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两百十九章 大牢(为‘莱纳·龙特’加更)

第两百十九章 大牢(为‘莱纳·龙特’加更)

 热门推荐:
    仔细倾听片刻,再没听到其他有用的消息,方义才迈开脚步。

    路过尚原客栈的时候,方义心中一动,微微放缓步伐。

    因为尚原客栈已经被封锁,大批的人围在外面进行围观。

    客栈里面,官兵进进出出,似是在追查什么。

    这让方义想到了住在自己对面的倒霉蛋。

    这家伙是唯一和四人组扯上关系的人。

    如果城主府来调查,只可能是来查这家伙的。

    神医案阳春死在城主府里,不仅狠狠地扫了城主大人的面子。

    也意味着城主长子的必死之局。

    两者叠加在一起,城主大人不大发雷霆,全城彻查,那才叫奇怪。

    还好昨天离开客栈的时候,该带的都带着了,所以倒不用特地回去取东西。

    越过客栈,方义去铁匠铺看了眼,依旧大门紧闭。

    去市集买了点水果,方义拐了个弯,朝牢房方向走去。

    寒碧城其实并不大,牢房也就一个。

    前进大概十几分钟,方义停下了脚步。

    他本以为自己来的算早了。

    但看到大佬门口排着的队伍,才知道自己还是晚了。

    城主因为案阳春之死,将整个寒碧城的铁匠都关了起来。

    亲属朋友什么,自然要来看望一下。

    结果就成了这幅模样。

    不知情的,还以为这里在卖什么好东西呢,队伍排的老长。

    “朋友也是来看望亲人的?”

    方义才跟在队伍后面,前方之人就转过头来。

    “对啊,这位朋友也是?”

    “对啊,凌天铁匠铺的凌铁匠是我爹!”

    说话之人带着洋洋得意的语气,似乎根本不是想问方义问题,只是单纯的想要炫耀这个身份而已。

    “什么?!凌天铁匠铺?!那不是寒碧城第一铁匠铺吗?”

    方义瞪大眼睛,一副震惊不已的模样,惹得说话之人得意大笑。

    “哈哈哈!没错,就是那个凌天铁匠铺!”

    “没想到朋友来头如此之大,居然是凌铁匠的儿子!”

    这一顿惊叹加赞扬,瞬间让凌铁匠的儿子,内心笑开了花,爽到了极致,一双眼睛都快眯成缝了,右手直拍方义的肩膀。

    “哈哈哈!兄弟懂得就好,懂就好。莫声张,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伴随着凌铁匠儿子的啪啪声,周围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

    不过等他们看到凌铁匠的儿子,顿时没了好感,纷纷回过头去,没再理会这边。

    方义心中一动,看来这货不招人喜欢啊。

    估计在排队的时候都没人愿意理他。

    难怪自己一过来,他就立刻来搭话。

    “一群眼红我爹成就的人,不用在意。对了,兄弟怎么称呼啊?对了,我叫凌鼎。”

    “歌长仇。”

    啪!

    方义话音才刚落,凌鼎立刻一拍方义的肩膀。

    “好名字!”

    ……神特么好名字!

    这也能吹的吗?

    方义嘴角微微抽搐,也跟着回道:“凌兄的名字也非常霸气。”

    “哈哈哈!都好,都好!”

    看着凌鼎再次哈哈大笑,一副非常欣赏方义的样子。

    方义顿时觉得自己先前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刚才就不该搭茬的。

    和这货搭上话,太引人注目了。

    “对了,歌兄弟是来看望谁的啊?”

    “巨力铁匠铺的巨铁匠,他是我师傅。”

    “哦……”

    凌鼎声音拉长,一副绞尽脑汁想要想出巨力铁匠铺是哪里来的小铁匠铺的样子。

    只是到最后,声音都没了,依旧没能想起来,不由尴尬地道:“咳!都不容易,都不容易啊。”

    心中一动,方义顺势问道:“凌兄知道城主大人什么时候才会放人吗?”

    “这个我哪知道啊,估计得城主大人抓到逃犯才行吧。”

    “哎……”

    方义表面赞同一般的长叹一声。

    心中却明白,今天逃犯就应该会被‘抓’住了。

    毕竟快剑洪章的尸体,被那么多人发现了,肯定会有人报官的。

    倒是官兵一来,进行搜索,铁掌鲁鹏的尸首也会暴露。

    唯一的问题是,四人组里的另外两人,还被关在大牢里。

    如果被放出去,那就是一个隐患。

    最好今天能在牢里找出这两人,并将其弄死。

    免得这两个家伙对月光玉念念不忘,穷追不舍。

    虽说方义自认为昨晚那件事做的不露痕迹,没有暴露真实身份。

    那不是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暴露了,被这两人盯上,那真的是凶多吉少。

    队伍逐渐前进,很快就轮到了凌鼎和方义。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来看望谁?”

    “我爹是凌天铁匠铺的凌铁匠!我就是他儿子凌鼎!你说我来看望谁?”

    凌鼎闻言,将头一抬,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

    就差来一句:还不快点滚开!

    方义心中这个后悔啊,怎么就排在这货的后面,还和他搭上话了!

    然而让方义意外的是,看门的守卫,非但没呵斥凌鼎,反而脸色一变,生硬地地道:“凌铁匠?凌铁匠今天不能接受探监。”

    “什么?!为什么?我是他儿子,凭什么不让我探监!小心我揍你啊!”

    凌鼎脸色一变,变得难看了几分,一把抓起守卫的衣服,一副随时要守卫打架的流氓地痞模样。

    看着对方娴熟的动作,方义算是清楚了。

    为什么排队的时候,没人愿意和这货聊天了。

    也明白到了,为什么大家都不待见他。

    估计这货平时的行事作风就不是什么好人,口碑也好不到哪去。

    “停手!停手!”

    眼看守卫的脸色也阴沉下来,手已经握住佩刀上,方义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拦在两人的中间。

    要是这货闹事,哪怕自己拼命撇清关系。

    在这种敏感时期,牢狱之灾肯定免不了的。

    明明是来看望巨铁匠父女的,结果自己进了牢房,这不是闹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官爷,我兄弟今天喝高了,脑子有点冲,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计较。”

    随着方义上千,守卫这才放下准备握向佩刀的右手。

    悄然掂量了下塞在手中的碎银分量,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看你的面子上,刚才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对了,他是你兄弟,那你也是来看望凌铁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