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估值逻辑

第二百九十六章 估值逻辑

 热门推荐:
    楚垣夕怀疑安琪可能在魔都金团里边承受到什么压力了,所以只好厚着脸皮来找他,只听安琪说:“话说你要那么高的估值到底是为什么啊?是为了多要融资额吗?创业公司融资都是要涉及到对赌的,并不是估值越高越好的你明白吗?”

    这话楚垣夕还真无法反驳,因为安琪说的都是真的,而且这也是一般意义上初次踏进创投圈的创业者最容易犯的错误。高的估值可能是腾飞的起点,更可能是一记毒丸。

    然而楚垣夕肯定不是漫天开价的。所谓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并不是韩信狮子大开口需索无度,意思是说别人带不动那么多的兵,所以只能带个一万到十万,而对韩信来说随便多少兵都能带的动,因此越多越好。

    对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来说,道理也是完全一样的。高估值的目的是在不出让大比例股权的情况下获得较高的融资额,使得创始人能够在确保对公司控制权的情况下获得宝贵的资金。

    那么随之而来的是什么?苛刻的对赌协议。

    成功的让投资人拿出大笔资金只是第一步。假设投资人不是人傻钱多速来那种,肯拿出高额的投资而不太计较股权占比,要么是极度看好这家公司,要么就是对这家公司的某些硬资产比较看重。无论是哪一样,都会要求对方在融资之后拿出高的业绩,这个业绩可能是营业额、净利润,也可能是规模。

    甚至还有更离谱的要求,比如ipo。

    这就是韩信点兵的意义所在,不同的创业者拿到一千万现金可能玩出的效果差不多,一亿的差距也不明显,但拿到十亿的时候可能甲的资金效率只有5,而乙的效率能发挥到100!

    换言之钱并不是越多越好,让杨健纲去创业,他可能只需要1000万,给他5000万他都不敢要,因为他至少知道自己是什么b数,拿了多余的钱起到的是负面作用,5000万对赌对业绩的要求肯定跟1000万不一样,那4000万趴在银行帐上的利息肯定是不够完成多出来的对赌要求的。

    如果换成一个自己心里没点b数的呢?兴高采烈的估值五个亿,高,实在是高!拿到5000万融资忘乎所以,过两年对赌失败,公司都成别人的了,等于投资人花5000万买了一个公司的底层资产回去。

    而楚垣夕则不然,你给我多少钱我都有信心花掉……

    总之当融到的资超出创业者的能力时,如果只能趴在账上,周转不起来,那样基本上是完不成对赌的。因此很多公司专门设立一个叫做cfo的职位,其职责主要是梳理本公司现金流的变化预期,使得自身发展能够完成对赌。

    要知道对赌协议有时候是暗藏深坑的。比如说业绩对赌吧,公司得到投资之后从投入生产到释放业绩,期间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这个时间可能长达数年之久。

    那么对赌业绩的时候如果没有cfo进行梳理,很可能就玩现了。比如说没有预计到未来某个时间点上还需要一大笔钱,使得第一笔融资用于生产,却缺第二笔钱用于销售,于是公司生产环节做的很好,但融不到资干瞪眼,然后投资者根据对赌协议乐呵呵的来接收了生产线。

    又比如说这些都预计到了,但是没算到销售周期被外界影响的问题,使得第二年的业绩被推迟到第三年释放,于是第一年第三年的业绩都能完成对赌,唯独第二年不能。结果就是喵喵喵?公司又属于投资者了?

    要知道,创业失败并不算什么,反正是死得其所,拉着投资人一起gg。但如果创业明明成功了,企业的未来很美好,结果因为财务问题,股权被人夺了,那创始人就不是喷血能泄愤的……

    这些念头在楚垣夕脑海中一闪而过,千言万语汇集成一句话:“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需要大额融资当然是有用处的了,基本上有个1亿到1.5亿的需求吧。”

    安琪在魔都那边差点喷了,心说您这一张嘴就要花1个小目标啊亲!“你到底要花在哪啊?”

    “这个按说应该是做路演的时候再解释,不过我就提前给你透透底好了。”楚垣夕打开文件一条条说:“首先是收购。我需要拍钱完善产业链,自己慢慢发展来不及,这种投资肯定能达到1+1大于2的效果我才会投。

    其次是完善产品线、买广告、做宣发、铺线下等等,也都是需要钱的。你要知道我们的主要盈利是将ip做大做强之后的变现,这个变现无论通过游戏还是影视,都需要先期投资。

    最后是我还有一些投资的想法,同样需要钱。”

    其实最后一点才是重点,小康,需要钱!虽然按楚垣夕自己的算盘,等到小康启动的时候巴人娱乐已经开始盈利,本身就产现金,可以用来供给,但凡是得留余地,能多一个预备队肯定是好的。

    “好……吧?那你现在给自己估值多少啊?”安琪嘴上慢悠悠的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完蛋,回去还得挨批!

    如果是忽悠一个在校大学生,他大可以先拉关系,然后给对方一个险恶的合同,跟对方说你不签字哥哥我回去就得被开除云云,这合同看着不好其实无所谓的,咱们关系这么好,我会坑你吗?你也帮我个忙别让我左右为难啦。

    然而他觉得自己被楚垣夕忽悠还差不多,想忽悠楚垣夕还是算了,这估值是不可能降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降的,涨的不要太狂躁就不错了。

    只听微信电话那边传来楚垣夕略显疑问的声音:“就先看12亿吧?别忘了我的神器公司可是已经大赚了的,我就吃点亏。”

    吃亏?吃你老母啊!啊——

    楚垣夕关上微信电话,心说安琪别看混迹投资圈,还是嫩了一点点,他没发现巴人娱乐融资环节真正的大问题在哪。

    巴人娱乐在投融资环节现在真正的大问题是什么?其实既不是估值高低也不是融资额,而是引不来真正大鳄级别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