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深夜的客栈(第一更)

第一百九十八章 深夜的客栈(第一更)

 热门推荐:
    如果不是对现代枪械实力不了解,完全没有防备。

    再加上使用的是偷袭手段,估计那个猥琐男也没办法杀死纸鸢杀手。

    更别提纸鸢会,有多少纸鸢杀手还不一定呢。

    万一人数众多,基本就可以断绝灭了纸鸢会抢夺游戏资源的想法。

    和巨雨霜回家的途中,路过成员外案现场时。

    方义发现现场被人被处理过了,有官兵进行把守,不让任何人接近。

    步伐放缓,开启眼观六路,朝另一边的古香酒馆方向看去。

    酒馆灯光亮起,客人热闹的声音传出,似是在热情的讨论早上接连发生的大事,并无任何异常现象。

    虽然不确定酒馆老板还在不在,但方义现在也不方便过去查看。

    一是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反而暴露自己的身份,露出破绽。

    二是即使知道酒馆老板是玩家,也不能直接出手,否则就要做好提前离开寒碧城的准备。

    直接动手杀人,这到底是赚是亏,全看个人见解。

    简单粗暴的杀人拿积分,这是牺牲长期发展,获取短期利益。

    忍耐下来,等到晚上再偷偷进行行动,这就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前提是古香酒馆的掌柜没有提前跑路的话。

    方义觉得应该不至于。

    因为纸鸢杀手死亡的消息,到现在都还没传回来。

    这也是当然的。

    酒馆伙计那群家伙,为了协助纸鸢杀手,都不知道杀了多少追兵。

    其他没杀死的,也都被各自引导到错误的方向。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白雾林那种时不时会起雾的地方,短时间内就找到破庙位置,真的很有难度。

    就算是方义,没人带路的话,估计也早就已经迷路,更别提找到目标了。

    毕竟白雾对他的限制还是挺大的。

    回到铁匠铺,第一眼看到的是,巨铁匠眉头紧皱,有些出神的模样,脸上有着一丝担忧。

    方义心中一动,难道他在担心关捕头的安危?

    从之前的迹象来看,关捕头和巨铁匠应该是认识的,关系也应该不错。

    这点从关捕头挺身而出要保护巨雨霜就能看出一二。

    可惜关捕头已经死了,不知道等巨铁匠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反正方义肯定不能主动说出这个消息的,否则追问起来,会暴露太多东西。

    “师傅?”

    “爹?”

    方义和巨雨霜的声音,让巨铁匠回过神来。

    看到方义也在,巨铁匠冷哼一声,回到了屋里。

    方义已经清楚巨铁匠是什么态度,所以也放在心上。

    估计巨铁匠当初收留歌长仇,就是想培养一个继承人。

    毕竟巨雨霜是个女孩子,不适合做铁匠的工作。

    毕生投入的产业,却无人继承,巨铁匠当然有权力发火。

    不过他发他的小脾气,无论是现在的方义,还是以前的歌长仇,都从来没有过继承铁匠铺的想法。

    被夹在中间的巨雨霜,很是为难,歉意地看了眼方义。

    然后才小跑进屋里,很快就传出了一些争执的声音。

    这倒是让方义有些不好意思。

    争执因他而起,他本人却不在场,这有些说不过去。

    但等他进入屋里,争执声却安静了下来。

    仿佛陷入了冷战,父女俩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一声不吭。

    从这点看,巨雨霜还真是巨铁匠亲生的,这脾气果然有相似之处。

    见到方义,巨铁匠重重哼了一声,闷头开始吃饭。

    一顿晚餐,在诡异的安静中度过。

    进餐完毕,方义起身告辞,被巨铁匠直接无视,倒是巨雨霜送自己出了门口。

    想了想,方义说道:“雨霜,师傅只是正在气头上,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才不管他呢。”

    巨雨霜难得的发了小脾气,扁着嘴

    方义微微摇头,没有多说。

    父女没有隔夜仇,过几天气消了,估计就恢复正常了。

    希望他们别影响到我的计划就行。

    在隐藏身份的时候,安稳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

    完全融入NPC的日常行为之中,将自身伪装的毫无破绽,这才是保证自身安全的关键。

    回到客栈,方义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待夜色降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丑时,也就是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方义才缓缓睁眼。

    换上夜行衣,带上钩爪等物品,方义正准备打开窗户,离开尚原客栈,突然动作一顿。

    因为他听到了一阵非常轻微的脚步声,从走廊这边响起。

    仔细进行辨认,人数应该是四个人。

    声音由远到近,逐渐接近自己这个房间。

    方义顿时心中一惊,身子微微紧绷。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人来找我麻烦?

    难道是之前的行动留下破绽或者尾巴了?

    方义眉头紧锁,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应该没有问题才对,怎么会突然被人盯上……

    难道是歌长仇以前留下的麻烦?

    这个可能性就更小了。

    这家伙一心想着加入仇家门派报仇,其他事情根本不关心不在意,怎么会惹下麻烦。

    等到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方义悄然躲在了屏风后面,屏住了呼吸,从物品空间悄然取出自动步枪。

    如果局面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拼着暴露身份的危险,直接开枪杀人了。

    大不了杀完人,再直接去找古香酒馆的掌柜,将人头拿到手,然后再跑路。

    踏踏。

    当脚步声蔓延到方义房间门口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停下。

    “就是这间吧?”

    “没错,动作利索点。”

    “别命令我,我们只是目的一致才聚在一起行动。”

    “别吵了,‘月光玉’都还没影子,你们就先玩起了内讧。”

    “哼!”

    “哼!”

    月光玉?

    方义心中一动,这是什么东西?从来没听说过,会和尚原客栈的尸体有关吗?

    还有……这四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啊,分明就是第一次进城时,看到的扮猪吃虎,商贩四人组。

    “我开门了啊,都做好准备,要抓活的。”

    “没问题!”

    “开!”

    外面的声音,让方义心中一紧,双手握紧自动步枪。

    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门口,等待着四人的下一步动作。

    咯吱。

    下一刻,推门声悄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