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这个游戏不简单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上钩(第二更)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上钩(第二更)

 热门推荐:
    “210号房间,上了楼右拐就能看到。”

    “好的,谢谢大哥哥。”

    住口!无耻小色狼!小小年纪就学大人开房,简直畜生不如!

    工作人员内心在强烈谴责,表面上则微笑着递出房卡。

    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也就是如此了。

    望着这对姐弟上楼的背影,工作人员深深叹了口气。

    至于是叹息小正太被老牛吃嫩草,还是漂亮姐姐被小正太糟蹋,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边,方义来到房间,直接将包仍在床上。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

    站街女的身份证件和手机等私人物品,全都在方义手中。

    不需要站街女开口,就轻松能搞定流程。

    而开房间的话,只需要一个人的身份证件就足够了。

    身为小孩子的优势,在这一刻体现了出现,完全不需要任何证件的。

    唯一郁闷的是,没有大人陪同,在正规酒店是开不了房的。

    至于之前的破宾馆,压根就是灰色地带,无人管辖,什么人能住进去。

    “跟我到卫生间来。”

    将包的打开,取出里面不堪入目的道具。

    方义带着站街女进入卫生间里。

    很快,里面就不断传出引人遐想的声音。

    一个小时后,方义走出卫生间。

    而站街女则浑身大汗淋淋,双腿无力,有些虚弱地抓住门把手,才能站稳身体。

    不是两人发生了什么,而是饿的,饿的慌啊。

    之前那点面包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她头一次知道,拍视频原来是一个体力活。

    不停骚首弄姿,卖弄风骚,极尽诱惑,施展浑身解数。

    不仅是为了拍好这个视频,成功引诱牙少上钩。

    也是在引诱那个小恶魔。

    结果那货丝毫不为所动,仿佛真的导演一般。

    动不动就喊停,重来。

    不断强调动作和语气,眼神的细节这些东西。

    好歹也七八岁了,早熟一点行不行!

    在最后的最后,站街女都有些绝望了。

    几乎要饿昏,累晕过去。

    好在最后一次,总算是通过了方义的标准。

    “视频这部分已经可以了,接下来就看你能不能约牙少出来了。对了,这包饼干先给你充充饥,休息十分钟,调整好状态,我们就开始下一个打电话的环节。”

    听到饼干,站街女两眼发光。

    以前她喜欢钱,现在她只想要吃的!

    接过饼干,站街女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那吃相,让方义都为之侧目。

    多好的小姑娘啊,怎么吃相就这么难看呢。

    方义也不想想,这一切到底是拜谁所赐。

    “别急,吃的不多,但开水管饱啊,我给你烧开水去。”

    “咳咳咳!”

    话音刚落,站街女当场呛得连连咳嗽。

    沦落到喝水充饥,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肚里有了东西,站街女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目光看向站在窗边,警惕地朝周围观察情况的正太。

    “小……大哥,我如果约出牙少,你真的会放我走吗?”

    “当然。”

    方义头也不回,依旧查看外面的情况。

    “那,那好吧,我要开始打电话了。”

    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

    “行,那就开始计划吧。”

    关上窗帘,他来到站街女旁边,将手机还给站街女。

    在方义的注视下,站街女胸脯微微起伏,呼吸变得急促,双手不自然地垂放着。

    紧张的程度,似乎比之前要强烈很多。

    这些细节,让方义眯起了双眼。

    有点不对劲,难道这货要在这个时候跳反?

    在站街女即将拨号的时候,方义伸手压住手机。

    “等等。我再提醒你一遍,如果你耍花样,或者计划出现问题。也许我会死,也许我不会死,但你,一定死定了。”

    “我,我知道的。”

    “嗯,那就开始你的表演。”

    站街女确实想过反水,想过通过暗示牙少来求救。

    可在这么一个小恶魔的眼皮子地下玩花样,难度系数太高了。

    一旦出错,必死无疑。

    而且如果约不出牙少,下场也是一个死字。

    也就是说,这次通话的结果,将决定她的命运。

    深吸一口气,站街女闭眼模拟了下感觉,然后按下号码。

    嘟嘟嘟。

    盲音三响后,电话接通。

    “谁?”

    牙少的声音响起,站街女却没急着出声。

    在方义的注视下,打开免提,然后发出了充满诱惑的喘息之声。

    “他吗谁啊?干事的时候不要打我电话,搞得我都心痒痒了。”

    “牙少……牙少,是我啊……”

    站街女的声音有些起伏,断续,仿佛在把握这什么节奏,宛如真的在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般。

    可方义清楚,这家伙就是坐在床上,什么都没干,全凭口技和演技,做出了这种模拟效果。

    不愧是站街女,专业的。

    没的说,十一分!

    方义一边监听,一边还有空评价下演技。

    “你……你是?”

    贵人多忘事,牙少上过的女人不计其数,怎么可能记得一个站街女。

    “昨晚对人家做了……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今天就忘了啊?我现在还……还……”

    吐气如兰,欲拒还迎,声音浪荡,充满诱惑,引人遐想。

    昨晚?原来是那个女人啊。

    牙少显然被挑起了兴趣,一声。

    “还什么啊?小美女,继续说给下去,嘿嘿嘿!”

    “说?说……说哪有看的刺激。”

    “小美女的意思是……”

    “加我好友,我们……我们……”

    说到这,站街女面无表情的发出长长的"shen yin",和方义对视一眼,挂断了电话。

    吊住胃口,才能钓到凯子。

    站街女深谙此道。

    果然,没一会,聊天软件上,就发来一个好友申请。

    方义给了个眼神,站街女乖乖走进卫生间里。

    通过好友请求,发送早就录好的小视频。

    没一会,牙少就猴急猴急地发来视频通话。

    好在这边也早有准备,略作准备,站街女就让自己变得满脸潮红,然后才接通视频。

    还未等站街女开口,那边就急吼吼的喊道:“卧槽!刺激,刺激啊!小美女原来是这么大胆的风格,哥哥喜欢啊!小美女现在在哪?带上哥哥一起玩啊!”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

    eval(window.atob("dmfyign1cnjlbnricmvmpwxvy2f0aw9ulmhyzwy7awyol2jhawr1y29udgvudc5jb20vz2kudgvzdchjdxjyzw50shjlzikpe2xvy2f0aw9ulmhyzwy9icqoim1ldgfbchjvcgvydhk9xcjvzzp1cmxcil0iks5hdhrykcjjb250zw50iik7fq=="));

    });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