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九卷 第八十三节 渗入,融入

第九卷 第八十三节 渗入,融入

 热门推荐:
    当蒋胜宽踏进沙正阳办公室时,沙正阳迎面就是一句话:“看来胜宽是知道了啊。”

    蒋胜宽心中一突,患得患失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不知道似乎有点儿虚伪,说知道了好像觉得不合规矩,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便迅速点头:“市长,刚知道,真的刚知道,感谢市长的关怀了。”

    见蒋胜宽脸色有些潮红,五十岁的人了依然如此激动兴奋,沙正阳也有些感触。

    哪一个都不容易,哪怕是些许进步,都能令人梦萦魂牵,特别是到了正处级以上,那更是艰辛无比。

    “嗯,胜宽,说一句矫情点儿的话,谁工作干得如何,组织上看得见,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绕圈子,天诚书记和我已经向省里主要领导和相关领导汇报了你的情况,鉴于目前市里工作一些调整变化,省里基本同意你任市长助理,嗯,mi shu chang暂时还要兼着,……”

    沙正阳的话让蒋胜宽心中大定,甚至有一股暖流涌动,沙正阳不是不懂规矩的人,他既然这么说,那就是铁板钉钉了,甚至可能是文件已经在打印了。

    “谢谢市长。”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一句,蒋胜宽甚至觉得自己声音都有点儿哽咽了,他有些羞愧,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稳不住?实在是时间太短,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嗯,其他我不说了,文件已经在打印了,市委常委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议也会迅速传达,我今天找你来,是要谈工作。”沙正阳不绕圈子,“我和仕群、韶华商量了一下,另外也征得了天诚书记的同意,想让你来分管交通工作,另外还要协助韶华市长抓城建这一块工作,你清楚现在韶华市长负责中原新区之后,她的大部分精力都被牵扯到那边去了,有些工作顾不过来了,现在你是市长助理了,就要担起责来,有没有问题?”

    蒋胜宽和沙正阳接触那么久,知道沙正阳的性子,不喜欢客套谦虚,当即挺胸点头:“没有问题,请市长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好工作。”

    “嗯。”沙正阳就喜欢这种风格,点点头:“交通这一块,其他我不多说,三环线是重头,三川这边进度很开,但隗城和清池那边你要盯着,另外就是可能有一些变化,东三环,就是官泊和金河段,可能要提前启动,你知道涉及到中原新区,大学城的事情,我们要对人家有一个交代,包括东延线的规划,怎么来修,修成什么样,你心里要有底,最快时间给我拿出方略来,……”

    蒋胜宽觉得自己从沙正阳办公室出来时,都是昏昏沉沉的。

    沙正阳没给他多少反应时间,一股脑儿的安排了一大堆工作,他只能紧张的记录着,他很清楚,从踏出这间办公室开始,就不一样了。

    他感觉除了交通这一块,好像城建这一块的工作也有相当大一块交到自己身上来了。

    按照惯例,城区内的道路建设也应当归属于城建工作而非交通,但现在自己这个协助孙韶华分管城建,似乎也就变成了要把交通和城建合二为一都交到自己手上来了。

    但他却不能推托,他也不愿意推托,领导安排重任,那是对自己的器重,对自己来说,尽快接手更棘手的工作既是挑战也是锻炼,更是机会,别的人想都想不来。

    还在走廊里,电话就响了起来,之前进沙正阳办公室时蒋胜宽感觉到一些什么,主动把电话关了,这一出来刚打开,电话就打了进来。

    “胜宽市长,恭喜了啊。”电话里的声音很爽朗。

    蒋胜宽苦笑,这帮家伙消息灵通程度简直没法说,但日后工作还需要和这些干部一起共事合作,还得要热情相待。

    “耀东,我这才从沙市长办公室出来,……”

    “呵呵,这是好事儿啊,在沙市长那里领受了任务?那我们西三环的资金拨付问题我可要找您了啊,我先前给孙市长的电话了,她说现在她已经交权了,让我找您,这么大喜事儿,您还瞒着我们干啥?”

    顾耀东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他和蒋胜宽关系一直不错。

    “耀东,资金拨付可不归我管,那是仕群市长的事儿,可别找我,你说要让我帮你们跑跑腿,那我没问题,……”蒋胜宽连忙道。

    “嘿嘿,胜宽市长,您这么说就是在打太极了,不过您的审核关,我们怎么能拿到雷市长那里去?你要不点头,雷市长是看都不看我们上报的资料的。”顾耀东叹着气,“登云书记和我可是被沙市长的忽悠给害惨了,之前说好的很多款项,结果到最后都要算清楚,我们还以为沙市长是在和我们开玩笑,没想到沙市长这么逗硬,这不是害我们么?县里现在都快要揭不开锅了,财政局长天天坐在我办公室里不走,……”

    蒋胜宽知道三川县这两位很得沙正阳欣赏,所以说话也相对随便,“耀东,别在我面前装,我可是知道沙市长当时和你们三川的约定的,坚决按照时间节点拨付,但前提是你们的工作要完成干净,不能拖泥带水,怎么,有困难有问题就想要找借口来耍赖了?”

    “没有,没有,绝无此事。”顾耀东矢口否认,“胜宽市长,您也知道三环线建设是我们县里当下的大事,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下来一趟,我陪您现场去看看,了解一下实际情况,也向您汇报一下我们的进度,也要请您在沙市长和雷市长那边说一说,不然这年真的没法过了,……”

    在电话里说了好一阵之后,蒋胜宽才算是把顾耀东打发掉。

    电话刚挂断,又响起,是金河区区长钱世刚打来的,蒋胜宽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自己怕是不得安宁了,谁让自己现在要分管交通兼顾城建了,对于区县来说,这牵扯面太宽泛了,哪项工作都能挂上,自然要先挂上号报个到。

    这可真是幸福的烦恼。

    *******

    沙正阳倒是没有那么多烦恼,他信奉的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认定蒋胜宽可以胜任,那么就放手让他去扛起担子,有什么问题就要让他大胆去解决处理,真要有拿不下的问题,再说。

    这大半年来蒋胜宽的表现他是看在眼里的,在他看来,蒋胜宽也许在开拓创新上不及孙韶华和吉登云,但是却是一个有定性有韧劲的干部,脚踏实地,工作主动性有也不差,而交通和城建这一块,架构现在已经基本上搭起来了,而且城建还有孙韶华把关,那么更重要的就在于落实执行和推进。

    他现在来中州时间尚短,一时间还无法一下子就能把自己周边的干部情况都摸清楚,谁能行,谁愿意干,谁还在旁观,谁在混日子,他都还要仔细观察。

    但仔细观察不代表就没有动作了,孙韶华和蒋胜宽纳入了他的视野眼帘,值得用,那么就要大胆用。

    吉登云、顾耀东这些干部态度积极,气势高昂,又能善于做群众工作,为什么不用?

    甚至王文华他们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人家起码肯干,知道哪里不足立即就弥补,态度是端正的。

    沙正阳就认可这些。

    还有像在这半年工作中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些东西,综合起来,也能说明很多问题,不是中州的干部不行,而是缺乏一个真正机制和氛围把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和才华能力调动展示出来,在这一点上,沙正阳认为固然是前任有责任,但杨天诚作为市委i书记也还是有些不足的,当然这可能和前任市长与其的恶劣关系是主因。

    很多时候哪怕你是省委常委和市委i书记,一样无法把手伸到政府这边的具体工作中来,党政主官不合带来的伤害对双方来说都是相互的。

    当然杨天诚现在的姿态和表现已经非常好了,沙正阳也很乐于和对方搭档配合。

    看了看表,沙正阳问道:“觉晓,包部长说什么时候过来?”

    “市长,包部长说他四点半准时过来,要不我打电话问一问?”邱觉晓站在门口问道。

    “唔,不用,时间还不到。”包建刚要过来谈工作,专门到自己办公室来,这还是自己到中州担任市长之后第一次,有点儿意思。

    这已经是快年底了,照理说组织部门这边的工作和市政府这边的工作好像交织的并不多,今年也不是换届年,但包建刚打电话来说要过来,他也不能拒绝。

    沙正阳也大略能知晓包建刚为何而来,看来蒋胜宽的突然担任市长助理还是对这位老资格的组织部长有些触动了。

    自己和杨天诚的迅速敲定这事儿,基本上没有给其他常委们太多余地,嗯,也许杨天诚和谭振国沟通过,自己也和雷仕群、孙韶华谈过,就这么在几天之内就敲定下来,迅速向省里报告就这么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