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一百零五节 婚宴也很复杂

第八卷 第一百零五节 婚宴也很复杂

 热门推荐:
    十三桌人,实在是坐不下,最后又不得不临时再添了五桌,一共十八桌,只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被迫来了之后和沙正阳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而且不少人也都是独自前来没带家人,大概也是预料到这种情形。

    这也把沙正阳折腾得焦头烂额。

    之前他也有过考虑,基本上是精打细算过,预留了三桌,现在又临时添了五桌,这还是沙正刚专门和酒店说帮忙备着,以防万一,没想到这根本就不是万一,就是必然。

    好在婚宴酒席终于还是开了,这个时代的婚庆十年二十年后那么复杂,而且沙正阳和卿箬笠本身也不希望搞得太复杂纷繁了,本来就希望尽量缩小影响,所以一切都从简。

    曹清泰当主婚人,林春鸣当证婚人,按照安排,简单介绍一下双方父母家人,然后就是宣布二人结为夫妻,说了几句祝福和希望,也就可以开席了。

    帮助布置婚宴酒席和接待客人,除了沙正刚外,卢雅也帮了不少忙,毕竟像在宛州那边的朋友同事,沙正刚也不熟悉,卢雅就要熟悉许多。

    从这个时候基本上就能看得出沙正阳成长经历带来的朋友同事圈。

    在银台和东方红这边是一拨,包括贾国英、宋云培、罗冕、姚渊和樊文良、陈鹤这些人都是不请自到的,加上高长松、杨文元这帮原来在南渡乡的熟人,当然也还包括高进忠和高铎一大家人,东方红集团的一大帮子人,这就是三四桌还有点儿坐不下去。

    然后就是在宛州工作期间的同事朋友了。

    袁成功、郑国忠、杜大伟、郭向阳这些人,沙正阳根本没有考虑邀请,甚至还刻意避讳,但是他们的消息都比谁还灵通,主动到了。

    像曲晓伟、苏子晗、常磊和姚莉两口子、贝一河和费璐两口子这些就不用说了,而昔日一起工作过的如丁希慎、许红菱、纪美芙也都来了。

    这又是三四桌人被消化掉了。

    加上长河集团这一大帮子人,钟广标都不算,鲁同浩、晁汉忠这些人,再加上原来长河实业的一大帮人,不少人家就是专门从燕京赶回来的,你能拒之门外?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发现自己之前预计的十三桌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哪怕再加十桌都一样能给你坐满。

    好在不少人来了之后可能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有沙正刚、卢雅甚至先来一步的曲晓伟这些人帮忙张罗,才没有太过于混乱。

    光是除了家属之外的所谓主宾桌的安排就是破费周章,茅向东和吕宗平都来了,肯定是要坐主宾桌的,他们俩都是一个人来的简单,但曹清泰和古小凤是两口子一块儿来的,林春鸣和加上康广量都是一个人来的,还好尤万刚是两口子一块儿来的,所以就只能把家眷安排在一桌。

    这样一来主宾桌上就是茅向东、林春鸣、曹清泰、吕宗平、尤万刚、康广量这几位副省级领导干部打主,但谁来作陪也成了一个问题,哪怕空一个给沙正阳本人,还有三个位置。

    怎么来安排这三个位置,破费思量。

    朱凤厚肯定要坐这一桌,他是秦都市委I书记,也是省委委员,除了几位副部级领导,他理所当然算是最重量级的领导干部了,而且和沙正阳关系也一直很密切。

    钟广标肯定也要坐这一桌,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要坐这一桌。

    剩下一个位置就不好安排了。

    这事儿连卢雅和沙正刚都帮不上忙,都沙正阳自己来安排。

    像穆天然和唐华也来了,这本身没在沙正阳预料之中,但人家来了,你就得接待着,还得要一脸感激的表情。

    论亲厚程度,穆天然只是和沙正阳在一起共事了一两个月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少交情,但穆天然去的是宛州,也是和沙正阳有很多瓜葛,也有联系;唐华虽然在一起工作时间比较长,但是那时候沙正阳时市委办副主任,秘书长是明永昌,和唐华接触也不算很多,但现在这两位都是市长,都是实打实的正厅级。

    加上曹忠诚和叶和泰,只有两个位置却有三位市长一位专员,这就难办了。

    另外像许晋九也来了,这也是沙正阳没考虑到的,但人家九年前就是自己的老领导了,虽然隔着有点儿远,关系也并不亲近,但是你得承认有这层渊源,人家还来视察过东方红,那时候自己还不过是一个普通干部,现在人家也是领导,而且是老资格的正厅级领导,你怎么安排?

    也就是说现在除开六位副部级领导加上自己,剩下的三个位置,却还有七八个正厅级领导干部,而且关系都各不一样,如何来安排,很是烧脑。

    好在大部分客人都还没有入席,酒店大厅旁边也准备有休息厅,来得早的领导可以现在休息厅里稍事休息喝喝茶。

    像曹清泰和尤万刚是来得比较早的,就在一旁坐在一起了,然后康广量来了,加入,然后才是茅向东和吕宗平联袂而至。

    林春鸣是最后到的,因为他的飞机时间最晚。

    距离12点还差10分钟,重要的客人基本上都到了,连林春鸣都赶到了。

    朱凤厚和曹忠诚加入了这个圈子,说笑闲聊着,而穆天然和唐华也先后来到,钟广标和叶和泰是前后脚进来,这一下子也就差不多了。

    如何安排就成为一个大问题。

    稍微安排不好,这顿婚宴恐怕就会成为得罪人的地方。

    最后还是沙正阳果断,将原本安排成为一桌的调成两桌。

    曹清泰和尤万刚居然先就坐在一起说得很热闹,而康广量因为在发计委系统工作和两人也很熟悉,那就干脆三人组成一桌,而林春鸣和茅向东比较熟悉,那么林春鸣、茅向东、吕宗平三位也就组成一桌。

    朱凤厚和曹忠诚加上叶和泰加入了曹清泰、尤万刚那边,卿剑锋最后到也加入了这一桌,唐华、穆天然、许晋九则走到了林春鸣和茅向东这边。

    接下来的就相对比较好安排了,钱正、明永昌、袁成功、郑国忠、鲁同浩、晁汉忠这些人根据自己亲疏熟悉,各行其道。

    东方红集团和银台方面的干部自行组团,当然也把经开区的干部拉了进来,毕竟东方红集团的总部还在经开区。

    所以宁月婵、贾国英、季国力和宋云培他们几个人自然也就组了一桌。

    两桌领导干脆就被直系亲属这一桌隔开来,以显示不分轩轾,至于说要怎么想,沙正阳也顾不得了,相信这时候大家也都能理解。

    沙正阳其实很不喜欢把自己的婚宴变成某种带有某些特殊意义和色彩的场合,但是身处其中,有些时候你却不能不考虑周全,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和歧义。

    或许大领导们不会太在意这一点,但是那些身份不高不低,相对尴尬的领导往往就很看重这个,所以在安排上也让沙正阳是煞费苦心,甚至还专门在那两桌空出来那么一两个位置,就是为了防止临时性哪位领导又来了,结果却没有合适位置安排了,如果安排不合适,只怕心里边就要起一个疙瘩。

    比如杜国建就是12点过10分才到的,当时姚立波来时,沙正阳就很含蓄的问了一下是不是来齐了,言外之意就是杜国建会不会来,但姚立波也无法确定,只能说杜国建知道这事儿,也和他说起过,但来不来,没明确。

    沙正阳和杜国建关系实在是说不上好,但毕竟也当过自己领导,人家既然来了,也是给你面子,假模假样埋怨你不早说,你还得自承错误,也幸亏沙正阳预留有位置,把他安排到了曹清泰、尤万刚、康广量那边一桌,相当于是和穆天然分开了,这样更合适。

    再比如田力和潘广章的到来,都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沙正阳和田力原来工作上有过接触,打过几次交道,但是要说很熟也说不上,但是沙正阳知道田力和苏伦康又很深的渊源。

    只不过田力现在是省委秘书长,未来一旦沙正阳接任汉都市委秘书长之后就是直接的工作对接关系了,所以有这层管渊源在里边,他来也说得过去。

    而潘广章和沙正阳同样也是工作关系,在宛州,在发计委打交道多一些,但是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人家来了,你就得承情,还得要态度端正。

    田力和曹清泰坐在了一起,两位都是省委秘书长,正好交流;潘广章去了林春鸣那一桌,他当年是接替茅向东担任分管农业的副省I长的,和茅向东、林春鸣都比较熟悉。

    只要客人坐定,最大的麻烦就算是解决了,基本上这个婚宴就算是成功了,沙正阳也就能松一口气了。

    像桑前卫、郭业山、苏伦康、尤哲这些老熟人老关系,这个时候也就能在酒桌上帮忙招呼应酬一下,而之前的帮忙接待,苏伦康也是提前来帮了大忙,很多情况下卢雅的分量还是轻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