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重生末世:军长的最强甜妻 > 第359章 番外:二十岁娶你

第359章 番外:二十岁娶你

 热门推荐:
    能让那么多丧尸聚集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除了是丧尸王科达的栖身地还能是什么地方呢?

    这次大家都有了这样的共鸣,大家也不需要在解释什么,冷慕白当即说道“寒寒,你立刻安排,带着人过去,早些过去,你妈咪能就安全几分。”

    “好。”冷夜寒点点头,当即拿出手机给王子豪打电话,王子豪现在是他们128师的副师长,他的职务在128师基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冷夜寒快速的给王子豪沟通好,挂了电话立马起身说道“爸、舅舅我再过半个小时就出发,我们先回家,我给你们渡心血。”

    虽然他也急着去救妈咪,可夜寒城还有一只见不得的东西,他还是需要考虑到的。

    “好,谦让人监控好唐月,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冷慕白安排好这边的事情,也跟着冷夜寒、夏晨宇大步离开。

    会议到这里就该散了,大家也站起身准备各种备战去了,然而胡昊扬却拦下了贺敬“贺秘书,咱们得把两个孩子处理处理。”

    本来应该去做事的众人停下来看着两人,他们是非常好奇胡昊扬打算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贺敬无奈的看着胡昊扬,自己把话都说那么清楚了,他还想怎样。

    纵使心中无辜的很,贺敬面上还带着笑容“老胡,你看孩子都还没有跟我们提这件事,我们这该如何处理。”

    胡昊扬叹了一口气,快速的说道“贺秘书,贺哥,我知道你觉得我太咄咄逼人,太操之过急了,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儿子什么样,我清楚的很,之所以这么急,就是想立马确定两个孩子到底什么心思。

    真的要在一起的话,我还是希望贺翎能代替月牙在寒寒身边做事,你也知道我们几个人一直跟着鹰王,我的愿望也是能让自己的孩子一直守护着寒寒。

    原本月牙那边是没有希望了,但如果月牙能跟你家贺翎结婚,我是希望我这半个儿子能随了我的意,到寒寒身边做事。”

    听胡昊扬这么解释,贺敬心中也总算能理解了,不过儿子的事情,他真不愿意太过插手,而且现在那里有时间去管两个孩子的事情,夜寒城里出现很厉害的丧尸,可比孩子的婚事重要。

    “老胡,两个孩子以后真在一起了,你这个老丈人交代的任务,他也不会不听的,这事儿不是还没有征求孩子的意思吗?

    两个孩子确实年龄也不小了,要不等元帅夫人回来后,咱们在问问孩子,如果他们真要走到结婚那一步,咱们在把他们的事情办了。”

    胡昊扬见贺敬坚持,于是直截了当的说道“贺哥,我不是拎不清,我很清楚什么事情更重要,大家也都不是外人了,我就这样跟你说吧!

    这次能跟着寒寒出去的人,全部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日后要待在身边的人,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算贺翎能到寒寒身边做事,那意义也是不同的。”

    意义不同,贺敬顿时想到他自己跟冷慕白的关系,和胡昊扬他们跟冷慕白的关系,这关系就是明显的对比,虽然冷慕白对他也非常的好,可他们之间还是有些隔阂的。

    他很清楚,这一层隔阂来自于没有一起成长、没有经历过生死之战,如果儿子日后真的能在寒寒身边做事,那绝对会前途无量,可如果儿子跟自己一样跟寒寒有隔阂。

    那……

    想到这里,贺敬立马拿出手机拨通贺翎的手机。

    胡昊扬见贺敬紧张的样子,也就知道贺敬也急了,这是要问贺翎跟他女儿的事情了,于是也笑着拿出手机,给胡月打电话,打算问问女儿的意思。

    看到事情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王谦等人也不看热闹了,都离开去忙他们的事情去了。

    两个操碎心的老爸,一打通电话,立马直入主题问自己孩子是不是跟谁谁拍拖了。

    胡月看了一眼身后的贺翎,胡月坐在贺翎腿上,两人挨着很近,所以双方父亲的对话,他们都听见了,于是贺翎把玩着胡月的秀发,坦荡荡的对电话那边的父亲大声说道。

    “爸,毛主席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对月牙除了最后一步,什么都做了,你说我要是不娶她,胡叔,不,相信就咱们家大义灭亲的舅舅就能把我给废了。”

    期间胡月急的想要捂住贺翎的嘴,可贺翎好似知道胡月想要干嘛,紧紧的抱着胡月,不让胡月乱动,气的胡月直瞪眼。

    “月牙,你跟那臭小子在一起。”贺翎的声音很大,两人的距离又那么近,电话这边的胡昊扬自然也听到贺翎说的话。

    虽然心里能接受贺翎,可那小子居然敢对自家宝贝女儿动手动脚的,娘的,他现在就想抽拦他的屁股。

    “咳!爸我……”

    胡月试图解释,可才一开口,贺翎已经呛着说道。

    “胡叔,我跟月牙在一起的,刚刚我的话您肯定也听见了,您看您跟玲姨那天有空,我跟我爸妈去您们家坐坐,我跟月牙也在一起三年了,也是时候见见家长了。”

    贺翎见事情已经暴露,也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提出双方家长见面,他是早就想这么做了,但是月牙不乐意,说什么对他还在考擦期内,等过了考察期再说,这下好了,考察期可以直接过了。

    胡昊扬深吸了几口气,与一旁的贺敬对视了一眼,最后贺敬干脆直接挂了电话,让胡昊扬去跟贺翎沟通去了。

    “臭小子,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这些,你刚刚跟你爸说道话,你敢在对我说一次吗?”

    不等贺翎说话,胡昊扬又继续说道“你要考虑清楚,刚刚你对你爸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见,但,你要是敢亲口对我那么说,你就得对你说的话负责。”

    贺翎看了看怀里脸已经开始发烫的人儿,紧紧的抱着娇小的人儿,无比认真的说的“胡叔,我像你保证,我对月牙是认真的,我爱她,这辈子也只对她好,只娶她为妻。”

    “好小子,够胆。”胡昊扬对这个女婿敢在自己面前说这样的承诺非常的满意,当然他满意还不够,女儿的意愿最重要。

    胡昊扬又对胡月说的“月牙,你给爸一句话,你是乐意还是不乐意跟贺翎结婚,月牙,爸还是那句话,别开玩笑,说出的话就必须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