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实验材料(第二更)

第四百五十九章 实验材料(第二更)

 热门推荐:
    送船的提议,无疑是没有风险的,自然功劳归于自己。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可夺取破浪号,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很显然,海盗头目现在的做法,是传说边缘ob,先探探风向。

    若巫师大人高兴,再将功劳重新揽到自己身。

    若是发怒,那当然是明哲保身,弃车保帅。

    “你手下的提议?是哪个人?”

    方义继续追问。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无缘无故,海盗头目会在短短两天内,突然改变了原本极具可行的想法,去执行一个更冒险的计划。

    这背后没人推波助澜,方义是不相信的。

    要知道鸡鸣镇虽然发生了不少事,可跟破浪号一直没什么关系,他们专注着维权,压根没参合进鸡鸣镇的事件,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现在海盗团突然将目标盯破浪号,里面肯定藏着猫腻,应该是有玩家参与了。

    通过引导了海盗头目的决策和想法,让海盗团为幕后的玩家服务,去夺取直接能出海的破浪号。

    到时候,等出了海,混在海盗势力里的玩家,再兴风作浪,夺取大权。

    等于瞬间建立前期巨大优势,转而进入资源夺取阶段。

    通过这么一点细节,方义仿佛看到了后续一整套完整的操作流程。

    这场近代副本,是一座座海岛组成,船只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也是最主要的战力标志。

    尚未被人开放的海岛,是一座座宝库,等待玩家前去搜刮和收集资源。

    因此越早出海的人,越有优势。

    而出海的玩家,能够自由掌握船只行驶目的的,则拥有最大的优势。

    地图资源是固定的。

    越早开始航海之路,能越早获取资源。

    而出海晚了的人,获取的资源少,面临到处都被人开垦过的残局。

    再想要翻盘,非常困难了。

    方义是想一边解决鸡鸣岛的玩家,一边想办法弄到船只。

    既然发现有玩家潜伏在海盗势力这,自然是要揪出来杀掉的。

    海盗头目听到方义的追问,顿时给了旁边之人一个眼神。

    后者往后退去,没一会带着一名瘦小青年来。

    穿着分明是鸡鸣岛居民的风格,与方义那一套有些相似,但在衣料明显劣质很多。

    先前海盗们还没发现这一点,现在人带来了,两者一对,瞎子都能看出来衣服风格的问题。

    不过谁也没有多嘴。

    巫师大人穿着衣服,岂是他们能够嚼舌根的。

    那名瘦小青年,一来,对着周围的海盗们露出讨好的笑容,极尽献媚和讨好。

    方义看到这一幕,心当即咯噔一声。

    鸡鸣镇的人?

    这货要是npc,自己的身份肯定是要被揭穿了。

    若是玩家的话,对方不一定会认识我……

    方义心升起警惕,同时做好了应急准备。

    利用眼观六路,观察了一下,自己手下的分布情况,心里才放松了下来。

    在先前海盗们震惊于自己巫师身份时,方义其实有好几次机会让手下的人出手。

    只是方义在听到海盗头目的计划后,心多了点想法。

    击杀海盗,带着功劳回归鸡鸣镇,确实是不错的发展路线,也能利用提升的地位,得到自己想要的船只,前提是塞尔塔不作死的话。

    而带领海盗一起杀向破浪号,也是不错的选择。

    前提是方义能够一边忽悠着海盗团,一边还能忽悠着自己的手下。

    最重要的是,巫师身份还不能被揭穿。

    等到夺取船只后,直接开船离开。

    这套操作,虽然繁琐,而且难度系数很高。

    但只要成功,方义能直接成为有船一族,海阔天空,再也不用算计鸡鸣岛的一切。

    至于塞尔塔,完全可以等实力足够厚,再杀回来。

    既然知道对方的玩家身份,锁定目标并不难。

    再加提前出海积累的优势,等再碰面,估计是一面倒的辗压局了。

    在方义心盘算着这些的时候,那边的瘦小青年,也已经知道了情况。

    他看向方义,眼神这个充满着惊喜与激动。

    “巫,巫师大人?!”

    很好,这货看来确实不认得我。

    再看这货激动的模样来看,恐怕是把这次相遇,当成了机遇,想着拜师学艺呢。

    现在,方义至少有九成把握,确定这货是玩家。

    “你是提出夺取破浪号计划的人?”

    “是我,是我,巫师大人,这次计划全都我提出来的!”

    瘦小青年激动地看着方义,兴奋之情几乎流露于表。

    方义见状,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错,很勇敢,又很有才智,最近我很需要这种性格的实验材料。你们这些海盗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将他脑袋砍下来递给我,还准备让我亲自出手不成?”

    前半句还很正常,后半句突然画风一转,惊悚骇人。

    话音落下,方义已经重新背过身子,背对众人。

    那种姿态,仿佛只是下达了一条微不足道的命令。

    仿佛只是要捏死路边的一只蚂蚁一般。

    那种语气显得轻描淡述,神态动作间尽显高人一等的姿态。

    突然下达的命令,让激动等待奖励的瘦小青年,瞬间呆滞在了原地。

    导演,剧本不对啊!

    瘦小青年心满是懵逼。

    按照正常路数,这巫师npc不应该是发现我天赋异禀,从此走巫师之路吗?

    在鸡鸣岛设置一个如此强大的战力,不也正是为了服务玩家吗?

    怎么……怎么这个npc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照他的消息,破浪号根本没有巫师坐镇,也不是本地居民,怎么可能会和本土巫师有交情。

    既然没交情,为什么因为听到自己提议夺取破浪号,要惨遭杀害啊。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所谓的勇敢性格,适合成为巫师的实验材料,所以要被人砍死?

    蛇精病啊!

    借口,一定是借口!

    瘦小青年敏锐的觉得事情不简单。

    但是会是什么借口?他却没什么头绪。

    这些天他也没做什么事情。

    从进入副本后,一直想着如何夺取破浪号,找到海盗团,寻求合作。

    为了这个目的,他几乎不与鸡鸣镇的人进行接触,生怕暴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