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四十三章 舞厅

第四十三章 舞厅

 热门推荐:
    整个零安城,陷入了深深的静寂之中。

    偌大的城池,竟安静的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如同……鬼城。

    灰色风暴,腾空而起。

    徘徊在零安城的上空,久久不曾散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直到感觉到了什么,才忽然找准了方向,悄然离去。

    而它离去的方向,赫然就是方义驾马离开的方向!

    “浮湖玉……浮湖玉的气息!真的是浮湖玉!!【百目】居然没骗我,那家伙真的带着浮湖玉!!”

    “必须赶在那家伙回到灵梅门前,夺走浮湖玉……我的,我的!我的!!浮湖玉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抢走!它是我的!!”

    狂暴的怪异气息,如同宣告此地的领主是谁一般。

    让其他所有的弱小怪异,退避四方。

    只有某些‘老东西’,反而被气息打扰,缓缓睁眼。

    “又是哪个怪异在我地盘闹事?”

    “回老大,是南边【荒漠枯地】的四级怪异【灰息风暴】,它脱离领地,来我们的地盘,毁了一座人类的城池。”

    “这闹腾的……派个人过去警告它,让它安分点。否则灵武者组织把此事怪到我头上,我日子可不好过。”

    “是是。”

    手下的怪异心里清楚,老大也就是那么一说。

    灵武者势力虽大,可真要管到他们家老大头上,那也是自讨苦吃。

    咱们家怪异,那可是五级怪异【灵沫刺母】!

    区区灵武者,根本没被老大心上。

    只是老大比较宅,潜修修炼,不愿招惹事端而已。

    怪异,一般都有地盘划分,没有特殊情况,不会轻易闯入别人的地盘,免得起了争端。

    这次【灰息风暴】,会脱离地盘,来这里闹事,多半另有原因。

    只是自家老大实在是懒,任何事情都不愿去管。

    不过这也是巨头需要考虑的问题,自己这等小怪异,还是别想太多了。

    领了命,这头怪异化作一滩黑水,冲入地面之中,消失不见。

    ……

    索庄。

    索庄庄主,在索庄牢房里,待了一天一夜。

    手下们,也跟着操练了一天一夜。

    望着没有任何囚犯的牢房,屋顶挂着那盏叫不出名字,却一会闪烁红光,一会闪烁绿光特殊纸灯。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艾瑞巴蒂,听好了,小的们。从今天起,索庄没有牢房,只有舞厅!这就是我们新赚钱项目,索庄地下舞厅!将最好的工匠,记住舞厅的构造,让人在每一个索庄分部,都建一个舞厅!配上当地最好的唱曲者,将舞厅发扬光大。半月之内,我要索庄名下十三座城池里的所有人,全都知道索庄舞厅的名号!知道了没?”

    “这……这……”

    “舞,舞厅?”

    “最好的唱曲人……”

    五官精致,容貌可爱,正直花季年华的索庄二把手,名为【梦二】的大长老,轻轻擦了擦额头细汗。

    “轻哥哥,没必要那么麻烦吧。我们索庄,好像不缺敛财的手段……而且索庄的目的,也是铲除怪异,保一方平安而已。”

    “年轻。”

    索庄庄主轻轻抬起梦二的下巴,如同霸道总裁般,直视她的双眼。

    “人,不应该只有诗与远方,还要脚下的泥土和芬芳。”

    梦二顿时羞红了脸,低下了头。“……轻,轻哥哥又说胡话了。”

    索庄庄主放下手,背对梦二,叹了口气。

    “哎……本尊,本庄主,全都是为了你们好啊,好好干,舞厅模式一旦推出去,就有很多人和我一起蹦迪,不是,是索庄的财源问题,将得到极大的改善!本庄主处心积虑,全都是为了大局啊,你们明白我的苦心吗?”

    “不,不太明白。”

    “不明白的好!我真正的意图,若是被你们都能看破,我又有哪来的底气,去抵御即将到来的索庄大难?”

    哦——!!

    众人顿时齐齐恍然大悟。

    原来,原来庄主不是为了逃避现实,而是在谋算转机!

    只是怕被敌人识破,才以舞厅为伪装。

    高!实在是高!

    虽然不知道此举背后的深意是什么,不过看庄主大人,连梦大长老都没告诉,应该所谋甚大!

    索庄之难,有望渡过!

    众人激动地看着庄主,视若神明。

    梦二大长老,更是两眼冒星星,一脸崇拜。

    其实她本不该站在这个位置,大长老乃索庄庄主之下,最高的职位。

    只是原来的大长老,因公殉职。

    作为原大长老的唯一后裔,他的孙女梦二,自然需要得到优待。

    再加上与庄主青梅竹马的关系,以及庄主特意指名道姓下,众人也就接受了梦二担任了大长老一职。

    不过基本上,索庄大部分事情,都是其他长老代为执行,她基本只是挂个名字而已。

    “虽然不知道轻哥哥在说什么,但是轻哥哥好厉害!”

    在其他方面,梦二可能不太行,但在讨庄主开心的方面,庄内无人可及。

    “嗯,知我者,二也!山顶之巅,寂寞如雪,吾之所向,无人能懂。哎——远大志向,暂且放下,此刻吾只想与饕鬄之兽大战三百回合,方能舒缓我心中苦闷!”

    二长老:“……”

    三长老:“……”

    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庄主又开始说胡话了……”

    最后还是梦二瞧瞧举手问道:“轻哥哥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饿了!”

    “……”

    这次,就连梦二都楞了一下,然后连忙转身朝后面的下人们喊道:“备,备餐!!”

    “是!”

    陪了庄主一天的人们,终于纷纷提起了精神。

    庄主饿了一天,他们也饿了一天啊!

    问题是庄主兴奋的改造牢房,根本不在意饥饿问题,他们也莫得办法,总不能庄主都没吃饭,他们就去用餐吧。

    而就在这时,牢房……不,是舞厅外,忽然有一名下人,疾奔而来。

    “报,报告庄主大人,零安城遭遇怪异突袭,全城数万人口,一天之间,全数死亡,无一活口!”

    嘶——

    刚刚放松下来的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神色一愣,一些人甚至当场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