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重生末世:军长的最强甜妻 > 第247章 笑撕白莲花

第247章 笑撕白莲花

 热门推荐:
    夏茉伸手端过酒杯,在鼻尖嗅了嗅,把玩了一会儿杯子才缓缓换换站起身,绕到诸葛芸芸面前,脸色也挂着淡淡的笑容“诸葛小姐逼着我老公喝了这杯酒,是为了什么呢?而我很好奇这酒里除去葡萄酒的芳香外多出来的糜烂的味道又是什么呢?”

    诸葛芸芸微微一笑“夏小姐真会开玩笑,这酒里除了葡萄酒的味道怎么可能有别的味道,怎么一个孩子胡说八道,夏小姐也当真。”

    “是吗?”夏茉笑了笑,手里的酒杯猛地泼出去,泼的诸葛芸芸满脸、满身都是。

    诸葛芸芸脸都绿了,不过她竟然没有发脾气,她看着夏茉,眼泪滑落下来,她委屈的咬着唇说的“夏小姐,您怎么能这样,夏小姐虽然你是小地方来的,可既然坐在慕白哥身边,至少你不能做让慕白哥丢脸的事情。”

    夏茉笑着问道“呵!诸葛小姐觉得委屈。”

    “呜呜!夏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诸葛芸芸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听到动静看了过来,三名穿着跟诸葛芸芸一样品味的女人走过来三个女人低呼了一声,急忙拿出手绢帮诸葛芸芸拭擦脸上的、衣服的酒渍。

    其中一名女人怒愤的说的“你这女人太粗俗了,这么高雅的地方怎么让你这样低俗的女人进来。”

    “这位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冷慕白冷着脸说了一句,依然没有要制止这场闹剧,他说过要给她撑腰,没有什么事是他摆不平的,那么她要怎做他都不阻止,不过有人敢说他老婆的不是,就不行。

    另一个女人也转过身看着冷慕白说道“冷司令以前我挺羡慕你的,但现在我觉得你很可怜,跟这么一个粗俗的女人在一起,你应该过的很痛苦吧!”

    “本司令过的如何需要告诉你吗?”冷慕白冷冷的扫了一眼那女人。

    第三个女人立马接话讽刺道“呵!琳达你何必揭人家冷司令的伤疤!整个基地谁不知道冷司令不久前才跟唐月茹一起打得火热,据说这位夏小姐还在急救室的时候,冷司令跟唐月茹还在急救室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人家唐月茹还让冷司令让夏茉离婚呢!听说这夏小姐的哥哥也是一个很粗鲁的人,当场打了冷司令呢?”

    冷慕白冷下脸,扫了一眼这三个人女人,现在就让他们蹦跶吧!他如果让这些女人好好的活过今晚,他就不姓冷。

    夏茉看着已经不少人被吸引过来,心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说道“诸葛小姐,三位小姐既然都是大家闺秀,那么,基本的礼仪你们应该是懂得,那么请问称呼一个结了婚的女子小姐,你觉得这样就是礼貌?另外当着本夫人的面勾引本夫人的老公,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教养?”

    “夏,好,夫人称呼方面是我们失礼了,但是勾引这两个词还请夫人不要胡说,我只不过是过来给慕白哥敬一杯酒,可什么都没有做。”诸葛芸芸说着委屈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哦!那就是我冤枉你了。”夏茉低下头把玩着手里的红酒杯,看着还剩下一小口红酒“这点酒应该够化验的了吧!”说着夏茉看下景彤“彤彤。”

    “嗯!化验的话这里还有多。”景彤认真的答道。

    “哦!那就麻烦你帮忙化验一下吧!”夏茉把酒杯放到景彤面前,并且拿出一堆瓶瓶罐罐以及显微镜“这些仪器够吗?”

    “够了,给我十分钟。”景彤立马开始化验酒杯剩下的红酒。

    诸葛芸芸没有想到夏茉会有这一招,脸色变得很难看,她拉拉身边的女人说的“琳达、雪、铃儿咱们走吧!先陪我回去换衣服。”

    那三个女人也知道那酒有问题,当然不敢留下,立马转身要离开。

    “拦住她们,结果没有出来前,一个都不准放走。”冷慕白淡淡的说了一句,看热闹的人大部分都是基地里的异能者,他们也不习惯这里的气氛,嫌弃里面太吵也都出来了,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冷慕白夫妻,也非常相信夏茉的人品,所以冷慕白一说话,这些人立马主动挡住四个女人的去路。

    “这么漂亮的衣服换了可惜了,你既然嫌脏我帮你洗洗。”夏茉话音一落,立马将一盆凉水从诸葛芸芸头上倒下去。

    “啊!”诸葛芸芸大叫了一声,转过身面目可憎的看着夏茉,她脸上原本就有些花的妆容此刻可以用恐怖来形容,黑漆漆的眼眶、满脸的想是黑色的泪痕一眼的东西,在加上一头还在滴水的鸡窝头。

    “吓死宝宝了。”夏茉立马跳开,扑进冷慕白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冷慕白地方安慰道“宝贝不怕,老公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伤不了你。”

    诸葛芸芸急忙捂住自己的脸,脸色更难看了。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闺秀,笑死老娘了。”

    “我去,这幅鬼样子还敢出来吓人,尼玛!还大家闺秀呢!我呸!”几个女人在一旁大笑了起来,刚刚这四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夏茉粗俗,她们心里也特别的不爽。

    因为用这些女人的话来说,她们也是粗俗的一份,当时就想骂回去的了,但是她们知道这些女人她们得罪不起,所以只能忍了,现在看到这带头的女人这幅鬼样子,她们心里太痛快了。

    “啧啧!原来美貌都是化出来的。”

    “靠,还以为至少能有一处是可取的,结果原来胸也是垫出来的。”几个男人也忍不住毒舌一番,而他们说出来的话,绝对比女人们的话更有杀伤力。

    诸葛芸芸猛的低下头,胸前也湿了一片,加厚的胸衣显露无疑。

    “啊!”诸葛芸芸惊恐的叫了一句,立马蹲下身挡住自己的胸。

    陈月凡对身边沐希音说道“音音还是你有先见之名。”

    “我就说穿白色没好处吧!白莲花没有装成,还把胸器都暴露了。”沐希音得意洋洋的答了一句。

    下午选衣服的时候,陈月凡选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沐希音立马说那样的场合肯定有白莲花一类人女人穿白色的裙子,你穿白色的,跟人撞衫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说。

    还容易被别人误以为跟那些女人是一路的,而且你不觉得白色的一不小心湿了,就会曝光吗?

    在宴会上要是跟人起冲突不小心就会被泼一声,要不侍者的酒杯不小心就撞上来了,这样的情况在宴会上绝对属于正常的意外,你要是穿白色,湿了,可就全部曝光了,其他颜色至少还会好一些,于是陈月凡果断的放弃了穿白色,虽然她不觉得以她的身手会没有办法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