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三百一十章 跳之力三段

第三百一十章 跳之力三段

 热门推荐:
    暴雨过后的瓯城区,直到午后三点多才迎来阳光。四中湿答答的操场泥泞未干,十几个小水坑密集地分布在水泥篮球场上,却并不妨碍一群精力旺盛的小孩,在沿着200米长的小型跑道狂奔五圈后,继续拿上篮球到场上去享受踩水的乐趣。

    十几个今天既不方便跑步,也不方便其他运动的女孩子,在距离篮球场不到十米开外的小看台边沿坐成一排,纯粹抱着无聊看猴子的心情,看着在篮球场上的十几个小屁孩,疯叫着追着一个球跑,却让满场的小牲口们全都不由自主地跑得更欢,喊得更响。

    林淼坐在高媛媛温软的大腿上,被她像抱娃娃一样抱着,后背贴着她的小肚子,和姑娘们一起,淡淡看着前方,直到看到刘少锋花里胡哨运球半天却死活过不了人,然后强行干拔投出一个三不沾后,他才终于嘴角一扬,口中吐出两个字来:“渣渣。”

    高媛媛扑哧一笑,摸了摸没说脏话,但实际影响却也不比说脏话好多少的林淼的头。

    林淼被摸得轻轻一叹,心想当年自己运球水平高得飞起,区区业余水平的选手,两个人都不见得能防住他一个的时候,都没姑娘愿意这么温柔地爱抚他的身体。

    谁能想到重生回来,变成一个连一千米都被学校特许不用跑的小奶娃后,人生轨迹反而直上云霄,球都不用拍,头发就快有被薅干净的风险了。

    话说真是怀念自己原地起跳离地一米的日子啊……

    仔细想想,貌似除了腿短和画画像坨屎,以及物理怎么都学不好之外,自己好像真没什么特别羞于见人的短板了。

    妈个蛋蛋,真是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原来朕一直都这么优秀……

    林淼越想越觉得对,爽得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唉……”

    “嗯?”高媛媛一低头,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我好惆怅……”林淼沉声道,“你们说,我以后到底是选京华好,还是选京大好……”

    看台上的十几个小姑娘闻言,注意力瞬间全都从无聊的篮球场,转移到了林淼的身上。

    “林老师,你要考大学了吗?”

    “你什么时候去读大学啊??”

    “林老师你英语什么时候学的啊?”

    十几个小姑娘围着林淼狂轰滥炸,居然没人质疑他考不考得上的问题,搞得林淼准备好的十几页的骚话根本没机会说。早上两节英语课后,林淼一战而竟全功,正式在外国语初中的教学楼里,确立了他的逼王地位,不但自己班上的小孩们全部对他佩服到只能下跪,就连隔壁班和楼上初二两个班,也一概全部表示五体投地。

    毕竟,就算是全市最顶尖的初中生,也没法在七岁就把英语学到林淼这个水平。

    更不用说,林淼这骚货还在早上第二节课快结束的时候,背了一大段以前为了装逼专门练过的《双城记》原文开头——而且最不要脸的是,他背的时候还特地录了音。

    录音带在午休时间,轮流在外国语初中的四个教室和两个教室办公室传了一遍,在有声有真相的情况下,毫无悬念地就把全校上下连学生带老师,全都给震得服服帖帖。

    没办法,林淼的口音模仿天赋实在太强,一嘴美音和英音混杂的纯正老外口条,就算放在二十年后英语教学更普及的环境里,也鲜少有唬不住人的情况。

    至于课上宋佳倩的奇怪反应,倒是几乎全然被人忘在了脑后,连提都没人去提了。

    林淼在姑娘们的热情中沉浸了一会儿,赔了半条命半走半跑完一千米的许风帆和彭二月,哼哧哼哧地走了上来。见许风帆一脸缺氧的德性,林淼摇头鄙视道:“我以为只有小月月可能会猝死在跑道上,想不到你许风帆身轻如燕,居然也就这点体力。”

    许风帆一脸虚脱地气喘吁吁道:“大哥,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有本事你自己去试试啊……”

    林淼一口否决:“不试,长跑影响骨骼发育,我愿意为了身高放弃我过人的运动天赋,以后就和你们一样,当一个跑跳能力平庸的修长少年。”

    许风帆听得嘴角抽抽,上下扫了林淼几眼,心里一万个不信地暗想修长你个鬼,以后能超过一米六的三等残疾线就算不错了,但却受制于边上姑娘们的雌威,不敢公然向林淼展开嘲讽,只能把想说的话咽回去,然后言不由衷地问道:“那你中考怎么办,体育不考了吗?”

    “考啊,干嘛不考?”林淼很淡定道,“我问过教育局的人了,只要能走完一千米就能拿2分,稍微走快点,拿个三四分也可以啊。”

    许风帆一脸原来如此地点了点头。

    彭二月这时喘过气来,很丧气地插话道:“淼哥你就好了,根本不缺这点分数,反正不管怎么考,肯定都能进东瓯中学。我的话,就算体育拿30分的满分都没用,再说估计也拿不了30分。你们说人为什么一定要读书啊,我爸都说要是我成绩不好,就早点安排我去当兵,反正早晚都要是当兵,干嘛不早点去,非要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呢……”

    小胖子烦恼地抱怨着,小姑娘们全都听得很茫然。

    这些从小学习就很好的女孩子们,估计长这么大,压根儿连这方面的念头没出现过。双方从认知层面上就没有共同语言,更别提什么思想上的共鸣。

    只有林淼,倒是真能理解彭二月的心情。

    毕竟上辈子在十八中的三年初中,不是白读的。

    “人为什么要读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但你如果是要问,读书到底有什么必要,我觉得这个问题,倒是可以举个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林淼悠悠开口回答,边上的小姑娘们,立马全都露出认真听讲的表情。高媛媛把林淼往怀里紧了紧,让自己和林淼都坐得更舒服些,林淼感到后背一软,满脸风清气正地继续说道:“我以前有一段时间,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像个人,就拼了命地逼自己读书。一开始是读别人都不读的,但读完之后才发现并没什么明显的用处。一来记不住那么多东西,二来跟别人也聊不起来。所以后来又开始读大家都读的书,比方说水浒、红楼什么的。后来有一天,捏着鼻子读红楼梦读到一半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其实完整读过红楼梦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都只是读了几个片段,那时我忽然一下子就意识到,其实读书这种事,既是为自己,也是为别人。

    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读书,既是要让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也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和别人不一样。一样的方面是,我们需要通过读这些很多人都知道,都读过的东西,以最简单的途径,和不同的人产生交流,进而产生交集,最后融入到那些人当中去;不一样的是,如果有些人没读过那么多的书,他们就没办法进入你的生活,至少不是那么深入的、那么深刻地和你产生交集。你能读什么样的书,读得有多深入,就有机会跟那些和你差不多的人走到一起。

    就像我们现在在学校里学习,读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考试。你最终能考多少分,决定了你以后会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学习,遇上什么样的人,经历什么样的事,随着这种分流的次数逐渐增多,人和人之间的不一样,就会慢慢变得越来越明显,从小学到大学,最多十几年,每个人就会因为读书的多少,收获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环境。而不同的环境,对一个人的改造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人为什么非要读书,我想对一个想要改变命运的人来说,这应该是他拉近自己和别人距离的最有效和最简单的方式,同样的,也是他拉开自己和另一群人的距离的最佳方式,虽然不见得能赶上最上面的那一小撮人,但至少也不再和最下面的一群人一样,怨天尤人又浑浑噩噩、不求上进一辈子。当然反过来讲,如果一个人觉得现在的日子就不错,书也不是非读不可,这纯粹是自己的选择。

    一个人不会因为读了书,就突然之间就变得更加优秀,但至少作为一种筛选方式,多读点书,确实能让一个人,在面临这个社会对人做三六九等的区分时,获得更加积极的反馈。你读书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强,而是为了让强大的人,更容易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你。我们是社会动物,我们只有和强大的人在一起,才能变得更强大,才能活得更好。”

    林淼说完后,场面一度很安静。

    彭二月看着林淼,过了半天,才神情严肃地回答道:“所以淼哥,你的意思是,像我这种家里很有钱,权力又很大的,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必要读那么多书?”

    林淼沉默了片刻,伸手搭住彭二月的肩膀,肯定道:“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彭二月一点头:“好咧!”

    “嘁~”姑娘们一阵嘲讽。

    就在这时,张雪茹拉着一条立定跳远的垫子跑过来,随口问了句你们在说什么呢,然后也不等有人回话,就兴冲冲地把林淼从高媛媛腿上抱下来,放在跳远垫子上道:“林淼,跳一个给我看看!”

    “干嘛呀?”林淼有点小蛋疼地问道,不过嘴上抱怨,身体倒是很诚实,摆了摆臂,双膝一弯,小短腿一蹬,就从起跳线上蹦了出去,然后稳稳落地,居然跳得还挺远。

    张雪茹定睛一瞧成绩,大为吃惊地叫道:“哇!居然有3分!”

    “是吗?”林淼低头定睛一瞧,发现脚后跟正巧踩在3分的黄线上,嘴角不由微微一扬。

    跳之力三段。

    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