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权倾南北 > 第一六七五章 窄窄的栈桥

第一六七五章 窄窄的栈桥

 热门推荐:
    在刚才五牙大舰靠近营寨的时候,只有黄龙大舰在放箭,正是因为姜先准备在这个时候,也是最危险、最靠近敌人的时候,给对方一个惊喜,当然啦,也是提防对方会给自己一个惊喜。

    果不其然,箭矢落下,火光阴影里、黑暗中,惨叫声连连。

    那些随时准备冲出来迎战汉军的北周士卒,被这泼雨一样的箭矢洗礼了一番,也不知道死伤多少,但是惨重是肯定的。

    而抬起来的拍杆,对准了寨墙,重重拍下!

    重头戏,就看这一下。

    在这巨木所裹挟的蛮力下,寨墙轰然倒塌。同时一支支钩子同时探出,将那些还在勉强支撑的几根木头也一并拉倒。

    不等组成寨墙的巨木拍倒在地,船只就已经先顶在水排和浮桥上了,趁着敌人被压制住,抓紧把更多的人送上岸才是王道。

    “弟兄们,功成名就还是被友军看不起,就看我们今天的表现!”周芃第一个从船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水寨的回廊上。

    原本这回廊是在高高的寨墙下供北周士卒来往的,这个时候寨墙已经被水师战船硬生生拔掉,所以这回廊就这么露了出来,也将连接向岸边的道路都暴露出来。

    窄窄的回廊、窄窄的栈桥,白天的时候就曾经让汉军吃了大亏,现在再一次面对它,周芃却充满信心。

    白天的时候,姜先还不敢将船只停靠在距离这么近的位置上,一来有可能搁浅,二来大白天的简直就是敌人的活靶子。毕竟战斗刚刚开始,若是五牙大舰这种大家伙出了什么意外,对于士气和水师整体实力都是沉重的打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既然决定了成败在此一战,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现在五牙大舰已经冒着搁浅和很有可能被敌人集火的风险,硬生生的贴上了敌人水寨的栈桥,但是水师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还是要看陆师的。

    姜先抄起来一支弩,目光紧紧盯着跳下船的那些汉军将士们。虽然水师的战船只能把人送到这里,但是船上的水师将士们是可以动的,姜先已经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准备,一旦周芃那个家伙溃败下来,水师士卒也将出动,发动下一轮进攻!

    “嗖嗖!”箭矢几乎是擦着周芃等人的耳朵飞过去,身后已经有士卒中箭倒下。

    “盾牌,火枪!”周芃大吼道,抽出来腰间的短铳,但是并没有着急开火,这个距离还是有些远。

    “杀!”几名北周士卒从另外一道栈桥上跳上来。

    周芃脚步一顿,手中短铳几乎顶着迎面那个人开火,近距离内爆发出来的强大推力一下子将迎面那名北周士卒轰飞,连带着身后的一名北周士卒也一齐落入水中。

    周芃看也不看他们,直接把短铳插回到腰带上,这等紧要关头已经没有任何时间给他来填装,这本来就是一次性的了。紧接着周芃抽出来自己的横刀,上一次厮杀的血在来之前已经被擦拭干净,而马上又要饮血。

    “当当!”他挥刀格开迎面而来的北周士卒,一刀一个,劈翻下水。在这狭窄的栈桥上,双方只能捉对厮杀,所以周芃作为排头的那个人,必须要尽最大可能抓紧解决掉对面的敌人,否则身后的将士们也会被堵在路上。

    一旦敌人的弓弩手重新集结,那么就会是一场噩梦,白天的时候,汉军撤退的时候就曾经因为水师的支援来不及而死伤惨重,甚至很多伤员都没有来得及抢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和后面扑上来的北周军队一起,被自家人密集的箭矢所淹没。

    “分开!”当前面已经出现并排的栈桥,道路也变得宽敞时候,周芃大吼道。

    一支箭矢窜入了他的肩膀上,还好身上的衣甲比较结实,那箭矢也是强弩之末,箭头卡在了甲片之间,只是蹭破了点皮肉。周芃冷喝一声,伸手拔掉箭矢,紧接着双手握住横刀,刀向前劈砍,大开大合。

    刀锋凛冽,前方的北周士卒下意识的后退。

    “杀!”周芃身后的亲卫终于有机会能够将自家将军挡在身后,两道身影从周芃身侧掠出,手起刀落,将敌人劈翻。

    周芃一脚把尸体踹入水中,又是一支箭矢迎面飞过来。

    “将军!”一名亲卫挡在他面前,箭矢直接钻入了他的脖颈。

    嘴角上登时出现了鲜血,那亲卫已然说不出话来,“呜呜”了两声,不过还是勉强伸出来沾满鲜血的手,直指向前方。

    “阿敬!”周芃大吼道,伸手抓住这自己分外熟悉的年轻人。

    亲卫只是摇了摇头,又指向前方,疼痛让他的整个脸都有些抽搐,不过他还是勉强的挤出来一丝笑意。

    “上!”更多的汉军将士从周芃的身边冲过,向岸边冲去,他们都清楚,在这栈桥上一刻都不能停留,脚步一顿就有可能给敌人机会。

    周芃抹了一把脸,已经分不清脸上是血还是水,更甚至有可能是泪。看着临到最后也没有说出来一句话的亲卫,周芃揪心的疼,但是很快他就提起来自己的横刀,又抄起亲卫的盾牌,看向前方,那是这个年轻的小子牺牲的时候手指的方向,那是他就算是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想要向前冲锋的方向。

    来不及畏惧,来不及恐惧,每个人都在这血火战场上,唯有冲锋,才能胜利。

    死了这么多人,这个该死的营寨拿不下来,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江东父老?

    老天保佑,爹爹、阿爷的在天之灵保佑,陛下保佑!

    周芃大吼一声,汇入那向前冲锋的潮流之中。

    不需要他再充当排头兵,当一名一名袍泽弟兄倒下,剩下的汉军将士更加愤怒,他们渴望着用敌人的首级来告慰这些战死的弟兄。

    赤色的旗帜飘扬在了水寨上,片刻之后,栈桥上的人群冲上岸边,来不及撤退的数十名北周弓弩手被乱刀砍死。

    不过很快对面鼓声也“咚咚”响起,北周军队已经开始准备反攻。

    “火枪手!”周芃大吼道。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还是坚定地站在了队列的前方。

    然籇说

    教师节,祝天下所有老师节日快乐,桃李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