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两百二十章 老当益壮(第一更)

第两百二十章 老当益壮(第一更)

 热门推荐:
    ……谁和这货是兄弟啊!

    微微摇头,方义说道:“官爷误会了,我是巨铁匠的徒弟歌长仇,是来看望巨铁匠的。”

    “巨铁匠?”

    守卫仔细思考了一会,才记起来,牢里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

    没办法,昨天抓的人太多了,除了最有名的几个,其他都是小虾米,没人会特意去记得。

    确认了身份,守卫放行,让方义进入。

    “歌兄!”

    前脚刚迈,身后的凌鼎突然出声,语气中带着忧虑。

    此时他也冷静了一点,没再和守卫怄气。

    别人都可以探监,就凌铁匠不行。

    这反常的现象,让他担心凌铁匠的情况。

    方义脚步不停,假装没有听到,朝里走去。

    这个举动,让凌鼎面色一僵,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无视我?是担心我拜托他办事吗?

    亏自己刚刚还和他称兄道弟,没想到这么没义气!

    瞪了眼守卫,凌鼎找了个地坐了下来。

    “看什么看!不让我进去,我就蹲在这里等着!”

    他倒不是奢望能蹲到凌铁匠出来,而是想等方义出来,狠狠教训一顿。

    方义并不知道,凌鼎还把自己给惦记上了。

    他刚才当然已经听到凌鼎的喊声,也猜得出来,凌鼎喊住自己想要干什么。

    只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够明说呢,懂意思就行了。

    如果有机会,方义自然不介意顺路查看一下凌铁匠的情况。

    毕竟他还要在大牢里找找四人组剩余的两个人呢。

    进入里面,很快有狱卒上来带路。

    牢房里面,环境阴暗潮湿,让人很不舒服。

    牢里的人,大多数死气沉沉,没有生机,不知道被关了多久,感觉就像行尸走肉。

    只有少数几个人,活蹦乱跳的。

    身上也没什么伤痕,应该是刚被关进来的铁匠众之一。

    “咦?歌长仇?”

    “歌长仇是谁?”

    “老巨的徒弟,一个月前让老巨脸面无光的拒婚白眼狼。”

    “原来是他啊!”

    ……好吧,外号比名字出名,真是对不起了。

    方义面无表情地跟着狱卒前进,同时开启眼观六路,观察牢房里的情况。

    城主那边是不知道四人组是谁,长什么模样。

    甚至连同伙有几个人都不知道,所以才迟迟没有进展。

    方义则完全没有不同。

    他是见过四人组样貌的,所以只要看到人,应该就能认出来。

    易容术这种东西,看似每个人都会一点,实际上易容效果有限。

    除非是专业人士,或者拥有专门的易容武功,否则破绽还是挺明显的。

    随着深入大牢里面,周围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只有偶尔有人出声,高呼自己是某某铁匠,是清白的,要求放人。

    狱卒都是老油条,直接无视。

    方义则将每个喊话的家伙,都仔细的查看了下,发现并没有要找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人明明是一起抓的,却被分开关在好几个大牢里。

    而且有些铁匠居然在牢里混的还不错,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不说上不上档次,至少非常干净,和隔壁那些人有着鲜明对比。

    ……等等!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分开关人,该不会是这些铁匠自己要求的吧?

    毕竟单人牢房当然要比多人牢房要舒服的多。

    而且环境还这么好,有些都堪比外面的客栈单间了,一看就没少花钱。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到哪都是大爷啊。

    等到越过这些牢房vip用户,狱卒才终于停下脚步。

    方义朝前看去,总算是看到一间比较大的牢房,里面关满了人。

    体味和恶臭铺面而来,与隔壁之前vip用户的清香小单间,形成鲜明对比。

    “巨铁匠就在里面,快点完事,一刻钟后我会回来带你离开的。”

    狱卒话音落下,转身就走。

    没能从混合牢房搬出来,那肯定就是个穷鬼,没有油水可言。

    狱卒自然不会给方义好脸色看,完全公事公办的模样。

    不过他前脚刚迈,方义就一把拉住了狱卒。

    “一刻钟太短,可以多给点时间吗?”

    说话的同时,方义背对牢房,悄然塞给对方碎银,以钱开路。

    现在四人组的两个家伙还没找到,提前被带出去,计划就泡汤了。

    给点钱延长探监时间,才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操作空间。

    所以方义这一把,给的钱并不少。

    感受到手中的分量,狱卒当场笑容绽放。

    “当然可以,你们师徒一天没见,肯定想念的很。小兄弟想要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探监结束,到到门口和我说一声就行。”

    “多谢狱卒大哥。还有,我师傅不喜欢人多的牢房……”

    “没问题,保证不让小兄弟的师傅受苦,等会就换!”

    狱卒一拍胸脯打了包票。

    这让方义意识到,刚才给的钱应该有些多了。

    所以才让对方这么爽快。

    不过没关系,角色本身就拥有百两积蓄。

    担心师傅安危,多花了一点钱,合情合理。

    “这个声音是是……长仇?”

    就在这时,方义身后想起了略带沙哑的熟悉声音。

    回头看去,赫然就是巨铁匠。

    “师傅!”

    刷

    瞬间混合牢房里的人,视线全都集中到了巨铁匠的身上,神色各异。

    先前方义和狱卒的对话,他们可都是听在耳里。

    听意思,这老家伙马上就荣获牢房vip待遇了。

    这能不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吗。

    巨铁匠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只是变得破了几个小洞,身上也有不少伤痕。

    “师傅,你受伤了?”

    “无碍,都是些小伤,不痛不痒。”

    说着,巨铁匠还似有似无地朝牢房里其中躺在地上的家伙看去。

    看着地上的家伙各个鼻青脸肿,惊恐地缩起身子。

    方义嘴角微微抽搐,清楚他们应该是被巨铁匠给收拾了。

    才来牢房一天,就当了小头目了都!

    要不要这么骚气,你只是个老铁匠啊!

    不过方义也清楚,巨铁匠老当益壮,平时打铁虎虎生风的,力气绝对不小,打几个小青年应该没什么问题。

    “对了,你怎么来了?”

    “师傅有难,我自当前来相助。”

    “我有什么难?清者自清,等城主大人气消了,冷静了,自会放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