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九卷 第六十七节 别出机杼

第九卷 第六十七节 别出机杼

 热门推荐:
    “市长,我们隗城是有一些考虑。”邓志全稳了稳心神,这才启口:“西三环比我们这边南三环进度快,我们这一块工作有些落后了,不过我们正在迎头赶上,保证在市里规定时间内完成进度,我们也和清池县那边加强了对接,力争在同一时间节点上一起通车,最大限度达到南三环全线贯通通车的效果。”

    “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我个人主张,因地制宜,不宜强追猛赶,避免引发一些意外因素,总体来说,我看了,南三环进度还是不错的,明年下半年通车问题不大,最迟年底吧,那么这种情况下,你们隗城如何利用这条原来制约你们发展的肠梗阻被打通带来的优势?社会经济事业,尤其是经济工作上有什么考虑规划?”

    “市长,不瞒您说,这个问题我们四月份在一接到南三环要启动的时候就已经在研究了,高新区和三川比我们动作快,高新区不说了,但三川老吉这狗东西也忒快了,我们也在努力,但是始终慢了一拍,不过我们觉得这样也好,不急于拍板下结论,可以更周密细致的调研,找准我们自己的特点特色和优势,……”

    “哦?看样子老邓,你们是有一些想法了,很好,看结果,我这个人比较实在,你们比三川慢一拍不完全是你们的责任,实际上适当有一定时间差对市里也能减轻一些压力,你们都要突飞猛进,市里财力也有些吃不消。”沙正阳笑了起来,“不过在产业规划和培育上,你能既然精心擘画,我倒是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邓志全早就知道这一位市长是一个搞经济建设的“狂人”,只要是论发展经济搞产业的,他都兴致盎然,到那里视察开会都是言必称经济,甚至毫不讳言的表示,目前中州市核心工作就是发展经济,弥补前几年和其他兄弟城市拉开的距离。

    这话有些不客气,但是大家都知道是实话。

    最近五年中州经济增速一直低于成都、武汉、汉都、南京、杭州这几个一直被中州视为追赶的目标城市。

    虽说这几个城市都是副省级城市,以前中州也都从没有把这几座城市和自家城市联系起来,但是沙正阳一来,就别出机杼,在市政府里边搞了一块公示牌,把中州和这几座城市的各类数据全数标注出来。

    这也包括前五年中州和这几座城市的gdp总量、gdp增速、人均gdp、财政收入和财政收入增速、人均财政收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增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增速,而从2003年开始,则是以一个季度作为阶段把经济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工业投资增速、服务业投资增速、房地产投资增速、招商引资落地和签约投资总额和增速都一一列出。

    每一个季度的经济运行分析会就要对照着这个数据表来说,沙正阳甚至在会上已经明确表示,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每次经济运行分析会就要各类数据最好的前两位作经验交流发言,而同样也要请排位最差的两位作下一步如何赶上的表态。

    连续两个季度落在最后两位的,主要领导到市委市府作检讨,连续三个季度排在最后两位的,市委市府要启动问责机制,调查该区县党政班子在工作中是否做到了尽职履责,是否严格按照市委市府的工作要求推进改革开放举措,当然也包括组织部门要对整个班子成员的能力问题进行摸底核查,看是否具备适应新形势下的社会经济形势发展工作的基本能力和素质。

    可以说沙正阳这一手几乎是在各区县主要领导乃至班子成员头上悬了一柄利剑,随时可能掉落。

    市直机关一样没跑掉,每一个季度,对市直机关部门也有一个不记名打分,由市监察局和市政府绩效办采取密封收集打分成绩的方式,对每个区县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对口下级部门对市直机关部门的打分进行收集并按照一定的权重比来进行核算,这其中既包括工作态度,也包括工作实绩,有多个细化得分项,综合计算分数。

    因为采取不记名且密封收集的方式,每一次算分都相当于是对市直机关的一次大考。

    同样,排名前列的作经验交流发言,排名靠后的作下一步工作打算介绍,连续两季度落后就要做检讨,连续三个季度一样要进行问责调查。

    因为是不记名打分,所以你市直机关部门要想讨好谁都不行,只能全方位的做好自己工作,凭借自身为曲线基层工作服务的态度和质量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这也相当于为市直机关也加了一道锁,如果连续四个季度都是名落末尾,恐怕主要领导就真的要考虑你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了。

    没人喜欢这种考核方式,沙正阳也在会上开诚布公的表示,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举措,他一样不喜欢,他也清楚这个举措推出来,肯定会有不少人在背后骂娘,但是现在的中州有进无退,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加快工作作风改变和绩效提升。

    说实话,邓志全还是有些佩服沙正阳的魄力,敢做这种事情,如果你没有点儿根基,没有点儿底气,尤其是你一个外来干部,可以想象得到会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和风险,甚至既有可能在区县和市直机关领导们心中引发“集体敌视”。

    谁熬到这个位置上都不容易,现在你却一下子用这种方式把自己几十年奋斗来的位置推到了一个悬崖边上,稍不留意就有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谁心里能舒坦?

    换了一个人,恐怕就有可能真的被“群起而攻之”了,当然不是说那种显山露水的“围攻”,而是一种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冷落和消极以对,但沙正阳却不一样,他根本没有给大家以任何侥幸的可能。

    一来有市委l书记杨天诚的全力支持,杨天诚几乎在每一个会上或者场合下都毫无保留的表示出了对沙正阳的支持,而且还不是那种客套式的支持,而是态度鲜明动作有力的支持,下边人都一样是人精,自然分得清楚这种态度的差别,所以沙正阳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二来沙正阳的确拿出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三环线启动外加三大项目一砸下来,没有人能挡得住,高新区抵不住,三川县挡不住,他邓志全所在的隗城县也一样挡不住,隔壁的清池县也压不住。

    走到这个位置上,谁不想做出更好的成绩,谁不想在仕途上再进一步,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抵挡之力,大家伙儿内心的那份怨气和不满就烟消云散,眼下大家都一门心思希望在市里边这一轮接一轮的大动作里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同样大家也希望借助这一轮发展大势,能让自己的能力得以展现,证明自己。

    走到这个位置上,都不是弱者,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邓志全相信大家都是如此,所以原来的许多情绪和不满反而一下子被压缩之后转化为了某种特殊的动力,都争先恐后要在这一轮发展大潮中抢得先机。

    “市长,我们知道市里引入的几大项目组群,我们隗城想要从中分得多少,难度比较大,但是我们觉得我们隗城也有一些特殊优势,可以从西坟上获得一些,比如我们隗城原来塑胶、无纺布产业相对较为发达,那么汽配产业的内饰这一块,我们觉得还是有很多合作机会的,我们希望在市里的统一协调和对接下,能够为我们这一块产业找到一些机会。”

    邓志全一开口就让沙正阳眼睛一亮,难得不是张口就要来要项目的,而是希望市里边能够在对接协调引入项目中来进行合作,这可不简单。

    “可能我们县里这一类企业规模都不算太大,基本上都是私营企业,但目前这一块算是我们县里拿得出手的支柱产业,没法和经开q:u这些地方比,但是我们发展速度很快,一些企业也在尝试着为广州、上海、十堰那边的企业做配套,不过产值都还不大,所以我们希望借助上海通用进入这个契机,作为我们县里这些企业发展的一个机遇。”

    沙正阳兴趣越发大了,“嗯,具体说一说,规模,质量,目前和哪些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龙头企业有哪些,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老邓,我不想听那些虚的假的,你给我说实在的,哪些企业实力最强,希望最大,哪些企业潜力大可以培育深挖,我早就说过,不要只盯着外部引入,像这一类大项目进来,一些主要零部件,人家肯定有合作对口的配套,但是一辆汽车涉及到数万个零部件,不可能全部包揽,那么这就是我们本地企业的机会,特别是那些有抱负有想法的企业,更是要义不容辞的帮助他们打入这一类配套体系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