质的部分勉强只有短视频,靠igtv吸粉,需要igtv像抖音那么强才可以,这个天花板不是咱们能打破的。

    而且在脸书上,我不是你,我没法靠跟别人撕逼或者爆料就红。以我们能够提供到脸书和ins上的内容,我只会稳扎稳打。我不是没有思考,而是努力思考之后决定稳扎稳打,不蹭热点,不做标题党,树立一个天朝漫画kol的形象,所以你看不到我的努力!”

    楚垣夕心说也就您敢这么喷我,歪理一套一套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如果莫妮卡真是没能力的人楚垣夕就想办法把她送走,虽然请神容易送神难,但这种事情是职场上必然要发生的,高薪请来的人并没有任何卵用这种事情楚垣夕并不陌生。

    这种清退当然会产生一点负面作用,但她不是创始人,顶多算是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棘手程度上比之与创始人撕逼和与投资人撕逼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问题是莫妮卡并不是没能力的人,她要是没能力那别人更没有。所以只能提升她的视野,提高她的上限,才能让海外部分更快打开局面。

    楚垣夕和莫妮卡的矛盾正好在于是先炒作自媒体扩大知名度,还是先做一个大项目扬名立万以便炒作自媒体矩阵。莫妮卡想的是水到渠成,可楚垣夕之所以需要一个强大的海外自媒体,初衷不正是为今后巴人的项目保驾护航么?然后才是发育完善的自媒体矩阵蕴含的广告价值。

    她这么稳扎稳打颇有一些本末倒置的感觉,对楚垣夕的时间表不会产生太大的加成作用,等到需要用到海外矩阵的时候如果还没成长起来,还得多花许多冤枉钱,而且效果还不好。

    至于周敏溪,全特么怪椒图!

    楚垣夕现在有些后悔没有阻止办公室恋情了。本来周敏溪上升势头挺好的,不但唱跳俱佳,而且显出一点职场精英的气质出来,把朱魑训的一愣一愣的,对朱魑本人的才艺水平提升很明显。

    结果被椒图一搅和,周敏溪很快蜕变成为一个陷入恋爱中的小女生,本职工作没影响,但是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看什么电影、去哪玩以及买什么礼物上了,这还上个毛的升。

    考虑到椒图和周敏溪为公司做出的巨大贡献,而且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楚垣夕自始至终都没说什么。但是他始终也不愿意放弃周敏溪的培养价值。

    因此,楚垣夕收起嬉笑的表情,点了点莫妮卡的脑门,“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怎么可能连认识都还没认识上来就说我要并购你的公司,不会被人当成神经病吗?肯定要先聊一下。再说咱们也不了解她啊,总要先出招的吧?”

    “出招?”莫妮卡和周敏溪异口同声。

    “对啊,你没看出来我跟申媤刚才已经过了一招了吗?我还落了下风。”

    “没有!”莫妮卡和周敏溪对视一眼,“什么招啊我怎么没看到?”

    “刚才我那么问是在试探她公司的虚实你们懂吗?木李移动,我说它资质看起来不错,只是看公开数据看起来不错,真正情况怎么样呢?咱们没亲自用过,不知道,但是知道海外的水对咱们国内的公司来说非常深。换言之,她的业务里,刷假数据的比例是多少咱们没法确定。”

    莫妮卡一愣,“你还怀疑人家刷假数据?”

    “我当然要怀疑了。就我所知,国内有不少手游公司2015年、16年就在努力出海,结果引流成本甚至做到200多块钱一个玩家这么高,赔的裤衩都扒光了,上千万投资开发的游戏血本无归。这都是通过木李移动这类公司出去的,你想想得刷了多少假数据吧,不敢想啊。

    咱今天来这,是因为国内公司去年下半年出海赚钱了,谷歌才来开峰会。为什么突然大赚?是因为出海的变多了吗?是因为谷歌提供的服务把他们给救了,让他们买量的逻辑能赚到钱。你想想吧,今后你如果要撒钱,该怎么撒,如何避免当冤大头?”

    说话间楚垣夕当时就想到一家公司——浪涛信息,真并购过来这么一个大爷,谁不怕?

    周敏溪重重的一天头:“那你到底是怎么试探的呀狮虎?问人家定位就试探了?”

    “对,我为什么问她新形势下的企业定位呢?因为,谷歌对广告服务商的冲击是很猛,但是她可以转型啊。转型成渠道联盟的盟主可以吧?如果木李真的在海外深耕了快十年,这事她理论上干得了吧?从服务于广告主改成服务于流量主,增加流量主的议价能力,这样就成了谷歌需要拉拢的对象,谷歌广告大联盟中的一个小团伙。”

    已经在巴人干了这么久,莫妮卡和周敏溪的基本能力还是有的,知道渠道跟渠道是不一样的,各个账号的粉丝属性也不一样,排广告不能光看价格,也不是谁报价低谁就性价比高,因此做广告联盟肯定有人为取利的空间。

    只听楚垣夕接着说:“这么转型估值肯定要降,但是降的不厉害。还有一种估值跳水的转型,虽然不爽但是至少还能活着。

    假设木李的数据外强中干,对外海的渠道其实没有影响力,组不起议价联盟,怎么办?她还可以转型成国内广告主的广告咨询公司,以前是直接提供服务,现在改收咨询费用或者代理费用。就相当于她出面组织广告主购买谷歌服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