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北洋反动派 > 152 拉拢湘军4

152 拉拢湘军4

 热门推荐:
    “王旅长,快请坐。”

    虽然段祺瑞让李济深担任进攻宝庆这一路的司令,湘军陈复初和王正雅的部队都隶属于李济深指挥。可是大家的部队都自成体系。

    李济深最多能够指挥王正雅的部队,可是他的部队内部的事情根本无法插手。或者说陈复初和王正雅如果不愿意配合李济深,李济深的办法也不是很多。

    所以彼此之间还是很客气的。李济深对于王正雅就更加客气。

    “李司令,多有打扰。”

    “不,不,不。王旅长能够来我这里,很是荣幸。”

    如果只是一般的湘军旅长,李济深都不一定有时间见他们。随着这几年全国的军队大膨胀,旅长这个级别的军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北洋军旅长都不少,在地方军队当中旅长就多的数不胜数。北洋军的很多正规旅旅长和混成旅旅长,手底下都有几千人的部队。可是地方部队有些旅长,手底下也就有个一两千人,只是称呼是旅长而已。

    不过王正雅这个旅长和一般的旅长不一样。

    不是一般的军官。王正雅虽然只是混成旅旅长,可是毕竟是常澧镇守使出身,是有自己地盘的旅长。就如当年段勋在豫西的时候一样,是一个地方小诸侯。

    而且还是一个资历很深的小诸侯。

    “王旅长,不知道你今天来找我是……”

    “李司令,此次我的第六混成旅也接受命令,要跟随李司令南下进攻宝庆。不过湖北靖国军虽然大部队被歼灭,但还有很多小部队在活动。澧州也不安全,我想是不是可以在澧州留下一些部队保护澧州。”

    合作?

    王正雅可不是普通的旅长,可是在政坛摸爬滚打二十年的老狐狸。跟李济深谈判,也不可能直接就谈合作的事情。很多事情都要拐很多弯才行。

    而且合作当然是要段勋这边说出来,王正雅才能够抓主动。所以王正雅就转了一圈,先谈谈其他的问题。

    李济深点了点头,道:“王旅长的话很有道理。澧州和宜昌、荆州接壤,的确是很容易受到湖北靖国军残余势力的骚扰。王旅长考虑的很是周全,应该是留下一些部队保护澧州的安全。王旅长比我想的周全,要不怎么大家都说王旅长文武双全。”

    “李司令,你这是要答应我了?”

    “原则上没什么问题。”

    李济深点头。

    不过李济深很快又笑着道:“王旅长,你如此大才,仅仅考虑澧州一个地方的事情,实在是太浪费你的才华。要是能帮我们考虑考虑整个湘西地区的事情,规划整个湘西地区的发展,那就更好了。”

    “整个湘西地区?”

    “澧州、常德、永顺、辰州、永绥、凤凰、乾州、沅州、宝庆、靖州。”

    随着李济深每说出一个地方,王正雅心中都在衡量。因为李济深说的这些地方有一大半目前在段勋部队的控制当中。还有其他地方,肯定是段勋下一步的目标。

    如果这些地方都被段勋控制,那么湖南一半地方真的就在段勋的控制之下。整个湖南的西部地区,从澧州和常德开始到最难的靖州,就都在段勋控制当中。

    那就太了不起了。

    “李司令,这好像已经超出了湘西的范围?”

    王正雅笑着说话。

    李济深点头,不过很快道:“是。不过我们将军说这些地方是湘西,那么这些地方就一定是湘西。不过现在我们将军也是比较头疼。俗话说得好,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难。我们的部队入湘,控制这些地方,可是治理这些地方就不容易了。我们将军心中最合适的人选就是王旅长了。”

    “我?”

    “当然。在湖南来说,谁的治理地方经验能够和王旅长相比。王旅长可不仅仅是带兵的将军,清末担任过县令、同知、知府以及贵州按察使。担任澧州镇守使以来,澧州的安定、澧州的发展都有目共睹。王旅长此等大才,仅仅考虑澧州一个地方,是湖南的损失,中国的损失。”

    李济深的高帽是一个接着一个。

    如果是换成于学忠、万选才他们,可没有耐心和人这么抹嘴。也只有李济深这样,带兵不差,玩这种政治也是能力很强的人,才能够和王正雅谈判。本来这个事情是邓汉祥负责,不过邓汉祥现在南下和湘西靖国军在谈整编的事情。所以王正雅的事情,李济深才会亲自出马。

    “那,段将军的意思是……”

    “我们将军是求贤若渴。我来之前我们将军就几次感叹,如果能够得到王旅长这样的贤才,几万部队入湘就算是有成果了。我们将军准备在湘西成立湘西民政长的职务,要是王旅长愿意接任,我们将军肯定非常高兴。”

    两个人看似扯淡,其实就是在谈判。

    李济深在告诉段勋这边的条件。王正雅虽然看起来很是平静,心中却是非常惊讶。王正雅是真的没有想到,段勋为了拉拢自己,竟然给自己这么高的位置。

    当然虽然也算是器重,但王正雅也是考虑。

    因为这个世道,军队才是一切。手中有军队说话才响亮,手中没有军队放屁都不响。目前王正雅手中还有几千人的部队,因此还能够说上话。如果自己的部队被段勋整编,到时候自己就没有什么筹码了。说不定等到段勋整编完自己的部队,所谓湘西民政长的位置,说变卦就会变卦。

    所以王正雅继续道:“李司令,湖南督军毕竟是张师长{张敬尧},他会承认湖南有这么大的地方不在他的控制之下吗?”

    疑惑?

    肯定是有疑惑的。

    张敬尧才是湖南督军,在湖南应该是张敬尧一手遮天。段勋控制湖南的一些地方,那是没有问题。可是段勋控制湖南一半地方,张敬尧能同意?段祺瑞能同意?

    毕竟没有名义。

    如果到时候段祺瑞命令段勋撤离湖南,就如此次撤离长沙一样,到时候自己这个湘西民政长怎么办?

    “张敬尧?”

    李济深说着张敬尧的名字,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道:“他张敬尧是永远无法和我们将军相比的。两年多以前张敬尧是第七师师长,他现在还是第七师师长。虽然目前是湖南督军,可是他能够控制的地方只有长沙而已。而两年多以前我们将军只是一名混成旅旅长,现在呢?此次战争我们在湖南调动了超过四万人的部队,哪能空手而归。只要是吞进去的地方,我们是绝对不会让出来的。这个不由得他张敬尧控制。”

    李济深满满的信心。

    王正雅不知道李济深说的是对的还是错的。但看李济深的样子,段勋这一次是一定要占据湖南一半地方了。如果真的如此,自己该怎么选择。

    看到王正雅的犹豫,李济深继续道:“而且只要护法军部队还没有完全被灭,只要吴佩孚的部队还在湖南,就是段总理也不会让我们部队撤离湖南的。”

    比起前面一大堆的话,这句话让王正雅同意。

    虽然王正雅没和段祺瑞接触过,可是段祺瑞的很多做法王正雅却是看在眼里。段祺瑞很多事情做得不像是一个政府实际控制者,因为总是无法做到公平。反而非常歧视或者是排斥其他部队,只重视自己的嫡系人马。只要吴佩孚的大军还在湖南,就正如李济深说的那样,段祺瑞可能非常不放心。到时候肯定会让段勋的部队继续坐镇湖南。

    “听闻贵公子从小饱读诗书,而且还是在军营长大的。我想他这样的正是军官的苗子,稍微进行一些正规的培训,我想最起码可以胜任正规团的团长职务。”

    一个湘西民政长的职务不够,李济深立马就加大筹码。

    王正雅的儿子王育寅从小就接受非常好的教育,而且因为从小在王正雅的军营长大,对于军营的事情非常熟悉。虽然没有正规的位置,可是他平常也跟随王正雅领兵打仗。所以李济深才会给王育寅许诺一个团长职务。

    “李司令,到时候会不会是李司令担任湘西护军使或者是湘西镇守使?”

    “可能性不大。”

    李济深耸耸肩,不过很快道:“王旅长,你不熟悉我们部队的构成。我们将军非常推崇当初黎黄陂{黎元洪}军民分治的观点,因此除非是有特殊的情况,不然在我们将军那边,大部分地方都是严格的遵守军民分治。军队是不能干涉地方政务,当然地方政府更是不能干涉军队的事情。因此以后不管是谁担任湘西镇守使或者是湘西护军使,他们都没有权力干涉湘西民政长的工作。甚至有可能,我们将军都不会设置湘西镇守使或者湘西护军使这样的职务。”

    “没有这样的职务?”

    “是。”

    李济深看王正雅不是很明白,所以笑着解释道:“我们将军目前推动一个改革方案。那就是地方督军只负责后勤、招收新兵、训练新兵、指挥地方部队,和一线作战部队不再有任何的隶属关系。这样的改革很快会在川滇黔三省推行。因此就算在湘西地区设立护军使或者是镇守使的职务,管辖范围也只是这些。因此我来担任护军使和镇守使的可能性不大。”

    听着李济深的解释,王正雅变得更加认真。

    因为王正雅现在是完全听懂了。军民分治、限制督军权力,这都是为了防备地方督军做大的举措。如果真能够成功实行,那么段勋在川滇黔几个省的控制力就会大大增加。

    这就了不得了。

    那些北洋军大佬,到时候在实力上都不一定是段勋的对手。因为到时候段勋可以把川滇黔几个省份弄成一体,劲往一处使。可是其他很多势力就不同。

    不说别的,说段祺瑞这样的目前政府的实际控制者也是如此。

    他是厉害,手底下有督军团的支持。可是段祺瑞为了和黎元洪、冯国璋他们对抗,不断地利用督军团给自己摇旗呐喊。可是督军团凭什么就要支持你,然后和大总统对抗。督军团每次支持段祺瑞,段祺瑞就需要不断地给下面的地方督军放权,增加他们的权力,以此来换取他们的支持。可是每次给他们放权,地方督军的实力就会上升一个档次。到了现在这些地方督军一个个都是手握重兵、坐镇一方,就是段祺瑞也已经无法撼动的地步。现在他们支持段祺瑞,是因为段祺瑞代表他们的利益。

    等到哪一天段祺瑞侵犯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用同样的方法对待段祺瑞。因为现在的这些地方督军已经有抗衡中央的实力。这也表明段祺瑞他们现在的声势都是虚的。

    可是段勋不一样。他把川滇黔三省拧成一股绳,到时候在北洋军内部绝对是一等一的实力派。

    不简单,不简单。

    王正雅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个。

    而且王正雅也彻底明白段勋的意思。段勋是不想王正雅继续在军队发展,是想让他进入政府系统。王正雅犹豫一下问道:“那么湘西的一切政府事宜是不是都由民政长负责?”

    “当然。在地方所有的事情都是民政长负责。从地方财政、警务、教育、司法、农业、实业,反正这些东西统统都是民政长负责的。甚至军队的军饷,都是需要民政长签字,军队才能够从财政拿走军费。”

    王正雅是彻底动心。

    相比起窝在澧州,跳出澧州在更广阔的舞台上,肯定是更好的事情。王正雅最担心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段勋只是看上了自己手中的第六混成旅。

    害怕段勋整编了自己的第六混成旅之后,就卸磨杀驴,把自己扔在一边。不过只要段勋不玩卸磨杀驴,那么用一个第六混成旅,换取湘西民政长的位置,以及自己儿子一个正规团团长的职务,怎么都是合算的。

    因此王正雅在思量。

    “王旅长,我部控制湘西地区已经有几个月时间。因为担心地方混乱,所以一直没敢整顿这些地方。因此对于王旅长是翘首以盼,希望能够彻底整合湘西这些地方的。”

    “李司令,那么湘西各部门的负责人是……”

    “这是新任的湘西民政长的工作。他选择各部门负责人之后,把报告递给我们将军,我们将军批准之后就立马可以上任。”

    “李司令,让我想想。”

    王正雅心中掂量。

    如果段勋真的可以放权给自己,让自己挑选湘西各部门的领导人。那么以后段勋想要反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当然。只不过现在湘西诸事纷杂,希望王旅长能够快点决定。”

    “好。”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

    eval(window.atob("dmfyign1cnjlbnricmvmpwxvy2f0aw9ulmhyzwy7awyol2jhawr1y29udgvudc5jb20vz2kudgvzdchjdxjyzw50shjlzikpe2xvy2f0aw9ulmhyzwy9icqoim1ldgfbchjvcgvydhk9xcjvzzp1cmxcil0iks5hdhrykcjjb250zw50iik7fq=="));

    });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