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四十四节 状态

第八卷 第四十四节 状态

 热门推荐:
    “能够很久没想起,其实就说明很多了。”沙正阳也淡然回应。

    宁月婵失笑,潇洒的抹了一把垂落在耳际的发梢,“说得也是,这么多年都不曾想过,还能有什么?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走过来了。”

    沙正阳深深的看了宁月婵一眼。

    和七八年前的宁月婵相比,眼前的宁月婵表面上并没有多少变化,唯一能感受到的大概就是那份沉淀之后的气质,当年的宁月婵还有毛躁和泼辣犀利,但现在的宁月婵看似有了几分柔弱,但你仔细辨析就会发现那是沉静中的坚韧。

    “高海洋没怎么吧?”沙正阳还是问了一句。

    “他还能怎么?说了对你的恭贺,说很高兴能和你共事,嗯,希望找个机会大家一起坐一坐。”宁月婵有些自我解嘲的哂笑,“这么多年,都没主动和我通过电话,没想到你到汉都工作他却要‘降尊纡贵’的给我打这个电话了,我不知道是该觉得悲哀还是遗憾。”

    宁月婵的话语里意思很复杂,很显然对于高海洋的某种“执念”有些不屑。

    东方红集团是汉都市最大的企业集团,利税也一样是位居全市第一,自己作为东方红(控股)集团的掌舵人,高海洋作为市府办副主任其实和企业打交道的时候不少,但却有意无意的回避自己,但现在沙正阳出任一个市长助理,居然就让高海洋屁颠屁颠的打来电话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高海洋骨子里依然是对权力的崇拜,当然也不排除他看到了沙正阳蒸蒸日上的势头想要提前搭线,但仍然摆脱不了为自己仕途的某种阴微谋划。

    可是他的眼光却只看到了一方面,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作为东方红集团的巨大影响力,或者是他觉得像自己借力借势有些抹不下脸来?似乎他还没有这么有骨气吧?再或者是是担心引来不必要的误会引发他自己家后院起火?

    想到这里宁月婵都忍不住苦笑摇摇头,总而言之自己这一位前夫还真不好说。

    “噢?”沙正阳也若有所思的扬起嘴角,“这个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宁月婵端起酒杯示意,沙正阳也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

    “其实他不是坏人,只是某些方面太过于看重罢了,原来我有些怨气,但是现在,我觉得从他的成长环境来说,也可以理解,他家虽然也姓高,但是父亲早亡,母亲一直希望他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他自己对自己也有很高的期盼,……”

    宁月婵还是为高海洋解释了一句,她不愿意让高海洋在沙正阳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一个是自己曾经的丈夫,虽然时间很短,一个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哪怕有缘无分,但那份感情却不可能磨灭。

    “成长环境对于一个人的确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更是应当对自己未来的人生观价值观有准确的定位和谋划,如果因为谋求一些眼前利益而放弃和扭曲了自己的本心初心,那恐怕只会得不偿失。”

    沙正阳的话听起来似乎很平淡,但仔细琢磨却又有些意有所指,宁月婵何等聪明,立即听出了沙正阳对高海洋的观感不太好,但她也无法解释什么。

    你能解释为什么以前从不联系,而沙正阳一当市长助理他就打来电话么?

    “好了,婵姐,不说这些扰人心意的话题了,说些其他话题吧。”沙正阳岔开话题。

    “说什么?巫陵那边月凤的进展,还是虹姐的天元乳业发展状况?你不是都不在发计委工作了么?”宁月婵放下酒杯。

    “嗯,那就说说你们东方红集团在经开区的情况吧?”沙正阳问道。

    “在经开区的情况?”宁月婵诧异的看了沙正阳一眼,“集团总部是在经开区,但是你应该知道实际上我们的生产基地基本上都不在经开区啊,经开区现在土地价格攀升了很多,而且说实话,配套也一直没有跟上,七年前是啥样,这几年也还是啥样,规划也很凌乱,东一块西一坨,也不知道他们经开区管委会怎么考虑的。”

    “但我坐车走过经开区几条主干道,觉得表面上还是不错啊。”沙正阳故作不解的问道。

    “几个主干道能说明什么?偌大一个经开区,还是国家级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但是规划毫无章法,我也没看到几个像样的企业,我不知道经开区下一步对他们自己的发展路径是什么,每年他们开的总结会,好像都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我去了两年就不去了。”宁月婵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这样好的基础和这样好的位置了,要我说比起高新区,其实经开区的基础要好得多,但现在好像却倒转来了。”

    “真的这么糟糕?”沙正阳感觉有些不妙,如果情况真的这么糟糕,汉都市委市政府下一步会怎么考虑?可别随后一丢又扔到自己头上来了,自己可就真的成了救火队了。

    “你要去呆一段时间就知道了,我只知道他们内部扯皮也扯得厉害,很多不错的想法拿出来,总会遭到不少反对,就这样,反正啥都没弄出个像样的模样来。”

    宁月婵虽然在经开区里只是一个企业老总,但是这个企业在经开区里影响力很大,所以免不了要和经开区内部人士打交道,也和经开区里一些其他企业负责人有接触,所以了解也比较多。

    “这几年都是这样?”沙正阳沉吟了一下问道。

    “最早经开区一把手是黄诚,现在都是市委副书记了,他在的时候也说不上多好,但还过得去吧,不过他这个人比较放手,所以很多事情是当时主任廖奉至在具体做,……”

    宁月婵语气很淡,大概是对这几届的经开区班子领导都不太认可。

    “后来黄诚去当常务副市长了,廖奉至当了书记,但是却没有能进入市领导,恐怕就有些情绪,另外可能也觉得自己仕途有些渺茫了吧,所以就比较懒散,但在权力上又舍不得松手,和新任主任魏连山势同水火,两边争得比较厉害,就形成了现在的这种格局,最后廖奉至到政协去了,魏连山当了书记,现在的主任赵火生也就成了前一任的魏连山,魏连山也就变成了之前的廖奉至,一般模样,互不相让,哼,也就这样了,……”

    “总而言之,就是相互扯皮,相互攻讦?”沙正阳平静的道。

    这种班子不团结闹内耗其实是最耽误事儿的,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来说,甚至比某些领导贪腐更误事,有些人贪腐了起码他还能做点儿事情,但这种人看似本事都不小,一个个自视甚高,结果心思都用在互相轧苗头去了,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结果就是什么事情都干不成,耽误了一个地方的发展。

    “差不多吧,要说这些人没有一点儿本事肯定也不是,否则他们凭什么走到这个位置上,但是也许就是太自我吧,或者就是容不得人,一来二去有了矛盾嫌隙,就再也难以相处了。”宁月婵也只能这样简单地评价,这些人具体内部的矛盾她一个外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怎么,你这么关心经开区干啥?你不是分管高新区么?我看高新区的势头很好啊。”宁月婵讶然问道:“有变化?”

    “不好说,我总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总而言之好事情肯定是轮不到我的,但是麻烦事儿擦屁股的事儿,我觉得我每到一个地方,好像都躲不掉。”沙正阳自我解嘲的道:“也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领导太看得起我,总之,不得清闲。”

    “正阳,觉得你好像长了几岁,斗志勇气都被磨灭了不少啊,你才三十岁,怎么说起话来都是老气横秋的,看看你这个年龄的其他人,哪一个不是正锐气十足敢冲敢打的?”宁月婵觉得沙正阳这种心态情绪似乎不太正常,忍不住教训道:“你刚到汉都,我相信省委市委都对你是寄予厚望的,如果你却表现出一副老态龙钟亦步亦趋的样子,我想肯定组织会很失望的,他们是希望你展现出像你原来一样的锐气勇气和胆魄的,而不是发发牢骚,说说闲话!”

    宁月婵劈头盖脸的一番训斥,让沙正阳悚然一惊,自己好像还真有点儿这种疲倦感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长河集团,还是省发计委,亦或是到汉都市才有了这种懈怠心态?

    沙正阳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像是从真阳离开时也许就有点儿了。

    也幸亏在长河集团时因为出海战略的成就感可能要稍微鼓舞了一下自己的士气斗志,但在发计委之后有忙于这种事务性的工作,看起来自己似乎还是很精神抖擞,但沙正阳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精神上还是有些懒散了,这种状态似乎要延续到汉都那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