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北洋反动派 > 46 最后的准备

46 最后的准备

 热门推荐:
    “知道杨维吗?”

    小声。

    段勋压低了声音跟刘湘说话。可是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刘湘瞳孔猛然扩大,脸色急剧变化。因为杨维此人在四川大名鼎鼎,可是四川著名的革命党。早年就因为革命被抓进监狱,辛亥革命才被救了出来。四川军政府成立之后,担任过四川警务处处长。

    因为此人在四川名气很大,影响力大,所以袁世凯任命杨维为陆军上将,调他到北京。不过杨维逃出北京,继续宣传革命,被袁世凯抓住。

    差一点就死在监狱。

    好在杨维此人名气太大,人脉很广,袁世凯也不好直接枪毙。在很多人的营救之下,袁世凯才押送杨维回到原籍,也就是杨维的老家叙永。这些事情四川谁不知道。

    当年刘湘作为军校学生参加辛亥革命的时候,杨维已经是四川革命党的头头人物。

    因此瞬间刘湘就想到了很多。段勋一看就是北洋军嫡系,难道袁世凯还不放心,想要暗地里杀了杨维。刘湘虽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要是让自己干这种事情,刘湘是真的下不了手。再怎么说杨维也是革命前辈。

    因此很是犹豫。

    “甫澄(刘湘),你找一个办事可靠的人,悄悄地去叙永。”

    杨维的老家就是叙永,叙永和泸州都属于永宁道。叙永和泸州不是很远,当然也不能说很近,大约有二百里的路程。而且叙永更是直接接壤贵州和云南,属于真正的滇黔川交界地。

    “旅长,杨维先生在叙永已经隐居多年,一直在家里,也没出来活动。你看……”

    刘湘很是谨慎的进言。

    段勋看了一下刘湘,心中颇为诧异。本来以为刘湘是一个官迷,没想到刘湘也有一些底线。所以摇摇头,道:“没让你杀人。抓人,把人悄悄地把人给我抓到泸县来。”

    “抓人?”

    “恩,抓人。你不懂,四川很快就要打仗。此人影响力太大,如果稍微煽动一下就会出现大事情。因此为了保证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只能请他到我这里,一直等到事情结束,才能够放他。我的部队大都是直隶、山东、河南的人,一看就是外来人,口音都会有问题。而且也不太懂叙永那边的情况,不好行动。你的人当中谁最适合。”

    段勋现在考虑的一切都会为了应付未来的护国运动。

    段勋来到四川之后,对于四川的各路人马是进行了很多了解。目前来说,一旦护国战争爆发,四川最有可能支持护国战争的肯定是熊克武,因为熊克武算是四川革命党的头头。

    不过二次革命熊克武被周骏、刘存厚击溃之后,部队完全溃散,离开了四川。以后就算回来,熊克武也只能是依附滇军,因为他在四川没有控制的地方,筹集不了军费、没有武器弹药,就算号召力再怎么强大,也掀不起大浪。

    当然二次革命围攻过熊克武的几个川军将领其实也不能放心。因为陈宧入川之后,可谓是大大的得罪了这些川军。特别是刘存厚此人。

    护国运动是滇军发起的。

    而刘存厚此人和滇军的关系实在是难以描述。二次革命的时候,滇军攻击国民党的军队,刘存厚就跟着围攻熊克武。护国运动滇军是主力,刘存厚怎么选择,段勋实在是不敢想象。

    重要的是刘存厚就在泸州,就在自己旁边,段勋更是担心。

    还有就是这个杨维。

    他跟袁世凯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此人在四川影响力很大。一旦护国战争开始,此人肯定要跳出来。段勋很是担心这些人。

    因为这些人在四川影响力太大,出来蹦跶一下,招募几千人的部队都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段勋只好把这哥们抓起来。

    当然段勋也有一些私心。杨维此人别看年龄小,绝对是四川奇才。以后等自己控制四川,此等人才实在是不能放过。所以也算是保护一下。

    “旅长,我部唐式遵熟悉叙永。”

    “唐式遵?什么职位?”

    唐式遵。

    段勋也有印象。刘湘成为四川王之后,手底下有几个重要的将领。这里面就包括这个唐式遵。好像后世说这个唐式遵的时候,说唐式遵此人缺乏阳刚之气。

    但能够在刘湘手底下爬到那么高的位置,应该还是有些本事。

    “我部连长。”

    “真的可靠?这件事情可不能露出半点风声。”

    “旅长,你放心。唐式遵是我在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时候的同学,这件事情他一定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好。”

    段勋点头。

    然后看着刘湘道:“你告诉他,一定要静悄悄的,不能传出半点风声。一旦传出去,我可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到时候我只能是把他推出去当替罪羊。”

    “是。”

    “而且告诉他。杨维此人是大才,不要对他太过无礼。”

    “是。”

    “只要这件事情办好了,我重重有赏。我本人现在缺一个副官,而且我二十九混成旅的警卫团目前缺少一个警卫营营长的职务。你告诉他,只要他把事情给我办的漂亮,这些位置我都给他留着。”

    …………

    “甫澄(刘湘),你来说说,你都念过什么军校。”

    “是。”

    在泸州安顿下来之后,段勋开办了二十九混成旅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官教导大队,人数达到近四百人。段勋再次是亲自讲课。

    这一年下来,段勋已经很少讲课。段勋把自己这些年的带兵经验,以及战术改革的部分写成了一本书,成为了军官教导大队的课本。然后按照课本,大部分都是徐永昌来负责授课。徐永昌别看一直都是在司令部担任参谋、作战处长等等职务,但和一线军官关系非常不错。因为目前段勋部的很多军官,在军官教导大队都接受过徐永昌的讲课。

    可是这一次段勋却是亲自讲课。

    因为再有几个月就是护国战争,段勋是非常急迫。段勋接收了刘湘的一个团,又在泸州招收一个新兵团。最近蒋鸿遇那边来电,豫西那边刚刚训练三个月的新兵部队可以随时入川。想要把这些部队都捏合起来,段勋需要大批大批的军官。

    而且段勋自己可以成为军阀,但段勋可不能够让刘湘和历史上一样成为四川王。

    因此要把刘湘的团给肢解了。倒不是部队肢解,而是把他的军官给肢解。让二十九混成旅的军官进行一些调整,算是混合一下。

    之后磨合两个月时间,正好可以赶上护国战争。

    “学生十七岁的时候考上了四川武备学堂陆军弁目队,一年之后考入四川陆军讲习所,紧接着升任四川陆军速成学堂。一年之后分配到三十三混成协担任见习官,经部队推荐又道四川陆军讲武堂学习。报告完毕。”

    说起来这一次这一期学生当中,官位最高的就是刘湘。唯一一个团长级别的军官,其他很多甚至连排长都有。甚至还有一些没有念过军校的。

    这让刘湘是有些不得劲。

    毕竟自己可是念过军校、带过兵、打过仗的。

    “恩,坐。说起甫澄(刘湘),他还参加过辛亥革命,民国二年还参与过保卫泸州。像甫澄这样经验丰富的军官,为什么还要参加这一次的军官教导团,我想很多人都很疑惑。其实在座的还有不少人和他一样,都是念过军校、打过仗的。”

    “有些人心中可能想着,完全是多此一举。但我告诉你们,不是,我可不是没事干的人。我的日程已经排的满满的,我现在忙得是脚不沾地。但我还是专门开办这个军官教导大队的课程,那是因为我的二十九混成旅和其他任何部队都不一样。”

    “从军纪,从部队编制,从军队的突击战术、防御战术,我的部队和所有部队都有明显的区别。我办这个军官教导大队,就是要让你们学会我的部队和其他部队不一样的地方,让你们适应我的部队。如果有人在这里不好好学习,成绩不好,那么就别指望我给你们升官,连原来的职位也要给我让出来。”

    “好,从今天开始,你们在这里要学习二十九混成旅的军纪,二十九混成旅的编制,二十九混成旅的战术。我段勋,在这三个月之内亲自担任此次军官教导大队的大队长。”