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还看今朝 > 第八卷 第三十八节 进坑

第八卷 第三十八节 进坑

 热门推荐:
    会议终于在一种复杂的气氛下结束了,甚至在最后的掌声上都显得有些不太热烈。

    当然沙正阳也能理解,自己作为一个从宛州走出去的干部,现在是以“外人”身份来“教诲”,无论如何都有些让人难以释怀。

    虽然很多观点大家其实也意识到了,但要做出改变依然有难度,而且直面自身存在的问题一样也让人心里纠结。

    不过相较于区县一级的干部们心思微妙情绪复杂,市一级的领导干部就要坦然得多,毕竟所处位置不同,看问题角度不同,所肩负的压力不同,心态也就不一样。

    “正阳,你所提到的省里把电子产业作为未来三年工作重中之重来发展,我觉得是一个契机,但是你又说汉都先行一步了,那我们宛州和汉都如何来竞争?”穆天然没有客气,下来之后就和杜国建直接找到了沙正阳问道。

    “穆市长,我说了,这个产业很庞大,汉都市和宛州所占的角度不一样,它定位的是以半导体和关键器件这一类中上游的,技术含量更高的产业为主,当然肯定也会吸引中下游你们所关心的这一类产业,但毕竟有轻重,那么我觉得这对宛州来说就是机会。”沙正阳解释道。

    “正阳,你这个说法说服力不够啊。”杜国建叉着腰摇头,若有所思,“茅书记的心思很大,从他和你搞那个互联网高峰论坛就能看得出来,说是互联网产业,但是很多座谈会交流会演示会都涉及到电子信息产业,甚至就直截了当的开出了对这一类产业的招商引资条件,给我感觉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这个说法不对,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沙正阳笑了起来,杜国建也不差嘛,居然能了解到这些东西,看来自己以前还是有些小觑了对方。

    “杜书记,修栈道也是为了进入中原,度陈仓也一样,汉都那么大一个副省级城市,总得要有足够的产业来支撑,它的定位和宛州不一样,肯定有竞争,但我觉得那不是主要的,也不会对宛州造成多少影响,宛州还是应当找准自己的路径,坚定不移走下去。”

    杜国建和穆天然都摇摇头,但是却没有再说话,显然不是很认同沙正阳的看法。

    接下来的两天,沙正阳带着发计委这帮人调研了裕城、大野和桐山以及宛阳,最后离开了宛州,没从东峡这边走,而是走的山都,在山都又逗留了两个小时,搞了一个小型座谈会,说白了就是帮助山都把脉分析。

    他的确待不住了。

    前一天汉川省委已经正式研究之后下文,免去了他的省发计委副主任职务,任命其为汉都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

    他对宛州也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自此他不可能在给宛州出谋划策,而只能把所有心思放在汉都的工作上了。

    在车上他就一直保持着沉默,而和他一道来的同事们也都知道了这一人事变动,对于沙正阳似乎就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

    一年时间,刚好只在发计委呆了一年时间,这个时间实在有些短,虽然他在这一年时间觉得很充实,做了很多事情,甚至对发计委都带来了很大变化,但毕竟还是太短了一些。

    回到宛州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但茅向东和吕宗平还在汉都市委等着他。

    交代了梁锦柏等着自己,沙正阳就直接去了汉都市委。

    两位领导都在,而且就是专门等候自己,这让沙正阳有些诚惶诚恐之余,也有点儿自豪。

    “正阳,你可真是稳得起啊,让我和宗平在这里久候不至,比三顾茅庐还让我们难熬啊。”茅向东看到沙正阳进来,就忍不住笑道。

    吕宗平也面带微笑,但相对矜持一些,他和沙正阳没那么熟。

    “什么情况你都知道了,省里给了几天时间交接,但我还是希望你快一点儿,我现在觉得时间简直不够用,时不我待,成天都觉得人家在发展,我们汉都却停步不前,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神经官能症了。”

    茅向东的秘书把茶送了上来,然后迅疾离开,办公室里只剩下三人。

    “大概需要两天时间交接,我手里大的事情不多,但杂活儿不少,要看委里边怎么安排,该交接的还得要交接清楚。”沙正阳回答道。

    “那行,你尽快,另外我和宗平也在商量你的工作。”茅向东沉吟了一下,目光望向吕宗平,“宗平,你来说吧。”

    “嗯,正阳,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绕圈子,茅书记和我的意思都比较明确,一个是高新区你来牵头,刘市长事情太多,顾不多来,你和国力也很熟悉,所以你来牵头,另外想让你负责工业和招商引资工作。”吕宗平把二人早已经敲定的想法拿出来。

    “工业和招商引资?”沙正阳微感吃惊。

    高新区和招商引资他都能接受,也在意料之中,但工业就有点儿不合适了,这一块任务太重了,分量上自己恐怕这个市长助理也有些不够。

    “怎么了?”茅向东问道。

    “茅书记,吕市长,招商引资和高新区,我没有意见,可是工业这一块,我觉得恐怕有些难以胜任。”沙正阳诚恳的道:“不是说我不愿意负责这一块工作,也不是我想偷懒,但我觉得我初来乍到,一方面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二是如果能腾出更多精力来抓经开区和招商引资,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茅向东和吕宗平交换了一下眼神,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还有一个B方案,那就是你不分管工业,但是协助胤伯市长抓全市城市布局规划工作。”

    城市布局规划不仅仅是城市建设而意味着一座城市的整体架构布局,这涉及到发计委、经贸委、城建、交通等诸多方面的工作协调,这意味着如果沙正阳以市长助理身份来协助常务副市长刘胤伯抓这项工作,甚至就是有可能要把这项工作交到他身上了。

    “茅书记,吕市长,能知道为什么让我协助胤伯市长分管城市布局规划工作么?”沙正阳有些疑惑。

    这又是一个啥套路,难道早就料到自己不愿意分管工业么?

    “正阳,,茅书记和我商量过,咱们汉都是汉川的省会同时也是内陆地区的大都市,我们都知道城市的竞争是多方面的,产业的竞争只是一方面,如果再要拔高一些,那就是城市整体竞争力才是关键,产业竞争只是其中一块,而很多因素也会对产业的布局发展起到很大的影响,其中城市化进程中的科学布局和合理规划就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环,我们认为你在诸多方面都有十分宽阔的视野和深远的眼界,所以你能够在这方面工作上给我们的工作提供更多的见解,……”

    吕宗平说得很中肯。

    茅向东笑了笑,“正阳,有人告诉我说你在六七年前就已经提出汉都市要考虑建设CBD的问题了,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是市经开区当办公室主任吧?”

    沙正阳讶然,回忆了一下,有些模糊了,但是好像的确提起过,不过那个时候林春鸣在当常务副市长,他在一个场合下说过这个话,嗯,市经开区也有人在场。

    “好像有这回事儿,不过我都记不清了。”沙正阳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中央商务区的建设你在几年前就提出来过,但是汉都市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在规划上也没有考虑过,我承认汉都市现有经济规模和城市化的进程要谈CBD建设肯定还有点儿早了,但是未雨绸缪,我们起码要有这个设想和规划啊,你现在都不想,难道要等到城市规划格局已定,再来忙忙慌慌的见缝插针,或者把原有格局推倒重来?”茅向东摇摇头:“那恐怕就真的要耽误事情了,所以有些事情我们要先做起来。”

    茅向东和吕宗平都可以说这个话,他们俩来汉都的时间都不长,很显然他们对前面一两届的市委市政府在这一块工作上是有失误的,但沙正阳觉得可能这也和当时汉都市的经济体量以及对未来的定位有很大关系,而眼前这两位显然是不满足于汉都市就只定位于一个汉川省省会或者一个简单的副省级城市了,他们有更大的雄心野望。

    汉都要成为内陆地区的一颗明珠,最基本的对标都是杭州、南京、天津、苏州这一类城市,甚至野心更大一些,要瞄准深圳、广州,那么你就不能只是依靠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尤其是金融业、工业服务业、高端商贸业这些都要考虑进来,提早进行统一布局。

    这两位看来是早就琢磨好了,知道自己不会接受工业这一块大摊子,当然也的确是不合适,这才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直接让自己进去,自己甚至没有选择余地。

    瑞根说

    目标月票1500,请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