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北洋反动派 > 72 督川2

72 督川2

 热门推荐:
    “而且以鸦片作为借口,还有更大的妙处。”

    “哦?”

    段勋很感兴趣。

    和杨维接触久了,段勋才能够发现,这个时代的人还是非常厉害的。或者说每个时代的精英都不能小看。不是说你拥有百年的历史记忆,你就能够比这些人厉害。

    如杨维。

    这是一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主。

    任何一个事情,都不仅仅是为了眼前一点点的利益。而是能够把现在做的事情和以后的一切联系起来,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为了一个目的。如果你稍微不注意,你就会被他带进沟里。

    历史上的这些强人,如果谁瞧不起他们,那么最后死的一定是你。

    “目前西南,乃至东南地区的鸦片泛滥,来源其实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云南,一个是贵州,他们两地的鸦片,是目前南方流通的鸦片总量的百分之九十。”

    云南和贵州的鸦片不是一般的泛滥。

    这两个地方的农民,已经把种鸦片当成是主业。而这两个省份有大批大批的鸦片商人,和当年的盐商一样,成为了一个商业团体。他们从农民那里收鸦片,然后把这些鸦片销往南方各省。

    甚至有一个很好笑的事情。

    那就是广西军队军费的一大半都是来自鸦片。不是他们自己生产鸦片,也不是他们做鸦片生意,而是他们设立关卡,挣那些鸦片商人的过路税。

    因为云南鸦片很多会销往广东。

    毕竟广东在中国来说,是比较富裕的地方。那里对于鸦片的需求也高,所以云南的鸦片大批大批的卖给广东那边。而云南鸦片想要卖到广东,只能走广西这条路。

    所以广西的军队就设了关卡,让这些鸦片商人交钱。

    而这笔钱多的可以养活广西一半以上的军队。甚至后世有人研究旧桂系和新桂系的交替,里面就有鸦片的功劳。认为李宗仁的新桂系能够战胜旧桂系,军费就是靠着他们缴获的鸦片。可以想象云南鸦片的兴盛程度。而贵州也不甘落后,种植大批的鸦片,销往两湖地区。

    “将军,云南和贵州,虽然是比较穷的省份,但也是大后方。唐继尧的大西南计划虽然看起来有些异想天开,但其实整体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想法。从计划来看,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大西南计划,那么真有机会能够参与中原逐鹿。”

    “大西南计划?”

    唐继尧的大西南计划。

    是想要整合云南、广西、贵州、四川、湖南这几个西南省份,然后成立一个统一的势力。如果真的能够如此,那么这个大西南还是相当有实力的。

    这几个省份人口加起来会有近一亿五千万的人口。而且资源丰富,地盘很大。虽然经济不能说很好,但绝对拥有逐陆中原的实力。

    滇军四处出击,进入四川、进入贵州、进入广西,就是希望完成这个大西南计划。可惜滇军虽然实力很强,但想要压服这几个省份,就没有那么绝对的优势。

    其实历史上护国战争之后,滇军差一点就实现了大西南计划。

    滇军在护国战争实力大大膨胀,罗佩金带着滇军驻扎四川,李烈钧带着滇军驻扎广东,贵州一向是唯云南马首是瞻。可惜滇军太过强调滇军,极力打压其他部队,导致最后滇军全面溃败。

    而现在滇军就差的比较多。

    四川没能够进去,贵州也开始左右摇摆,反而是陆荣廷的桂军实力大增,统治两广地区。唐继尧的大西南计划可以说是彻底破产。

    “将军其实可以借鉴的。”

    “我?”

    “是。袁世凯这位大总统甭管他的作为如何,他本人还是有足够的实力和威望镇压中国的情况。要不是他突然选择称帝,那么只要他活着,中国就不会乱。可是袁世凯死了,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

    “说?”

    “没有了袁世凯这个北洋军的创立者,北洋军内部首先就会分裂。袁世凯活着的时候,已经是压不住段合肥(段祺瑞)和冯河间(冯国璋),段合肥和冯河间的关系也不好。现在袁世凯死了,北洋军段合肥和冯河间肯定要分裂。一个统一的北洋军当然是中国实力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可以压制中国任何一支有野心的集团。但一个分裂互相扯后腿的北洋军,就没有绝对的力量压服中国各派势力。到时候中国的这些实力派必将会你争我夺。”

    “说得好。”

    段勋听得非常有趣。

    杨维把中国局势看的很准。袁世凯的死,也标志着中国大混乱的开始。从此中国就进入了军阀混战的年代。北洋军本来是有能力一统全国的,可是他们自己内部互相扯皮、互相扯腿,就失去了这个可能。

    段祺瑞和冯国璋彼此扯腿,让北洋军失去了统一中国的机会。而后北洋军更是爆发了好几次的军阀混战,最后彻底丢掉了中国的控制权,也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就给我们也创造了一个机会。不过就算事实如此,但毕竟目前民国政府还在,北京政府还有足够的威慑力。我们总不可能跟一个强盗一样,说攻击另外一个省,就去打另外一个省,那样就会留下把柄,对将军的名声也不好。因此就算攻击另外一个省,最起码需要名义。而这个名义就在鸦片这里。”

    “鸦片?你是说我以云南和贵州种鸦片的名义讨伐他们?”

    “对。”

    段勋皱眉。

    想了一会道:“这个虽然是可以成为借口,但到时候如果云南和贵州他们开始禁烟,以此来表明他们禁烟的决心,我怎么办?”

    “将军,这根本不可能。云南和贵州是不可能禁烟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穷,还大肆扩军。我四川在满清末期的时候一年的财政收入达到一千五百万银元,可是养活两三万人的军队,已经是非常困难。他云南和贵州一年的收入加起来都不到我四川三分之一,但他们两个省加起来养了五六万的部队。这还不够,借着这一次护国战争的机会,他们再次大肆扩军,估计很快他们的军队就有七八万。他们两个省拿什么解决军费?这么多的军队,就是我们四川负担起来也非常吃力。”

    杨维说话很是自信。

    看段勋很认真的听,所以继续道:“他们两个省不要说是军费,每年的政府开支都很庞大,连这部分钱他们也拿不出来。以前清朝还在的时候,他们每年都要从中央政府拿到上百万的财政支持,可是现在他们从哪里拿到拨款。可是虽然没有钱,但那位云南都督唐继尧野心勃勃,这一次虽然失败,可是这位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主。而贵州都督刘显世则是担心滇军抢夺自己贵州都督的位置,也不敢有丝毫马虎。这样一来,这两个省份为了自己的目的只能是不停地扩军。扩军之后,一旦没有了军饷,这些军队肯定会哗变。因此只要这两个省份开始扩军,那么未来的事情就不掌握在他们任何人手中,他们只能是继续往前走。所以为了筹集军费,他们只能是继续增加鸦片种植的力度,继续增加鸦片买卖,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获得足够的军费。因此就算他们被人千夫所指,压力再大,也不敢禁烟。因为一旦禁烟,那些拿不到军费的军队,谁来处理?一旦他们哗变,怎么控制?因此现在的事情已经由不得唐继尧和刘显世他们控制,就算他们两个人想禁烟,他们手底下的将军不会同意,手底下的那些鸦片商人不会同意。”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和鸦片绑在一起,脱不了身?”

    “是。”

    杨维很肯定的道:“自从云南和贵州用鸦片来筹集军费开始,他们就已经和鸦片绑在一起,双方已经不可能脱离关系。这就是给我们最好的口实。我们从现在开始全省禁烟。一旦全省禁烟,到时候我们四川鸦片价格会飙升。为了钱,云南和贵州的鸦片商人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把自家的鸦片卖给我们四川。甚至我们可以做一个套,让他们的鸦片商人钻进来。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到时候我们就以这个借口,讨伐云南和贵州。”

    “好。”

    段勋连忙点头。

    一个鸦片,就能够让杨维想到这么多。甚至连以后怎么和云南和贵州开战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只要以云南和贵州用鸦片祸害四川为名义,讨伐云南和贵州,得到北京政府的支持,那么就会顺理成章。

    如果能打下云南和贵州,到时候自己就不是一般的军阀了。

    大西南,大西南。

    不错,不错。

    “莘野兄,这样。我推荐你来担任四川警察厅长。如何利用鸦片打击一下我四川的实力派,特别是哥老会,你就多多费心。现在重庆很多码头都是这些哥老会控制,那可都是钱。利用这个机会狠狠地打击这些人,把这些重要码头都给收回来。还有那些轮船公司、货船公司,都要收回来。多好的东西,怎么能让这些人糟蹋。该杀杀,不杀一批人,是无法稳定四川。”

    说的时候段勋杀气腾腾。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特别是在战场上看了那么多死人之后,段勋的心也是越来越硬。这个年代不杀几个人,或者说不杀一批人,怎么稳定局面。

    虽然段勋知道自己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有可能造成几百人、上千人甚至几千人的人头落地,但段勋并不认为自己错误。错误的是这个时代。正所谓乱世人命不如狗,在没有秩序的年代,杀人就是这么简单。有该死的,有矫枉过正的,有无辜的,但这就是这个时代。

    这样的乱世,不是讲究“温良恭俭让”这种虚无东西的时候。

    “好。”

    杨维在辛亥革命之后,就担任过四川的警务处处长。对于这些还是很熟悉的。

    码头。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现在重庆码头非常繁忙。因为重庆周围的一些矿物成为了非常重要的物资。一批一批的货船载着这些东西利用长江驶向上海。

    可是这里面很多码头都不是政府控制,是一些哥老会堂口控制。这些哥老会,期初是最底层人民的一个组织。可是发展到现在,四川袍哥文化已经深入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有很多政府高官都和哥老会关系非常亲密。这就不是段勋能够容忍的。不仅仅是这笔钱应该要进入自己口袋里,四川哥老会的手伸的也太长,影响自己在四川的统治。

    自从在豫西和王永江合作之前,段勋也知道了很多。

    就如四川的财政收入是一千五百万,其实下面的百姓交上去的肯定是超过三四千万。甚至加上一些其他,就如矿场、码头这些东西,四川省政府的收入本该要有五千万上下。

    可是钱都去了哪里?

    全叫中间一群人给吞了。所以段勋要在四川做的,就是慢慢的把这些中间的人给灭了,自己直接从百姓身上收税。虽然这样会增加政府机构,但宁愿这笔钱发给政府机构的人员,养活政府工作人员,也不能让这些中间人拿走。

    毕竟养活政府工作人员,就算增加一些政府人员的编制,那些人也都是属于自己的,可以大大增强自己对于四川的控制。可是如果这些钱被中间那些人拿走了,那么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那些人拿着这笔钱增加自己实力,反而会对抗段勋这个真正的四川主人。段勋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种事情。

    “还有,熊克武和但懋辛两个人很快就要进入成都。你先帮我见见他们,然后我再见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我绝对会把他们当成是自己人。”

    “我会说服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