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次元法典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舔狗不得好死(今天开始天气放晴)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舔狗不得好死(今天开始天气放晴)

 热门推荐:
    恙神涯的死给葬仪社带来的打击自然是巨大的。

    一直以来,恙神涯都是葬仪社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正因为他的存在,这些人才能够联合起来。但是现在,伴随着恙神涯被方正一枪爆头,死的不能再死,葬仪社也开始动荡起来。

    这些自然不是方正和樱满真名关心的事情,而让樱满真名最不爽的是………

    “他怎么又跑去找那个容器啊!”

    看着屏幕上的樱满集再次去找个楪祈说话,樱满真名恨铁不成钢的大喊起来。

    “这很正常啊。”

    听到樱满真名的抱怨,正在继续完善策划案的方正抬起头来,扫了一眼屏幕,收回目光。

    “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嘛,喜欢做舔狗,而且现在恙神涯不是已经死了嘛………”

    “他明明看到那个容器和特里同在一起,还会做出这种举动?”

    樱满真名百思不得其解,而方正耸耸肩膀。

    “舔狗是这样的,别说看他们一起过夜,就是看到楪祈大着肚子怀了别人的孩子,说不定最终也会选择接受她。”

    “…………………神经病吧?”

    听到这里,樱满真名目瞪口呆,完全无法理解。

    “某个层面来说?是的。”

    “………果然,还是要杀了那个容器………”

    “然后你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永远战胜不了的对手。”

    “哎?”

    面对方正的回答,樱满真名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你永远无法战胜死人。要我杀了楪祈很简单啊,就和恙神涯一样,一枪就能够解决问题。但是在这之后呢?你弟弟可不会就这么忘了她,他永远会记得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时间,而且说不定还会潜意识里将其美化,至于你嘛………你要怎么纠正他呢?楪祈已经死了,你这是要把死人拉出来鞭尸?”

    “呜……………那你说该怎么办嘛!”

    这会儿樱满真名倒是像个小女孩一样,开始发脾气了。正如方正所观察的,其实樱满真名本质上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而且虽然她是天启病毒的宿主,思想也算是成熟。可是问题在于,樱满真名当初爆发的时候也不过才是个十几岁的少女,思想当然成熟不到哪儿去。

    这么多年她又一直在沉睡,可以说………完全没有成长。

    “放心吧,金丝雀不叫,我就想办法让它叫。”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再次拿起手机。

    到了善良热心的朝阳群众再次出场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樱满集正站在楪祈的房间外,茫然不安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自从恙神涯死后,楪祈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昏昏碌碌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不仅如此,葬仪社此刻内部的气氛也变了很多,让人不安。

    “小祈小姐,那个………我想要和你说说话………”

    樱满集敲了敲门,低声说道,但是门里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让樱满集非常挫败,而就在他想要再说点儿什么来安慰楪祈的时候,忽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紧接着原本紧闭的房门猛然打开,随后楪祈直接冲出了房间,连看都没有看樱满集一眼,就向着走廊深处跑去。

    “啊,等一下!”

    看着楪祈远去的身影,樱满集愣了片刻,这才急忙跟了上去。

    当他们来到指挥中心时,这里已经是围满了人。

    “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刺耳的警报声让众人都是心神不安,但是很快,下一刻得到的消息,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我们的位置暴露了,ghq的特殊反应部队‘抗体’正在向我们所在的方向进发!”

    “什么?!”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接下来,对于葬仪社来说,简直是如同噩梦一般的展开。

    失去了恙神涯这个领袖之后,他们甚至连实质性的抵抗都做不出来,在“抗体”部队的围剿之下,不少葬仪社的成员直接毙命,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勉强逃过一劫。当他们躲过ghq的搜捕,再次集合起来时,整个葬仪社的成员已经是十不存一。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身形高大的壮汉愤怒的用力一捶墙壁,紧皱眉头。

    “为什么会这样?”

    “…………………”

    其他人也大多沉默不语,失去恙神涯对于他们来说打击已经很大了,结果现在居然被ghq连老家都给抄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葬仪社的成员冲到了樱满集的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拉了起来。

    “是你,是你告的密是不是!!”

    “你在说什么啊?!”

    这会儿樱满集也是一脸懵逼,拼命的挣扎起来。

    “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除了你还会有谁!首领那个时候也是,你明明就在他的身边,你为什么不保护好他?还有这一次ghq忽然突袭,如果不是你的话,又会是谁告的密?是你,就是你!是你害死了我们的弟兄!你这个混蛋!!”

    “我,我才没有…………!”

    樱满集拼命挣扎着想要挣脱对方,他还望向四周,期望有人来帮忙。但是让樱满集心寒的是,没有人出来帮助自己,甚至还有不少人盯着他的目光也产生了怀疑———这也很正常,因为葬仪社最近的新人只有他一个啊,而也就是他加入之后,才会出这么多的事情!

    要说一点儿都不怀疑,这是不可能的啊!

    可是在樱满集看来,就很绝望了。

    “真的不是我啊啊啊啊!”

    一面大喊着,樱满集一面伸出手去,一把伸入了眼前男子的胸口,接着掏出了他的空洞。而在空洞被掏出来之后,那个男子顿时也失去了自我意识,昏倒在地。而看到这一幕,其他人也急忙举起了枪,瞄准了樱满集。

    “好了,不要闹了。”

    这时候,葬仪社的军师四分仪急忙站了出来。

    “现在怀疑同伴没有任何益处,只会让我们更加分裂,涯已经死了,我们必须要做点儿什么来逃脱ghq的抓捕才行,你们都把武器放下,樱满集,你也把空洞收起来!”

    “…………………”

    听到四分仪的说话,樱满集这才缓缓的放下了手。

    但是此刻他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凉。

    第二天,樱满集重新回到了学校里,而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葬仪社的几个少女,她们都和楪祈一样,以转学生的身份进入了天王州第一高校………

    “说实话,我实在是搞不清楚这是个什么脑回路。”

    看着窗外走进学校的那组人,方正摇了摇头,他一直觉得动漫里这种行为是特别傻逼的设定,主角被追杀,然后还回到学校像没事人一样的上课,这种场景出现也不是一二三四次了,以至于方正都想要怀疑这是主角的智商问题还是编剧的智商问题………

    或者两者皆有?

    就在方正感慨这剧情蠢的无药可救的同时,走进学校的樱满集内心也是一片黑暗。虽然葬仪社的几个人和他一起来到了学校,但是樱满集知道,她们并不是来保护自己的,或者说,虽然明面上她们是来保护自己的,但事实上,她们只是来监视他的。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看着走在不远处,平淡的仿佛陌生人一般的楪祈,樱满集欲哭无泪。他本来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楪祈愿意支持自己的话,那么他会继承恙神涯的意志,为了葬仪社而努力奋斗,但是现在,他居然被怀疑是内奸?

    我根本就不是内奸!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

    樱满集无比委屈,特别是当他感受到筱宫绫濑那瞪视着自己的目光之后,更是觉得愤恨不已。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是葬仪社里最尊敬涯的人之一,也是她在樱满集加入葬仪社之后负责对他的教导工作,本来樱满集还是很信任她的,可是现在………居然连她都不相信自己吗?!

    我究竟该怎么办…………!

    正因为如此,导致樱满集一整天心情都不好,在班里也是沉着个脸,或许是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也没有人去找他搭话。不过,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做,比如说校条祭,作为樱满集的同学和好友,她对于樱满集的精神状况自然很是担忧。

    于是,在中午下课的时候,校条祭找到了樱满集,不安的询问道。

    “那个………集?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校条………”

    看着眼前的校条祭,樱满集原本昏暗的眼神之中,也浮现出了一抹光亮。就好像落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没错,自己还有校条啊!她和楪祈还有绫濑不同,不是葬仪社的人,与恙神涯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相信自己的!

    想到这里,樱满集的眼神也再次变得明亮起来。

    “校条,其实……………”

    然而就在樱满集打算和校条祭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一个声音传来。

    “校条。”

    “啊,老师,有什么事?”

    听到这个声音,校条祭转身望去,只见方正就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

    “你有见到草间同学吗?”

    “花音?”

    “没错,我有事要找她,麻烦你叫她来医务室,就说我有关于防疫的课题要通知。”

    “啊,是!”

    校条祭毕竟是个乖孩子,老师既然有事情要她帮忙,她自然也是会听话的。于是校条祭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离开,不过在走之前,她还是望了一眼樱满集。

    “集,等一会儿回来再………”

    “不用了!”

    然而让校条祭没想到的是,樱满集却是冷冷的拒绝了她,随后直接转身离开。这让校条祭愣了一下,她有心想要追上去,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老师的传话更加重要的校条祭也是急忙转身跑向了自己的班级,在校条祭看来,自己完全可以在忙完这件事情之后,再去找樱满集谈心。

    但是对于樱满集来说,却并非如此。

    “可恶………可恶…………!”

    紧握双拳,樱满集此刻也是一脸愤怒。他原本还期望校条祭会理解自己的,结果………每个人都是一样,难道在校条祭的眼中,老师的传话比自己还要更加重要吗?每个人都是这样!他们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所有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然而,就在樱满集愤怒不已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集……………”

    “这个声音是……!?”

    听到这个声音,樱满集抬起头来,惊讶的望向前方,随后,他就看见了一个少女正站在那里,微笑着向自己张开双手。

    看着少女温柔的微笑,樱满集就好像被魅惑了一般,向着她缓缓的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