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干部动议

第八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干部动议

 热门推荐:
    “沈书记,之前张主任打电话来通知,星期四上午9点半召开省委常委会。”孙妍敲了敲门,然后进门,轻声道。

    沈建红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似乎在想什么,最后把眼镜取了下来,“我知道了,之前田力也和我说了,嗯,小妍,你知道常委会有一项议程么?研究人事的。”

    孙妍淡淡一笑,点点头:“知道,是沙正阳他们这一批吧?”

    沈建红略感意外,不过想想也是,这种消息传得满天飞,省委组织部考察组一下去,不到一天,啥消息都能一清二楚,而且关键还基本上都靠谱,这省委机关里有些干部的揣摩判断能力真的很厉害,成天把别人简历都烂熟于胸了,比组织部那些人还要清楚,随便哪个干部都能说个子丑寅卯来,唯独在自家本职工作上就够呛了。

    “嗯,是他们这一批,人数不少,不过沙正阳可是首当其冲,他可能要进汉都市委常委。”在自己秘书面前,沈建红倒也没有什么隐瞒,“许部长来征求过我的意见,我是赞同的,德、能、勤、绩,沙正阳各方面都不差,至于说资历,只要符合标准,当然可以。”

    “沈书记,汉都这半年的表现有目共睹,他本来也就擅长这方面的经济工作,汉都市正好是把好钢用在刀刃上了,所以去的突出成绩不意外。”孙妍很平静,似乎对沙正阳的晋升提拔十分淡定。

    “那你觉得汉都市委让他担任市委秘书长是否能人尽其用呢?”沈建红反问了一句:“茅向东有点儿三心二意啊。”

    “这我不好说,不过我倒是觉得他在多岗位上锻炼一下,对他的成长也有好处吧?”孙妍帮着解释了一句,“他这几年好像一直是抓经济工作,在银台,在宛州,一直到回省里,都是如此,反倒是党务序列这一块的工作他接触的比较少,市委秘书长我觉得也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

    沈建红看了孙妍一眼,摇摇头:“小妍,他都结婚了,我觉得你也该走出这段阴影,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家庭生活了,……”

    孙妍心中微酸略苦,但是表面上却是爽朗的笑容:“沈书记,我现在对这个不是很着急,如果能遇上有缘的,当然好,遇不上,我也不强求,那种凑合着过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轻轻叹息了一声,沈建红也不再多劝,这种事情,只有当事人自己解开了心结,才能走出阴影,外人再怎么说,都没有太大意义。

    只不过她实在为这段姻缘有些可惜,也不知道当时孙妍和她家里人是怎么想的,就这么不看好沙正阳,照理说那个时候沙正阳已经有些格局气象了才对,即便是宛州远了一些,孙妍父母舍不得孙妍离开汉都,但也应该从长远计,让两个年轻人先处着才对,何必那么着急呢?

    ********

    孙妍回到家中,父亲正在阳台上浇花。

    看见父亲略显瘦削的背影和日渐花白的头发,孙妍突然发现父亲从工作岗位上下来只会老得似乎特别快,比起同龄的领导干部来,他似乎更有些接受不了一下子就冷落下来清闲下来的状态。

    原来很果敢利索的性格似乎也变得有些唠叨琐碎起来,什么时候喜欢刨根问底,而且还是对原来体制内的事情十分感兴趣,这一点上倒是没太大变化。

    “爸,我回来了。”孙妍招呼了父亲一声。

    “啊,小妍回来了?咦,这才几点钟,怎么你今天不上班啊?”孙立诚提着手中水壶,走进屋来,“怎么一回事儿?我告诉你,你在领导身边,可更要严格要求自己,千万别恃宠而骄啊。”

    “爸,瞧你说的,你女儿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我是那种人么?今天沈书记要开常委会,议程比较多,可能要耽搁一天去了,上个星期周末我加了两天班,所以沈书记让我回来休息一天,就当是补假了。”孙妍娇嗔道。

    “哦,是这样啊,只要领导批准了就好。”孙立诚满意的点点头,他对自己女儿的品性性格还是很信任的,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爸,你就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孙妍笑了起来,“沈书记也很关心爱护我。”

    “唔,沈书记信任你就好,你也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孙立诚似乎想起什么,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小妍,我听到一个消息,说省委周书记可能要调走了,王省I长要接任书记,也许……”

    “爸,你从哪里去听到这些小道消息?”孙妍有些不高兴了,自己父亲在这方面似乎从未变过,还是对体制内这些消息格外敏感,一听到点儿什么就十分感兴趣,“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都是一些闲来无事的人成天在那里当地下组织部长,啥都被他们说完了。”

    “小妍,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听到的,无风不起浪,何况周书记在汉川呆了这么多年了,如果中央要调整也很正常,我只是在想沈书记也许……”

    对女儿的不悦视若不见,孙立诚仍然道:“我就是在想,如果沈书记工作有变化,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

    “爸!”孙妍真的有些生气了,“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只知道把我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好,其他我不想!”

    “嗨,你这丫头,我只是提醒一下你,又没有让你去干什么,万一以后领导问起你,你好有一个思想准备。”孙立诚见女儿生气了,也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就不说了,你既然走了这条路,那么想远一点儿也是情理之中,没什么不好意思。”

    “你想要说什么?”孙妍冷冷的道。

    “爸要说的是,从中央现在的政策精神来看,领导干部选拔提拔很注重有基层工作经验的,你一毕业就分在省计委,然后又到省委,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区县一级的基层工作,照理说女性干部在这方面要放得宽一些,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能够找准机会下去锻炼一两年,趁着沈书记还在省里,日后你要回省里也要容易许多,……”

    孙立诚一边说一边也在观察自己女儿的神色变化,“你跟着沈书记也才三年时间吧?要说也不长,但是我感觉沈书记很喜欢你,很欣赏你,如果她真的替你打算,我估计也会有这方面的一些考虑,……”

    父亲的话让孙妍微微意动。

    虽然沈建红平时的确没有说过什么,但孙妍也还是感觉得到对方对自己的爱护和信任,这毋庸置疑。

    沈建红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平时接触的比较多的还是组工、宣传这一条线,作为她的秘书,孙妍自然也清楚中央对干部选拔任用的一些条件上的细微变化。

    从最早提出的干部选拔要“德才兼备,又红又专”转变为“干部四化,德才兼备”,“德才兼备”这一条永远适用,而干部“四化”就是指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孙妍自认为自己在这“四化”中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后续中央政策在落实过程中随着中心工作的变化,也提出干部选拔要重点选拔那些懂经济工作,有基层工作经验,会群众工作的干部。

    这三条就比较具体化了,懂经济工作孙妍自认为自己在发计委工作几年,算是内行,但是后两条,基层工作经验和会群众工作,其实都是指的是要有区县工作的经历。

    这虽然不能说是一个硬杠子,但是确实成为了组织部门在选拔干部时候的一个比较重视的要素,所以很大程度上在同样条件下,有基层工作经历,或者说在基层工作表现优异的,就更符合当前的选拔导向。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希望未来在选拔任用过程中更硬气,更具说服力,那么下基层恐怕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哪怕是时间未必要多长,但是一两年时间的工作经历恐怕是最好要具备的。

    见女儿没有再说话,孙立诚知道自己女儿应该是被自己这番话有触动了,他想了一想才道:“小妍,以沙正阳为例吧,他现在都成了火箭干部,但如果他不是有原来在银台,后来在宛州开发区和真阳县的工作经历,我觉得恐怕他也不可能在几年之内就实现连跳,可能组织上也就是觉得他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加之可能也的确表现出色,才考虑他的吧?”

    孙妍没想到自己父亲居然在自己面前提起了沙正阳,想起前两天沈建红在自己面前所说的那些,她忍不住心里一酸,低垂下头,好一阵后才抬起头来,竭力控制住自己情绪,“爸,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今天省委常委会议程中有一项干部动议,其中就有正阳,嗯,他可能要担任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孙立诚身体一颤,手中漂亮的工艺玻璃水壶落地,跌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