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次元法典 >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冲突(中午睡觉睡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冲突(中午睡觉睡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热门推荐:
    当樱满真名再次回到方正面前时,已经是一本满足。

    “如何?今天我做的不错吧,集已经不那么抗拒我了呢。”

    说道这里,樱满真名都不由的激动起来,今天她也是按照方正的吩咐,只是温柔的听着樱满集的抱怨和发泄,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陪伴他冷静下来,只有在最后临走之前,樱满真名给了自己的弟弟轻轻一吻。

    这让樱满真名感到异常兴奋,虽然以前她也对樱满集这么做过,但是那个时候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弟弟其实并不喜欢他这么做,甚至有些抗拒。但是这一次,樱满集非但没有抗拒,反而似乎彻底沉溺于她一样。

    本来樱满真名还想要更进一步呢,不过她还是听从方正的命令,及时撤了出来。

    “还好吧,再晚一步我就要直接把你拉回来了。”

    方正冷冷的扫了樱满真名一眼。

    “我都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要矜持,矜持你懂不懂?看看你刚才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只急着发情交配的母猴子!”

    “但是集明明不讨厌啊!”

    听到这里,真名顿时不愿意了。

    “废话,所以我才允许你们到这一步,如果你敢再进一步的话,你信不信他保证会吓坏的。”

    “哎………?是这样吗?”

    “没错,你那个弟弟说白了就是个死处男,有贼心没贼胆,亲个嘴啥的就已经到他的承受极限了,你要敢直接去脱他裤子他绝对会吓跑的!别骗我,我知道你刚才是真的想这么做!”

    “……………切。”

    听到这里,樱满真名不由的砸了砸嘴,正如方正所说,那个时候她的确有更进一步的想法。樱满集是个死处男看不出来也就罢了,方正可是身经百战,一看当时樱满真名的眼神就知道这丫要坏事———还好她多少也算是有理智,起码控制住了。

    “调情是要讲技术和情调的,你别以为只要有爱了就行………夫妻生活也是感情调剂的内容之一,你等等啊…………”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从自己的个人空间里掏了掏,然后掏出了几本漫画放在了樱满真名面前。

    “这是什么?”

    “姐弟系的同人志,你好好看看漫画,学学里面人家大姐姐是怎么温柔的引导小弟弟的,不要总觉得感情到了就干啥都行。你刚才那动作再往下就不是姐弟系的剧情了,是涩谷必吃的圆光系了!”

    “……………我怎么感觉你这不像是在说好话……”

    樱满真名抱怨了一句,随后便缩在一旁去看漫画去了。现在的樱满真名已经不像最开始那么极端了,或者说她其实也挺喜欢和方正的这种相处方式的。这倒不是樱满真名对方正有恋爱方面的感情,如果要严格来说的话,方正应该算是樱满真名在这个世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毕竟在“失落的圣诞”爆发之前,樱满真名并没有朋友,恙神涯对于她来说,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是部下和玩物。然而恙神涯也并不支持樱满真名对樱满集的感情,所以像这样和别人互相探讨恋爱经验,交流攻略方法,对樱满真名来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更不要说方正的指导还是很有帮助的,而且效果也相当显著………这比樱满真名自己苦苦思索然后撞墙要好的多了。

    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樱满真名对于那个神识是越来越不在意,最开始她之所以答应和神识联手,是因为对方承诺会让她和樱满集永远在一起,樱满集会作为王,而她则是王后带领新世界。

    但是樱满真名又不是笨蛋,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可是当时她除了强扭之外并没有其他选择。

    而现在有了其他选择之后,樱满真名当然就越发觉得那个霸王硬上弓的计划不靠谱了………

    就在樱满真名开始通过同人志和游戏学习经验的同时,樱满集也一本满足的回到了班里。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低气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莫名的轻松。

    “那个………不是梦吧………”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樱满集也是不由的伸出手去,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他明明记得自己被那个少女呼唤,来到了他平日里所在的秘密基地。然后在这里,樱满集对少女诉说了一切,他的愤怒,他的疑惑,他的不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那个少女说这些,按照樱满集的记忆,自己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她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樱满集总觉得那个少女似乎很熟悉,仿佛与自己非常亲近一般………

    在那个少女离开之前,樱满集也感受到了她的那一吻,而当樱满集睁开眼睛之后,却发现眼前早已经没有了那个少女的踪迹。

    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那个少女到底是谁?

    有那么一瞬间,樱满集似乎想起了她的名字………但是很快又忘记了………

    “啊,集!”

    看见集回到班里,校条祭也急忙跑到了他的面前。

    “你没事吧,那个………哎?”

    看着此刻的集,校条祭也是颇为诧异,她还记得刚才的樱满集看起来非常阴沉,但是现在,他似乎一切烦恼都被一扫而光般………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了,祭。”

    看着校条祭,樱满集也是笑了一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班里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喂,大新闻啊!”

    “出事啦,快看新闻,恐怖分子对ghq发动进攻啦!”

    “什么?”

    听到这里,樱满集也是大吃一惊,接着走过去望向电视,只见在电视屏幕上,主持人正在神色严肃的播报新闻。

    “现在播报突发新闻,就在10分钟之前,恐怖组织葬仪社的成员忽然对ghq下属基因制药研究所发动了袭击,他们劫持了研究所内的研究人员作为人质,要求ghq交出杀死了葬仪社首领恙神涯的凶手,如果ghq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将会每十分钟杀死一名人质,直到ghq同意交出凶手为止。”

    “开什么玩笑!”

    看到这里,樱满集面色铁青,而校条祭也是面色大变。

    “集,那不是你母亲所工作的地方吗?”

    “该死!!”

    此刻樱满集也是急忙拿起手机,拨打了自己的母亲樱满春夏的电话,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接通。于是他一咬牙,直接跑出了教室。

    “等等,集,你要去哪里?!”

    看到樱满集冲出教室,校条祭也急忙冲了出去,不过此刻的樱满集已经消失不见了影子。

    而与此同时,在校舍后方,同样作为葬仪社成员的筱宫绫濑也是面色严肃的看着屏幕上的四分仪。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去劫持人质?!”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消息。”

    四分仪此刻的表情也很无奈。

    “你应该也知道,绫濑,在涯死后,葬仪社里一直都有一群人叫喊着要给涯报仇………虽然我不想要这么说,但是整个葬仪社就是在恙神涯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现在涯已经死了,葬仪社也可以说是四分五裂………”

    “…………………”

    听到这里,筱宫绫濑也是咬紧牙关。

    “但是,但是他们这种做法………”

    “他们恐怕已经不顾及这些了,对于他们来说,找到杀死恙神涯的凶手,给他报仇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要这么说,但是这的确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了。”

    “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很抱歉,以目前葬仪社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筱宫绫濑察觉到旁边人影闪过,她惊讶的抬起头来,接着就看见樱满集冲到了筱宫绫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筱宫绫濑的衣领,把少女从轮椅上揪了起来。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此刻的樱满集眼睛通红,恶狠狠的盯视着筱宫绫濑,把后者也吓的不轻。

    “等,等等,我们也不知道情况,我也是刚刚才得知………”

    “不要骗我了!”

    樱满集一把将筱宫绫濑甩在地上,瞪视着她。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我是内奸,所以才会去袭击我母亲的研究所,拿她做人质对不对!”

    “………哎?什么?!”

    听到这里,筱宫绫濑也是面色大变,她虽然知道葬仪社里有一群人占据了ghq下属的组织,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还不得而知。现在听说了那居然是樱满集母亲工作的地方,筱宫绫濑自然感觉到情况不妙。

    “我要去救出春夏,谁敢拦我,我就杀了他!”

    说完这句话,樱满集就怒气冲冲的转身打算离开,而听到这里,筱宫绫濑也是急忙大喊起来。

    “等等,集,那些人………他们也是你的同伴啊!”

    “…………………”

    听到这里,樱满集转过身来,冷冷的扫了一眼筱宫绫濑。

    “他们才不是我的同伴,你也不是,仔细想想,葬仪社一开始就和我毫无关系。那个什么空洞基因组,也是莫名其妙就出现在我身上的,我根本对你们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要不是形势所逼,我才不会加入你们这种恐怖组织!你也好,楪祈也好,其他人也好,归根结底都没有信任过我吧!那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我已经受够这一切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做什么,由我自己决定!”

    说完这句话,樱满集便径直转身离开,而筱宫绫濑则呆呆的望着樱满集远去的背影,紧握双拳,低下头去,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呜………呜………”

    紧握着双拳,筱宫绫濑用力的捶打着地面。她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因为她只是一个废人,没有轮椅就没办法行动的废人。原本作为葬仪社的主力机师,这个时候筱宫绫濑应该去做些什么才对,可是她所驾驶的机甲已经在之前ghq突袭葬仪社的时候被击毁了,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筱宫绫濑………什么都做不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筱宫绫濑的身后传来,她急忙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似乎是保健室的………

    “我没事。”

    筱宫绫濑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摇了摇头。

    “只是操纵轮椅不小心摔倒了,没什么大碍。”

    “我不这么看。”

    方正看了一眼筱宫绫濑的身体,不得不说樱满集平日里给人感觉很怂,爆发起来还是很厉害的。之前他虽然没有把筱宫绫濑怎么打,但光是往地上怼那一下就让少女身上有了好几处擦伤………

    想到这里,方正走到筱宫绫濑的身边,直接把她抱了起来,重新放回了轮椅上。

    “好了,来医务室吧,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够搞定!”

    “好了,别废话,先去医务室吧,看你这个样子可不好收拾。”

    然而,方正压根就没在意筱宫绫濑的反对,直接推着她的轮椅就向着医务室走去。

    来到了医务室之后,方正也展现出了自己作为保健医生的一面,很快就给筱宫绫濑处理好了身上的伤口,对此筱宫绫濑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好了………最近伤口不要沾水,嗯………没什么大碍。”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倒了杯茶,放在了筱宫绫濑面前。

    “不如和我说说吧,你和樱满集同学之间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

    听到这里,筱宫绫濑顿时紧张起来,她瞪视着方正,而方正则耸耸肩膀,坐在了筱宫绫濑的对面。

    “我看见的,我在楼上看见了你和樱满集同学的冲突………嗯,以我对樱满集同学的认识,他应该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对女孩子动粗的人才对………”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筱宫绫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编个理由,把这件事混过去。

    “事实上是关于那些恐怖分子的,因为樱满同学的母亲也在那个被占据的研究所里工作,所以他很担心自己母亲的安危……………”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方正点了点头,随后叹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樱满同学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呢。”

    “……………哎?”

    “你还不知道吗?刚才新闻直播中已经播放了,一名叫做樱满春夏的女士试图从恐怖分子控制的研究所里逃离,结果被恐怖分子开枪打死………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位就是樱满集同学的母亲吧。”

    “什么?!”

    听到这里,筱宫绫濑彻底惊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